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三百零二章
    晓儿也笑道:“有人赞美我们的首饰漂亮,我们还高兴呢,这样才能证明我们有眼光,好歹没失礼人不是吗。”

    黎府大夫人听了笑了也顺势赞了两句,也是真心觉得赞:“不过你们这一套首饰真的很光彩夺目,特别是在阳光下更是熠熠生辉。”

    黎哲伟这时也亲自出来将他们迎了进去。

    顺便说一下,黎大少夫人到底没能休成,朱家态度放得低,又是赔礼又是道歉,还说一定将她教好了再让她回黎府,最重要的是,黎大少夫人又怀孕了,再加上朱家的态度诚恳,这事只能不了了之了。

    自助餐在露天的花园举行,所幸今天天阴,秋风送爽,气温怡人。

    再加上布置得花团锦簇,温馨喜庆的场境,来宾的心情都很好,个个笑容满脸,谈笑风生。

    因为是自助餐形式,长长的摆放食物的桌子便将男女区域分隔开来。

    衣香鬓影,觥筹交错,戏台子上也唱着帝都近日最新最流行的戏。

    有几个家丁和几个丫鬟一手托着一托盘的鸡尾酒穿梭于众宾客间,为需要的人士服务。

    李云华站了起来问家丁拿了两杯酒来到六皇子跟前:“六皇子,我敬你一杯,谢谢你上次对芸宁和宝儿的宽容。”

    上官玄逸坐在那里纹丝不动,眼皮都没有抬一下,仿佛没有人和他说话一样。

    李云华也不介意,这人除了他身边几个人,对其它人都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

    “刚刚我见睿安县主也拿了一杯这酒,还说这酒味很不错,让那奴才也送一杯过来给六皇子。我只是从那奴才手中拿了过来,亲自送来给六皇子借机道谢的,六皇子不尝尝吗?”

    上官玄逸这才看了一眼他手上的那一杯酒,然后又正眼看了他一眼,接过来,抬起右手,用袖袍遮挡,一饮而下,然后递将一个空杯子放下。

    “不错!”

    李云华就知道只要说出睿安县主来,他就会喝。

    目的已达成,李云华也不喜欢上官玄逸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至尊无上,目空一切的气息,借口一句,便回自己的座位了。

    李云华刚坐了下来,便有个家丁给他端了两杯酒过来,说是六皇子赏他的。

    李云华往上官玄逸那一桌看了一眼,发现上官玄逸看都没有看过来。

    同桌的其它官家公子见了便问:“李少爷,六皇子为什么会赏你酒?”

    “李少爷,你是怎么样搭上六皇子的船的,而且他还赏赐你酒喝,你这是帮六皇子干了什么大事?”

    “李少爷下次再有这样的好记得带上我们啊!”

    李云华听了他们的话脸黑了黑,上官玄逸有什么本事的,不就是他的爹比自己的爹强上一些!他才不屑搭上他的船!

    “六皇子还是第一次给人赐酒,不知道六皇子赐的酒味道怎样?”陈锦对上官玄逸也是有些佩服的。

    可惜那人太难接近,对自己不理不睬的。

    李云华对上官玄逸没有好感,本来就不想喝这两杯酒的,听了陈锦的话,便说:“你想知道,给你喝好了!”

    李云华将两杯酒都放到了他面前。

    陈锦听了这话,也没有拒绝,道过谢便喝了起来。

    李云华看了火大!这人还是他爹的幕僚呢!现在又一副对上官玄逸很膜拜的样子算什么!

    他表示没眼看了,便站了起来走开了。

    陈锦喝完两杯酒后觉得有点内急,便站起来去找茅房。

    小解完出来后,头晕身热得厉害,以为是那两杯酒的后劲太强了,自己有点醉了!本来他酒量就不算好。迎面正好看见一个家丁走过来,便让他带自己去客房休息一下。免得待会儿醉得厉害做出不恰当的事来。

    李芸宁坐在桌边,心不在焉地用钗子拨弄着盘子里的一块蛋糕。

    “宁儿,你不爱吃那点心吗?要不换一件?”丞相夫人见女儿只顾着截盘子里的蛋糕,也不吃便问道。

    李芸宁没有听见。

    “宁儿……”丞相夫人又唤了一声。

    李芸宁这才抬起头看向丞相夫人,满目妄然。

    丞相夫人刚想问她怎么了。

    这时一个丫鬟走了过来,将一杯西瓜汁放到她面前,并对她说:“李姑娘,这是你要的西瓜汁。”

    李芸宁看见这杯西瓜汁一下子站了起来:“好了?”

    然后又发现自己太过失态,赶紧坐了下来,故作冷静道:

    “放下吧。”

    “你这丫头,一杯西瓜汁而已,这么激动干嘛?”丞相夫人见状皱眉问道。

    女儿怎么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发什么事了?

    “我有点口渴,等这西瓜汁太久了。见终于等到便有点激动罢了。”李芸宁强装镇定,压下自己有点忐忑和兴奋的心。

    好了!成功了!没想到这么容易!

    “你这丫头,既然渴了便先喝点其它也行啊!”丞相夫人没有多想,对女儿的孩子气有些无奈。

    李芸宁笑了笑,因为激动拿起西瓜汁的手都微微颤抖。

    极力控制住自己紧张又兴奋的心情,略为急促地喝完那杯西瓜汁,丢下杯子,便说:“娘亲,几位夫人,失陪一下,我需要如厕。”

    丞相夫人点了点头:“去吧!怎么冒冒失失的!”

    “哪有,我是太急了。”李芸宁听了这话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能让人看出异样。

    “那快去吧!这可不能忍!”其它夫人听了便说。

    李芸宁点了点头,缓步离开。

    晓儿坐的那桌和李芸宁的桌子隔得不远,李芸宁的反常,她自然看见了。

    她想了想还是站了起来:“娘亲,我去小解一下。”

    刘氏正和前工部尚书夫人现右丞相夫人在说话,听了便点了点头。

    晓儿离开座位后便小心地跟在李芸宁身后。

    果然!李芸宁根本就不是往厕所方向走,再往前行可是黎府的客院。

    晓儿躲在假山后,望着李芸宁的背影,心想:这人往客院走是为了什么?又或者想见什么人?

    她想到了现代中,许多古代穿越的桃色阴谋,然后瞪大了眼!

    李芸宁真正想算计的,也就只有上官玄逸一人了!

    好啊:这是想给自己带绿帽子的节奏!真是好算计!

    想到这,她又忍不住想偷偷往前跟去!

    这时一只大手快速从她身后伸了出来捂住了她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