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三百一十九章
    晓儿回过头来一看,半边悬崖峭壁倒塌了一半!

    “oh,god!”晓儿捂脸!这祸闯得有点大啊!

    上官玄逸也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好笑地看着怀中捂脸的女子:能闹出这么大动静的,估计除了这丫头就没有别人了,以后更不能放她一个人到处乱闯,得放在眼皮底下好好看着才安心。

    黄金巨蟒带他们来到山脚下,两人一蛇站成一排看过去。

    “哗!好漂亮,这瀑布拐了个弯,而且又多了两级,看上去更美,更有层次感,更有气势了对吧?看来那一半山倒得正好!这样看起来更有残缺之美了!”晓儿为自己的杰作点赞。

    上官玄逸宠溺地点了点头。

    黄金巨蟒看着混沌的黄泥水瀑布和被啃了一角的悬崖,怎么看怎么难看:主人你这算是为自己闯下的祸,寻求心灵上安慰吗?

    残缺之美?亏她说得出口!没眼看了,黄金巨蟒迅速变小,溜达去了。

    上官玄昊和狄绍维两人也在附近,听见动静,两人都赶了过来。

    “天,这是怎么了?发生地动了吗?这瀑布怎么成这鬼样子了?好好的悬崖怎么磞了一角?”狄绍维震惊地看着不远处的瀑布。

    刚刚只听见声响,没有感觉到地动啊!怎么就出现“山摇”了?

    “什么鬼样子?这样子不是更漂亮吗?多有层次感!”自己刚夸赞完这瀑布,他就说瀑布成了鬼样子,这是来拆台的对吧!

    “丫头这是你弄的?”狄绍维诧异地看了晓儿一眼。

    这丫头又干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了,这瀑布是得罪她了吗?

    “我可没那么大的本事!”晓儿毫不犹豫地否认。

    狄绍维点了点头,“也对!”

    “我刚刚好像看见了一条小金蛇!那蛇会不会就是我们以前在药王山碰到的那条?”上官玄昊看着黄金巨蟒离去的方向,总觉得这蛇似曾相识,金色的蛇,这世上难得一见啊!

    “答对了!不是它的话,那山能塌成这样吗?谁能有这么大的本事?”晓儿果断地将责任推卸到某蛇身上。

    不过她也没有说错,不是黄金巨蟒她也不知道那两样东西的存在。不知道自然不会将它们收进空间,那峭壁就不会塌!

    追究责任得从源头上找!

    “难怪!”想起那蛇的变态,上官玄昊将晓儿的话信了百分百。

    某蛇听了这话,泪流满面:白天天白,你们不是说主人很好的吗?你们确定她不是一个不负责任的主?它这是刚醒来和她头一天相处,这就成背黑锅的了,往后漫长的岁月如何度过?

    动静这么大,很多人都赶过来了,看见好好的瀑布被拆分成了两半,都纷纷询问发生了什么事。

    于是上官玄昊给大家绘声绘色地说起药王山上大战黄金巨蟒的事件。

    上官玄逸看着自己这个二皇兄摇了摇头,拉着晓儿的手,默默地离开了。

    “那二皇子,这瀑布究竟和那金色巨蟒有什么关系?”

    “这就是我接下来要说的了,那半截悬崖峭壁就是被它的尾巴甩断的!”上官玄昊将自己脑补出来的东西说了出来。

    闻言,问话的人嘴形成了o形。

    “这么厉害的蛇出现在狩猎场,这也太危险了吧!今晚还要在就里过一晚上呢!”某文官听了这话,都想打道回府了!

    今年的狩猎场蛇也太多了些!

    “冯大人不必担心,刚才我一出现,那蛇就赶紧溜之大吉了,它那是被我和六皇子联手打怕了!”

    在场有些女子第一次对二皇子冒出星星眼!

    还以为二皇子整天只知道与草药为伍,没有一点男子气概,原来他也是这么的大丈夫的啊!

    上官玄昊看见那些女子的目光却是忍不住泛起了鸡皮疙瘩,吹牛皮吹大了!他怎么忘了!这些世家女子是如狼似虎的!

    “哎,好久没来这里了,肯定长了不少好药材。我去采药了。”上官玄昊溜之大吉!

    晚上,烤肉宴

    狩猎第一名毫无疑问被上官玄逸和晓儿拿了去。

    猎物数量最多不说,品质还是最好的,红狐,白狐都猎了好几只,让某些想在入冬前添上一件好的皮毛衣裳的妹纸们羡慕不已。

    上官玄逸更是当着众人的面将免死金牌给了晓儿。

    李芸宁见此手中的帕子都快拧断了。

    “我不是让你一定要拿第一,一定要拿下那块免死金牌的吗?!你怎么这么没用,这么简单的事都做不到!”李芸宁忍不住将怨气发泄在坐在自己身边的人身上。

    白天的事,让她觉得免死金牌于她来说就是久行于沙漠中遇见的绿洲,那是生的希望。

    陈锦没有说话,自顾自地倒了一杯酒,慢慢地品尝着。

    她是让自己一定要拿到第一,可是他当时没有答应啊!

    他一个文弱书生,凭什么去拿狩猎第一。

    “和你说话呢!你是聋了还是哑了!不会应一声吗?”李芸宁忍不住推了陈锦一下。

    陈锦杯子中的酒都被她推洒了。

    李丞相看了过来,警告地看了自己女儿一眼。

    李芸宁扁了扁嘴,将皱成咸菜样子的帕子递给了他。

    这人怎么看,怎么让人讨厌!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希望肚子里的孩子不要长得有一点像他,不然她都不敢保证孩子生下来她会不会忍不住动手掐死他。

    白天的时候,丞相大人见李芸宁脸色苍白,也顺便让太医给她诊了一下脉,发现她有一个多月的身孕了。

    这个“喜讯”让她的心情更加烦躁,脾气更是暴躁了。

    陈锦接了过来,一边擦着自己手中的酒迹,一边无耐地开口道:

    “夫人,我是文官,是科举出身的,不是武举,这狩猎不是我善长的,怎么可能会拿第一。”

    果然,圣人没有骗自己,真的是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陈锦心里忍不住补充一句。

    难道女人都是善变的,以前看着挺温柔善解人意的人,怎么一下子变成这样了。

    “我不管,如果你不想你儿子没命的话,那你就想办法将那免死金牌弄过来。”

    陈锦听了这话,脸色变了变。

    她这么想要那块免死金牌是为了什么?

    白天发生那事的时候,他就觉得她不对劲!难道皇上遇险那事真的与她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