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三百一十三章
    “娘,杰儿他娘有身孕了!”

    沈承祖发现沈庄氏冲向卢氏时便站起来了,但他也只来得及拉住踩了一脚卢氏后还想坐在卢氏身上的沈庄氏。

    “住手!”沈老爷子听了沈承祖的话赶紧喝住沈庄氏。

    沈承祖心里又急又怒一把拉开沈庄氏,沈庄氏跌坐在地上又哭骂起来。

    她看到卢氏这种情况心里也是有点害怕和心虚的,因此她哭得更大声,骂得更厉害,并且用手扶着腰直嚷嚷:

    “哎呦,痛死我了,我的腰折了,要痛死了!老四!举头三尺有神明,你连老娘都打,你小心天打雷劈,你这个白眼狼,娶了媳妇就忘了娘!……哎呦,好痛!要死了!”

    可是就她那副闹腾的样子,骂人的话语,骂了半天还中气十足,不带一个顿号的,谁信她真的有事啊!

    卢氏抱着肚子痛得冷汗都出来了。

    “杰儿他娘,别怕,我们去看大夫,不会有事的!”沈承祖抱起卢氏便往外走,完全没将身后沈庄氏的话听进耳里。

    真正痛的人,能有这个力气骂人吗!

    “老二,快,快去架牛车,送你四弟他们去医馆。”卢氏是痛得冒冷汗,沈老爷子却是吓得冷汗都出来了,不为什么,就为他最老实可靠的儿子就只剩下一个沈承祖了,他不能连这儿子也失去了。

    要是卢氏因为沈庄氏小产了,那么老四家和他们两老离心离德的日子便指日可待了。

    这么多年来,卢氏本来就因为生杰儿时落下了病根心里存有芥蒂,若是这次再次发生不幸……

    沈老爷子想想就觉得害怕,唉,这都是沈庄氏胡搞蛮缠害的!

    “爹现在都天黑了,医馆都关门了,去哪里请大夫!”沈承宗可不愿意乌漆嘛黑的出门去请大夫。

    “臭小子!那可是人命啊!那孩子生下来可是你侄儿!快去,请罗大夫!”

    “罗大夫早就不住村里了,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怎么请?!娘亲,既然玉珠没有嫁给田地主,那么你是不是需要将那些聘礼拿出来还给我?”

    他还没有拿回嫁女儿的娉礼,哪有那闲工夫去理别人家的事。

    沈庄氏听了沈承宗的话瞬间炸毛!又将枪口调转,不停地向沈承宗轰炸。

    ……

    新一轮闹剧又开始了。

    沈承祖准备将卢氏抱去村头晓儿家,让管家安排马车送卢氏去医馆。

    “药!晓儿、留下的药。”卢氏在帝都时曾听刘氏提起晓儿的药救了一个小产后大出血的女子命,后来那女子的一家人还成了她们家首饰铺子的匠人。

    “这有用吗?”沈承祖听了有些迟疑。

    “有、用!”卢氏莫名就觉得,要想保住肚子里的胎儿,就得马上吃晓儿留给他们应急的药。

    沈承祖赶紧将卢氏抱回屋里,然后拿出三种药,问卢氏吃哪一种。

    沈景杰听见动静跑了过来,看见自己的娘满脸痛苦之色忙问:“爹,娘亲怎么了?”

    沈承祖哪有心情搭理他。

    卢氏也不知道吃哪一种,但包治百病的药总不会错吧,于是她有气无力地道:“治病的。”

    吃完后,卢氏又觉得自己的下身有血流,或者更应该吃止血疗伤的才对,于是又说:“还是吃止血那种吧!”

    沈承祖却有些迟疑:“这药乱吃会不会对孩子有影响?”

    对孩子有影响?卢氏听了悲从中来,忍不住将怨气发泄在沈承祖身上:“这孩子能不能保住都成问题,你说还能有什么影响!”

    沈承祖听了赶紧又倒了三颗药丸喂她吃下。

    卢氏将两种药都吃下后,肚子感觉没那么痛了。

    “好像没那么痛了。”

    “我去三哥家让管家帮忙请大夫,杰儿你先照看着你娘,别让她下地。爹很快就回来。”沈承祖听了还是不放心,决定去请大夫。

    镇子离村不远,大夫很快就过来了,还是镇上医术最好的林大夫。

    林大夫诊了好一会儿脉后才说:“有点滑胎的迹象,不过把脉的时间越长,胎象便越稳定,之前是吃过什么药了吗?”

    “对,吃过药了,那现在究竟还有没有事?”沈承祖点了点头,紧张地问道。

    “我过半个时辰再把一次脉吧。”林大夫心里很是诧异,究竟什么药这么厉害,居然连把脉这么短的时间都能感觉到它身体恢复的情况。

    卢氏的肚子现在已经不痛了,而且大夫也说了,有点滑胎的迹象而不是滑胎了,幸好她之前去过一趟帝都听说了那事,幸好晓儿给他们家留了好些药。

    不然……

    想到这里卢氏便对大夫说:“大夫,如果有人问起你我的情况,你可以说我滑胎了吗?”

    “杰儿他娘,你怎么能这样咒自己的孩子。”沈承祖看着卢氏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样说。

    “我是为了他才这样说的,不是要咒他!再留在这里这日子我是没法过了,你还想和我过日子的话就别说话!”

    沈承祖听了这话不敢出声了。

    林大夫听了点了点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他尊重病人的意见,“我也有一个不情之请,夫人可以给我看看你之前吃了什么药吗?”

    卢氏听了点了点头,让沈承祖将两瓶药拿出来给林大夫看。

    都制成药丸了,她倒不相信林大夫还能看出一张药方来。

    林大夫小心地接过,闻了闻却只闻到一股子浓郁的果香,药香反而都被果香盖过了。

    而另一瓶有薄荷香和青草味儿……

    但不下否认的是,两瓶药的气味都让人精神为之一震。

    这是某种药材的果子做成的药丸?林大夫摇了摇头,看来自己对药物的认识还是太少了,居然都没有闻出来。

    一个小时候,林大夫又给卢氏把了一下脉,果然,胎象已近平稳了,几乎与平常无二。

    “夫人,胎儿已经没事了,但头三个月是最不稳定的时候,夫人还是小心为上。”

    卢氏听了终于放心下来,她的孩子保下来了。

    有这么好的药在,林大夫本来是不打算再开安胎药的,但现在胎儿没事了,卢氏哪里还舍得吃这救命良药,便让林大夫开药。

    林大夫见她说那些药珍贵,吃完就没了,不舍得再吃,也能理解。

    救命良药自然是用在最危急的情况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