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三百零八章
    宝丽珠宝的新品发布会,在帝都珠宝界掀起了一股风暴,然后好几家珠宝店都纷纷效仿,这一股风暴甚至席卷了全闵泽国各洲县,后来邻国商家也纷纷效仿。

    一些成衣铺子也得到了一些启示,也办起了新品发布会,只是颇有些东施效颦之感。

    韵儿对绣艺,衣服的设计很喜欢也很有天赋,晓儿和一家人商量过后,决定还是得开成衣铺,专门卖韵儿设计的衣服。

    以后这成衣铺子这部分产业,就是韵儿的嫁妆之一。

    于是在不久的将来,韵奈儿时装发布会,给这个时代的服装行业,上了一堂规范标准的时装秀大课!

    韵奈儿时装一步便踏进了行业的高端地位。

    晓儿一家在帝都城内生活得如鱼得水,日子更是蒸蒸日上。

    升平县的沈家也是热闹非凡。

    沈承光和蓝氏一回到村里便找沈老爷子谈话:

    “爹!娘!玉珠可不能嫁给那地主家的儿子,他可配不上咱们家的玉珠!宝儿在帝都给静姝找了一门好亲事!就是国子监祭酒谭大人的弟弟,现在他和谭大人可是还没有分家的,玉珠嫁过去也算是官家夫人了!”

    沈庄氏听了这话眼都亮了,玉珠果然是有福气的,她终于可以圆自己多年心愿嫁入官家当官夫人了,沈庄氏迫不及待地问:“那谭大人家给多少聘礼?”

    “闭嘴!玉姝已经和杨地主儿子定婚了,下个月就是拜堂的日子了。聘礼也收下了!这又不是儿戏,哪能说不嫁就嫁的!而且谭大人的弟弟恐怕也不年轻了,还没有娶妻,说不定有什么忍疾。”沈老爷子摇了摇头,玉珠的性子嫁入官家也不合适,还是嫁个地主家的儿子,衣食无忧便行了。

    他也不傻,这么好的事怎么会轮上他们家!说不定有什么是儿子也不知道的事。

    “爹,谭大人的弟弟因为为爹守孝了三年,紧接着半年后又为娘守孝了三年,这才耽误了最好的成亲年纪,帝都富贵人家的小姐,自然是看不上他年纪大的,这一年又一年拖下去便到了二十多有余的年纪。谭大人也是急了,又想找个年轻貌美的自己的弟弟,又看在相爷的脸子上,不然哪有玉珠什么事!”

    “可是这事提得太迟了……”二十多岁的确也不算老,男子年纪大,更会疼人,会让着妻儿,玉珠性子比较任性,需要一个懂得让着她的相公。

    “不迟,还没出嫁!的姑娘爹,谭大人可是答应了等文儿中了秀才,可是会给文儿捐一个官的,而这得五万两,若是玉珠嫁过去,我们两家就是亲戚,谭大人提拔一下文儿,不也是应该的吗?他也不好意思提要银子。”

    听了这话,面对大房沈老爷子本就不牢靠的蛋壳开始有裂缝了。

    五万两,他去哪里找五万两给孙子捐官?

    “爹,帝都的夫子说了,文儿因为小时候没有在好的学院受到启蒙,平白担误了上好的资质,只能止步于秀才了。若是文儿捐不了官,那么这么多年书,他算是白读了!”蓝氏专找老爷子的软肋来说。

    沈老爷子听了这话震惊了,资质还有耽误一说的吗?要是这样,他光宗耀祖的希望不是没有了?可是五万两真的太多了!他得想想:

    “谭大人的弟弟是怎样的人?”

    听了这话,便知道有戏了,沈承光和蓝氏你一言我一语的将谭氏的弟弟美化了。

    老爷子果然还是将光宗耀祖这一件事放第一位。他们就知道爹拿同意的。

    “就嫁谭大人的弟弟,不嫁那地主的儿子了!”沈庄氏听了拍板定案。

    第二天沈承宗一家知道这事后直接闹起来了!

    李氏不管不顾坐在地上:“天啊,你咋不下一道雷下来劈死那些没良心的人,我为了小姑子,忙前忙后,磨破了嘴皮才给小姑子说下这门好亲事,现在说不嫁就不嫁,人家地主家的家丁还不得拿大刀来砍死我!”

    “你这黑心肝的,一个地主家的儿子算什么好亲事!玉珠可是做官夫人的命!你就是不安好心才介绍一个地主家的儿子给她,想害了她一生?”

    “我呸!什么官家夫人!我还是升平侯的二嫂呢!那又怎么样!再说现在没有分家,不代表以后不会分家,谭大人的弟弟是怎样的人都是大哥夫妻说的,是真是假谁都不知道!说不定那谭大人是个傻子呢!但是杨地主儿子的模样,爹娘和玉珠可都是见过的。当时可满意了!现在反口算什么!你去问问整个村的人,有谁觉得嫁给地主儿子是害了她的!”李氏快要恨死沈承光了!还差一个月就要成亲了,他却却想让自己的好事竹篮打水一场空!

    绝对不允许!

    凭空出来横插一脚,要是其中没有什么猫腻,谁信?大房一家子都是自私自利,无利不早起的人!只是山高皇帝远,他们无法查证!

    “咱们家可是收了人家三十亩水田,一间铺子,还有五十两银子的!人家请贴都发给亲友了,现在又说不嫁,人家的脸子往哪里搁!我们这种庄户人家可若不起人家大地主,人家想踩死我们不是像蚂蚁一样容易吗?”

    “那些聘礼退回去就是,不就是一个地主,玉珠将嫁入官家,谅他们也不敢闹起来!”

    沈庄氏真的是好大口气!

    “二弟,我劝你就亲赶紧去退了,地主家的儿子真有你说这么好?我怎么样也不相信!事实的真相到底是怎样,我派人去查查就知道了。”

    二房了解大房一家,大房又何偿不了解二房!他们都是一丘之貉!

    “我不知道你说什么,你别含血喷人!我还没说谭大人的儿子有问题呢!要真想娶个年轻貌美的,我相信帝都穷府人家里也是不缺良家妇女的!”沈承宗眼里闪过一丝慌乱。

    “承光,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地主家的儿子有问题吗?”沈老爷子听了也不淡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