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三百二十一章
    所有目光都落在棋盘上。

    皇上:赢了?!

    皇后:这就赢了?!

    左丞相:什么?赢了!

    众人:真赢了?!

    李芸宁看着棋盘上的棋子,满脸难以致信:赢了,怎么可能?

    她低下头认真一看,真赢了!

    皇后还想研究一下晓儿怎么能够在众人不知不觉中便赢了。

    李芸宁却忍不住将棋盘上的棋子全都弄乱,“这局不算,睿安县主总是在悔棋,我们再比一局!”

    “为什么不算?陈夫人,你一开始可没有说不能悔棋的!若是你一开始就说清楚,我就不会悔棋了。唉,和你下棋真是一点意思都没有!我不下了,道不同不相为谋!再来一局我还不得闷死!要下也得找志趣相投的人下!”

    皇后娘娘,从此以后你不寂寞了。

    皇后听了这话不自觉往皇上身后躲了躲:这志趣相投的人是指她吗?可千万别啊!

    “这还用提前说吗?有一点棋品的人都不会悔棋啊!”谁下棋会提前说好,不能悔棋的,正常人下棋都是落子无悔的!

    皇后娘娘听了这话不高兴了,这是在说自己没棋品吗?悔棋又怎么了!这是情趣!下棋多闷啊,不找点乐子怎么能行。

    “陈夫人事先的确没有说清楚不能悔棋,所以这局算是睿安县主赢了!”皇后自认帮理不帮亲地开口道。

    李芸宁听了这话脸色一下子白了,完了!她的免死金牌被沈晓儿这臭不要脸的弄没了。

    皇后娘娘身为天下女性之表率,居然也说出这等偏颇的话,还谈什么母仪天下之风范!

    “陈夫人这是舍不得那串玉珠手链吗?现在我赢了那玉珠手链算是我的了,但是我也不是夺人所好的人,既然这样那玉珠就当是我送给你新婚礼物吧!”晓儿大方地说道。

    新婚礼物?睿安县主这是故意在恶心自己!李芸宁忍不住看了一眼上官玄逸。

    察觉有视线落在自己身上,上官玄逸转过头来,见是李芸宁,眼神不带一丝波动的又移开了。

    对上上官玄逸的视线,李芸宁只看见他眼里的冷漠,彻底无视的冷漠!内心更是难受!

    晓儿拿出那块免死金牌,宝贝地摸了摸:“幸好没有将你输掉,不然我哭都没眼泪!”

    李芸宁视线回到晓儿手上的免死金牌上,目光炽热。

    皇上听了晓儿这话笑道:“睿安县主这么喜欢,要是哪天弄丢了,朕再送你一块好了!”

    “臣女恭敬不如从命,谢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晓儿高兴地行礼谢恩。

    李芸宁看着这一幕,怎么看,怎么辣眼睛。

    自己心念念想得到的东西,为什么她就能轻而易举的得到?!为什么她要一次又一次的抢走自己想要的东西?!

    看着晓儿得意洋洋的脸,李芸宁心里怨恨的种子,以惊人的速度开始生根发芽。

    左丞相也是诧异于皇上对睿安县主的厚爱,按理说六皇子赢得了免死金牌转过头来便将它送给了睿安县主,皇上和皇后都应该会不高兴于六皇子这样儿女情长的行为才是。

    左丞相有点猜不透皇上皇后的心思了,要是自己的儿子如此,他定然是不喜的。

    男子就应该志在四方,一块免死金牌真要送出去,也得在适当的时候送给适当的人!

    这么有用的东西,将它用好了,自己所能得到的东西,可以说是不可估量的。

    现在将它用在哄女子高兴上,……真是暴殄天物!

    左丞相看了一眼晓儿灵动脱俗的脸孔,果然是红颜祸水,又看了一眼六皇子暗自摇了摇头:英雄难过美人关。

    狩猎结束后,左丞相很快就查到了毒蛇群事件的“真相”。

    原来那些毒蛇都是皇家狩猎场附近的一个村民养的,他是专门为一品蛇锅供货的养殖户。他不仅是养了毒蛇,还养了许多没毒的蛇。

    平常皇家狩猎场也是对百姓开放的,只在皇上下令狩猎时才会清场,同时还禁止百姓入内。

    那些蛇,从小到大,他每天都会带它们去那地方放养一会儿,让它们自己到处找食物吃。

    因为皇上要狩猎,狩猎场封闭了好些日子,那些蛇被关了好些天没有出去,都憋不住了,在那人喂养时忘了将牢笼落锁的间隙,全都爬出去了。

    “那人倒是个有本事的,连毒蛇也敢养!”皇上赞了一句:“既然是无心的,正所谓不知者不罪,这事就不要他命了!但是这蛇是不能再养了!朕的命是命,其它百姓的命也是命,万一哪天他再疏忽让蛇爬了出去,那得毒害多少百姓。”

    左丞相点了点头:“皇上说的是。下官也正有此意。”

    这事他无论他怎么查只能查到这里,相信皇上的人也只能查到这里。

    女儿事前的确什么也不知道,只是那个蒙面人到底是谁,他暗中查探了一下,一点线索都没有。

    不过对他来说没有线索,这还是好事!真有线索,他还得想办法赶在皇上的人查到之前消灭了!

    女儿犯糊涂闯下大祸,他几个日夜都没睡好,现在他终于可以松口气了!

    上官玄逸查到的消息和左丞相查的一样,养蛇那位百姓的确没有可疑,只是他说他当时喂完蛇后,他记得自己是落了锁的,谁知道自己记错了!他说估计是自己心里想起这事要做,然后转身便忘了,回过神来又以为自己做了,他偶然也会这样糊涂。

    “派去暗中留意丞相府的人都撤了!下去吧!”上官玄逸听完后,开口道。

    “是!”跪在地上的人一个闪

    身便走了。

    “主子,为什么要撤了丞相府那边的人?”小福子将自己心里的疑惑问了出来。

    “放松警惕,引蛇出洞。”上官玄逸丢下这话,便低下头继续描绘一幅女子的画像。

    行得夜路多,终会遇鬼。

    再说,李芸宁太蠢了,那人未必会再用一次。

    上官玄逸落笔不带一点犹豫的,只因那女子的一颦一笑都深深的刻在他脑海里。

    小福子听了恍然大悟,主子太聪明了,与其紧紧盯着,不如放松警惕好让那些人掉以轻心,早日再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