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三百零五章
    左丞相听见自己女儿的声音,脸色变了变,快步走到第一间屋子门前,推开门便走了进去。

    黎夫人想阻止,但来不及。

    其它夫人听见李芸宁的话都惊讶极了!

    六皇子!里面的人居然是六皇子!那个除了睿安县主,不近其它女色的六皇子?

    六皇子不是和睿安县主有婚约了吗?现在又和李芸宁发生这样的事,这是为什么?

    众夫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看向刘氏和晓儿。

    有些人的目光是同情怜悯的,有些人的目光是幸灾乐祸的。

    可惜,刚才这么精彩的一幕,升平侯夫人和睿安县主没有看见,不然她们的表情绝对精彩!

    刘氏被她们的目光看得莫名其妙,难道刚才自己撒谎被她们知道了?!

    晓儿倒是知道原因,便问:“大家为什么这样看着我们?”

    刘静姝走上前,拉着晓儿的手,满脸担心:“晓儿,六皇子可能被人暗算了。”

    黎夫人也开口安慰道:“对,但睿安县主你是皇上赐婚给六皇子的,无论发生了什么事也不会影响你正妃的地位。我看六皇子对你也是有情的。”

    “刚才我看见六皇子好像喝酒了,男人喝醉了都容易出事,睿安县主不用担心,六皇子对你的一片用心,整个帝都城就没有一个人是不知道的。”

    ……

    刘氏听得一头雾水,这什么跟什么啊?她拉了一下刘静姝的衣袖语气略为担心:“静姝,六皇子到底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刘静姝刚想解释,身后的那帮大臣纷纷行礼的声音响起:

    “下官参见六皇子!”

    ……

    各位夫人和小姐听了这话纷纷转过头去,只见上官玄逸刚从拱形的院门走了进来。

    六皇子不在那房间!

    那那房间里的是谁?!

    李芸宁为什么要说那人是六皇子?!

    李芸宁也太胆大包天了!六皇子也敢诬赖!

    “晓儿参见六皇子,六皇子万福。”上官玄逸走到晓儿面前,晓儿福了一福行礼。

    刘氏也赶紧行礼。

    “不必多礼。”上官玄逸虚扶了一下晓儿。

    其它人回过神来也赶紧行礼。

    上官玄逸只抬了抬手做了一个免礼人动作。

    众人见了:果然,六皇子对睿安县主就是不一样的,除了说“不必多礼”,还亲自扶起她。

    而对她们这些人,那是连一句“免礼”都懒得说。

    “怎么了?刚才我好像听见有人提起我?”上官玄逸微低着头,看着晓儿问道。

    晓儿被上官玄逸的一本正经弄得想发笑,她掩饰地咳了咳,摇了摇头:“我也不太清楚。”

    上官玄逸看向黎夫人。

    黎夫人为难了,这样的事多难以启齿!让她怎样说?

    这时屋里又传出了声音。

    ――

    房间内

    “怎么是你?怎么是你?!六皇子呢!六皇子去哪里吗?”李芸宁瞪大一双杏眼,想要看清楚这人不是陈锦,而是上官玄逸。

    陈锦快速地穿上衣服。

    丞相夫人这时也反应过来了,转过身问自己的女儿:“什么六皇子?”

    “他明明应该是六皇子!我……”李芸宁清醒过来也说不下去了。

    应该说什么,说自己布了一个局,想要献身给六皇子,却发现自己献错身了吗?

    李丞相走了进来,一屋欢爱过后的气息,让他皱眉:“发生什么事了?你们三个在这里干什么?”

    千万不要是自己想的。但李芸宁和陈锦虽穿了衣服却不算整齐,两人的发丝凌乱。床塌……左丞相大人闭了闭眼,不说也罢。

    房间三个人听见李丞相的声音,看见他走了进来吓了一跳。

    陈锦这时的脑袋也清醒了,作为一个进士,头脑自然是不差的,他将整件事串了起来,还有什么是不明白的!

    李芸宁两兄妹想设计六皇子!没想到被六皇子识破了,反被设计回去了。

    而自己是最无辜的,成了代罪羔羊!

    那两杯酒一定有问题!

    他虽然猜到了,但这事他不知情,他只要一口咬定自己喝醉了,什么都不知道就行了!

    而且这也是事实!

    他也是受害者好不好!

    “老爷你得给宁儿做主啊?”丞相夫人回过神来,便哭诉。

    李芸宁一看见自己的爹,满腹委屈化作辛酸泪,不停地哭了起来。

    “陈锦你来说!”左丞相大人看着陈锦的眼神比平时凌厉多了,心里希望事实不是他想的那样,但希望……

    “回大人,事情是这样的,六皇子赏赐了两杯酒给李公子……”陈锦知道李丞相不是随便就可以糊弄的,索性自己没有错,便一五一十说出来。

    “我头晕的厉害,意识模糊不清,进了这屋子便睡着了,不知道自己犯下这等错误,求大人饶恕。”

    听到这里,左丞相又有什么不明白的!他们这是害人终害己!

    左丞相闭了闭眼,强迫自己压下滔天的怒火!

    蠢货!一群蠢货!他一世英明,怎么就生出这么两个蠢货!

    他早就说过,他们那些雕虫小技,在六皇子跟前都会无所遁形!

    他们将自己的美好愿望都打碎了!他未来的皇帝外孙就这样不翼而飞了!

    他的脸面在百官面前也丢尽了!

    至于陈锦,这事他是阴差阳错卷进来了,也幸好是他,不然要是那逆子和自己的女儿做出这种不伦之事……左丞相赶紧打断自己的思路,不敢想下去!

    陈锦的身份虽然低了不是一星半点,也是寒门,好歹祖上也曾是书香门第。幸好他是可造之才,有自己的帮扶,假以时日,定能成大器。

    事到如今,为了女儿的名声,也只能让女儿嫁给他了。

    “陈锦这事你有什么打算?”

    “但凭丞相做主!”陈锦跪在左丞相面前。

    他可以怎么样?陈锦在心里自嘲了一下,现在他可是依附着左丞相而生活的。所以只能是丞相大人想怎么样便怎么样。

    左丞相听了他的话,满意地点了点头。

    “那择个吉日,尽快成亲吧。”

    陈锦点了点头。

    “爹,我不要!”李芸宁听了不愿意了。

    陈锦只是他爹门下一个幕僚,怎么配得上自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