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三百一十五章
    停车坐爱枫林晚,

    霜叶红于二月花。

    这一个金秋送爽,落叶纷飞的日子。

    皇家狩猎场

    一个一个的帐篷已经搭好了。

    晓儿走出自己的帐篷看着远处一抹一抹的金黄,嘴角微微上扬。

    时候正是黄昏,天边一轮红日,静静悬挂,退尽了耀眼的光芒,只剩一片柔和的红。

    上官玄逸来到她身边,看着她恬静的笑容心里如红日般一片柔和:“很喜欢这里?”

    “还好,很喜欢狩猎。”晓儿心情愉悦地回道。

    “走吧,消消食。”上官玄逸带着晓儿四处逛逛。

    刚刚吃完晚饭,散散步不容易积食。

    “上官大哥,明天我们一起拿下第一。然后你将免死金牌送我吧!”晓儿对免死金牌眼红不已,可惜即便她拿了第一也得不到。

    “好!”上官玄逸点了点头。虽然他觉得免死金牌没有什么用。

    今年男子狩猎第一名,皇上会赏赐一块免死金牌。

    免死金牌,这不用多说,关键时刻那是可以保命的东西,谁不想要?

    晓儿觉得在这样封建君主制度下,能有块免死金牌还是不错的,自己用不了,也可以祖传什么的!

    女子狩猎第一名,皇后会赏赐张宇千大师画作一幅。

    张宇千是这一个传奇人物,博学多才,画工更是出神入化,活灵活现!可惜,天妒英才,英年早逝,传世遗作一共才有八幅,幅幅皆为精品中的精品,每幅画作万金难求。

    听说皇宫中也只收藏了两幅,帝师府中亦有一幅,其它五幅不知所踪。

    值钱的东西,晓儿都感兴趣,自然想看看被传到几乎成神一样的张大师的画作究竟是如何了得的。

    两人走了不远,便有个宫女来传话:“睿安县主,皇后娘娘有请!”

    晓儿心里有点意外,皇后这时候找自己?会有什么事?

    晓儿看向上官玄逸用眼神询问:你知道皇后娘娘找我有什么事吗?

    上官玄逸摇了摇头,母后大概太无聊想找个人聊天吧。

    晓儿来到皇后的帐篷外,不用通传便有宫女请他们进去了,上官玄逸领着她走了进去了。

    两人行过礼后,皇后忙招呼晓儿:“睿安县主,快过来陪本宫下一盘棋。”

    听了这话,晓儿默了默,这是找自己来消磨时间的?

    听说皇后的棋,下得很差?棋品也不行,总是悔棋不说,还一步棋想半天?

    整个帝都的命妇就没有一个人乐意陪皇后下棋的,每个人一听说皇后要找人下棋,跑得比兔子还快!

    晓儿看了一眼上官玄逸,向他求救,她是赢好还是输好?可以不下吗?

    上官玄逸坐在晓儿身边对上她的目光,难得的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

    晓儿心里的预感更是不好了。

    皇后和晓儿对弈,一开始两个人都规规矩矩的。

    慢慢的,皇后原形毕露了,开始悔棋了,走一步悔一步,走两步悔三步……

    “睿安县主等等,等等,本宫刚刚手发抖,落错子了。”皇后赶紧捡起自己的黑子,苦思冥想半天才又落下了一子。

    “皇后娘娘确定是这里了,不变了?”晓儿眼睛亮晶晶的。

    “不确定,本宫眼花,看错了,等等,本宫再看看。”皇后见晓儿这惊喜的表情,自然是又想悔棋了。

    对面的人是皇后,天底下最高贵的女人,好吧!她最大,她忍了就算了,晓儿心想。

    幸好她忍工还是挺高深的。

    一忍再忍,三忍四忍……

    皇后的棋艺也不是太差的,怎么说这样悔棋法,悔都能悔赢了,棋艺能差吗!

    晓儿在无数句“睿安县主等等……”的话语下,败得惨不忍睹,简直憋、屈、极、了!

    皇后正兴致高昂,自然要求继续了。

    晓儿心里憋屈也想找回场子,悔棋是病,得治对吧!

    这病治不好,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怎么能忍!

    于是两人又重新开始了。

    赌场无母女,别怪她了!

    这次皇后走一步悔一步,晓儿也走一步悔一步,第一次皇后忍了,不能和一个半大孩子计较不是吗?

    第二次晓儿走一步悔二步,皇后吐出一口浊气,宰相肚里能撑船,更何况自己是皇后,母仪天下,皇后的肚子更是能撑四五艘大船!不和半大孩子计较!

    “睿安县主,走定了?”皇后早就看好了,心急想落子。

    “嗯,就这里了,不变了!”晓儿甜甜地对皇后一笑道。

    皇后果断地将黑子落在某处,露出一个美丽的笑容,准备来个大杀四方!

    晓儿眼疾手快地用手挡在棋盘上面,“皇后娘娘请等等。”

    皇后郁闷了:“晓儿啊!举棋不悔真君子,你这步棋到现在为止这是第五次悔棋了!”

    怎么有这样棋品的人啊!总是悔棋不说,还想老半天才下一子!一步棋能悔上五六次,都逆天了!皇后娘娘心里哀嚎,然后哀怨地看了自己儿子一眼:“你媳妇这样的棋品,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上官玄逸笑着摇了摇头。

    “啊?第五次了吗?我都没发现!不过没有关系,我们又不是君子,我们是女子,悔棋有什么的,不用讲究那么多!皇后娘娘咱们俩真是酒逢知己,志同道合啊!往常我找我哥和我弟下棋,他们都不愿意和我下,说我总是悔棋,现在好了,我终于找到和我一样的人了,皇后娘娘你悔你的,我悔我的,咱们好好大战几百回合,和皇后娘娘下棋真的是太酣畅淋漓了!不会遭人埋怨,皇后娘娘你真的太好了,以后我有空便进宫找你下棋!”晓儿一边认真地研究棋盘上的棋子,一边高兴地道。

    有宫就进宫找自己下棋!不要啊!棋品差成这样,下一次也是够了!皇后听了晓儿的话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上官玄逸的嘴角忍不住上扬。

    皇后看了一眼幸灾乐祸的儿子,觉得谁的媳妇谁来搞定才是,于是她赶紧站了起来:“那个,本宫突然想起皇上刚才找我有事来着,我去看看皇上找我有什么事!逸儿,这棋你帮我下完它吧!好好下,别欺负睿安县主知道吗?”

    皇后丢下这话匆匆走了。

    皇后离开帐篷后,晓儿双手捂着嘴,大笑起来。

    上官玄逸轻弹了一下她的额头:“调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