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三百零九章
    “爹,那天你不是亲眼看见了田地主的儿子了吗?别大哥说风便是雨的!”沈承宗气得跳脚,他爹就是偏心,他也有说谭大人的弟弟有问题,怎么不见他爹相信!

    自己的儿子自己清楚,沈老爷子越想越觉得不放心了,得找人去打探一下。

    “好了,爹知道了,玉珠这两门亲事爹和你娘再商量商量。玉珠是你们的妹子,总得为她选一门最好的亲事。我不管你们有什么小心思,但却不能害了她。”沈老爷子目光如炬地看着两个儿子。

    “怎么会,玉珠嫁进田地主家,绝对衣食无忧,使奴唤婢。”沈承宗拍着胸膛保证道。

    “玉珠嫁到谭府,一生荣华富贵更是享之不尽。”沈承光也保证道。

    “这就好,你们都出去吧,我和你娘商量商量。”

    出了正房,两兄弟彼此看彼此不顺眼,都冷哼一声回自己屋里了。

    “那个田地主那边有没有找人去查?”

    “我已经叫我爹帮忙打探一下了,书院里有那个村的学子。下午我就去问问。”

    “还是娘子想得周到!”沈承光真的是觉得得妻如此,夫复何求了。

    这个时代讲究的是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所以学生对夫子大都是很尊敬的,如果夫子向学生打探情况,定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第二天一大早

    蓝氏匆匆跳下马车,扔给一串钱给车夫,便大喊大叫地冲进正房:“爹,娘,不好了!田地主家的儿子早就死了,玉珠这门亲事是冥婚!”

    蓝氏的声音很大,而她也是故意这样大声的。

    这个时候家家户户都正在准备下地,有些老人捧着一个碗坐在屋门口的岩石凳子上喂孙儿吃早饭,听见蓝氏的话有人吓得碗都掉地上了。

    冥亲?这可是大八卦!好事的婆子听见了都纷纷跑出来,来到沈家门前,准备看现场直播了。

    “原来是冥婚,难怪这么多聘礼了,这嫁过去可是守活寡的!”

    “守活寡还是好的,就不知道是不是要陪葬。”

    “陪,陪葬,不会吧!这太可怕了!太损阴德了!”

    “李氏太不是人了,给自己的小姑子说下这门亲事!”

    “可不是!幸好我和她不是妯娌。不然我每天都得提心吊胆的,就怕什么时候会被算计了!”

    ……

    卢氏也听见了,冥婚!二伯这样的事都干得出来!太可怕了!这些人太可怕了!

    卢氏吓得遍体生寒!她小时候便看见过一个活生生的冥婚活埋的例子……太恐怖了!

    她现在也是有女儿的人……

    不行!不能留!卢氏抱着女儿,锁好门,立马便去铁铺找自己的丈夫。

    至于这里会有什么事,她真心不想看,不敢管!

    屋里

    沈老爷子刚吃完饭,正在炕上抽烟,听了蓝氏的话,气得被烟呛到,咳到眼泪都出来了!

    好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

    沈庄氏听了这两个字整个人不好了!

    冥婚?那么那天来的人是人吗?不会是鬼魂吧?

    沈庄氏吓得手中的针线都掉回针线篮上了。

    “老,老……老爷子,我们家不会是招惹上那些东西了吧?”沈庄氏说这话时还小心翼翼地四处张望。

    “啊,我不要,我不要嫁给鬼!”沈玉珠也想到那个人是鬼,“他”还对自己笑,她吓得躲到沈庄氏的身后埋起头来,紧紧揪着沈庄氏的衣衫。

    沈老爷子缓过气来,差点没被她们的话气死。这两人脑子里装的是水吗?那天太阳大,那人的影子也很明显啊!她们怎么就会自己吓自己!

    “说什么呢!咳……你们见过光天化日站在太阳下的鬼吗?”

    两人听了这话才想起,“他”来她们家那天太阳真的很大。

    两人的胆总算回到原位,不是鬼就好!

    想到蓝氏用冥婚来骗自己,吓得自己刚才差点破胆,沈庄氏想也不想事情的原委便破口大骂:“好啊!蓝氏,你是想吓死我,然后你便……”

    “够了!先听听老大家的怎么说!”沈老爷子现在快被沈庄氏永远都弄不清事情的轻重气死!

    遇上事便只知道不管不顾骂上一通!

    老三家就是这样和一大家人离了心的!不然今天何至于此!

    有老三这个升平侯在!玉珠想嫁怎样的人家不成!

    “爹,娘,我爹找人打探过了。田地主家的儿子几个月前因急病去世了,风水大师说了,若是孤坟入祖坟会影响家宅后代的昌盛!所以他们家要给年纪轻轻便去世的儿子娶一门冥婚。他们村里的人都知道此事,可惜给再多的聘礼也没有人愿意嫁!田地主便给了村里每户人家一些封口费,让他们别说出去,然后又说谁能给自己儿子说上一个媳妇,便给他一百两的赏赐!所以那村里很多人都帮田地主找儿媳。”

    “可是那天田公子明明来我们家了。”沈老爷子绝对肯定那是一个大活人。

    沈庄氏和沈玉珠抱在一起点了点头。

    “那是田地主弟弟家的儿子!是贝儿要嫁的人,他们名义上是两堂兄弟,实则是两兄弟,是田地主将小儿子过继给他无后的弟弟的,所以两人的确长得很相似。”

    “我爹那学生还说,二弟不要地主一百两的赏赐,只是希望田地主弟弟的儿子能够娶贝儿为妻!”

    “田地主的弟弟比田地主更有生意头脑,现在靠着分家得来的祖产,在县里的生意做得很大!而田地主现在也无后了,百年后他家的田地财产也是归为过继出去的儿子的。爹,这亲事不能结啊!二弟这是想牺牲玉珠一辈子的幸福,来为自己的女儿铺就一条通往荣华富贵的康庄大道!”

    “岂有此理!简直岂有此理!老二呢?给我叫老二过来!我要打死这逆子!”

    “李氏!你个黑了心肝烂了下水的,你给我滚进来,居然敢这样害我女儿!”

    沈玉珠更是气得七窍生烟!“好啊!沈贝儿,居然要我嫁给死人,你却享尽荣华富贵?你就不怕天打五雷轰!”

    蓝氏昨天回娘家打探消息,沈承宗两夫妻又何尝不是担心事情败露,第一时间便赶过去田地主家通风报信。

    这时村头响起了喇叭声,一支四人大桥的迎亲队伍敲锣打鼓的往沈家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