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三百二十二章
    雪花纷飞,今年的冬天冷得特别早,又特别的冷。

    四房一家和沈妮芮终于来到了帝都。

    自从知道他们在路上后,天气一天冷过一天,刘氏整日提着的心在看见他们几人均平安无事后总算放了下来。

    明治杰下衙后和沈承耀一起回到升平侯府,他是来接自己娘子回家的。

    丈母娘已经将沈妮芮的情况告诉他了,当时他便想向上官请假回去接她到自己身边来,只是丈母娘说已经写信回去,让自己的娘子跟着沈四叔一家过来,这样还更快,他才作罢。却没想到,这一等又是几个月!

    看着清瘦憔悴了不少的娘子,明治杰差点落下了眼泪,是他对不起她。

    沈妮芮也是红了眼睛。

    晓儿看着两人的兔子眼,咳了咳:“天气冷,饭菜都准备好了,明大哥,妮芮姐姐先吃饭吧,不然菜都凉了!”

    两人回过神来,均有点脸红。

    男女是分桌的,沈承耀热情地招呼着自己好久不见的弟弟,自幼一起长大的几兄妹,现在也就只剩下这个由自己亲手带大的弟弟还能亲近了。

    其它人,他是想亲近也不敢亲近!

    明治杰因为一会儿还要接自己的娘子回家,所以并没有喝太多酒,只喝了一点暖暖身。

    沈承耀和沈承祖都喝醉了。

    刘氏和卢氏服侍好各自的相公后,又聚在一起说话。

    刘氏听了二房弄出来这事忍不住抹了抹额头上并没有出现的冷汗。

    幸好两家没有关系了,不然自己整日都需要提心吊胆什么时候自己的女儿又遭算计了!

    那些人果然是死性不改,最终害人害己,自作自受。

    不过国子监祭酒谭大人的弟弟?那不是又傻又断腿的吗?听说前段时间成亲了,只是她没有放在心,所以不知道娶的是哪家女子。

    沈玉珠要真是嫁给他,恐怕比嫁去田地主家更惨吧!

    刘氏想到这里望向晓儿:“晓儿,国子监祭酒谭大人是……”

    “国子监祭酒谭大人就只有一人。”晓儿心里想的是大房一家将沈玉珠嫁给谭大人的弟弟,目的是什么?

    刘氏听了倒抽一口气,然后又将自己知道的说给了卢氏听。

    卢氏:太房的人太恐怖了!这些人都太心狼了!真恨不得一辈子都不用与他们相见。

    ……

    虽然天气很冷,但是一年将要到头。许多人都出门采办年货和订制新衣。

    下了几天雪,好不容易停了,今天帝都城内每条街都是人。

    晓儿正和沈妮芮,黎若晴逛布庄。

    黎若晴大婚的日子定在来年阳春三月,无论是出于和黎家的关系还是和沈子轩的关系,晓儿都心须要为她设计一套嫁衣。

    今天是陪黎若晴出来挑选布料的,嫁衣的面料,在晓儿的提议下已经选好了,现在正在选被套的面料。

    “回避!大家快回避!准备迎驾,太后的车驾将要进城了!太后的车驾将要进城了”外面有人大声喊道。

    紧接着晓儿便看见上官玄昊带头,几位皇子都骑着马快速地在铺子面前经过。

    太后要从江南回来了?这么突然?晓儿吃了一惊。

    上官玄逸路过布庄时,似有所觉,转过头来看了布庄内一眼,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

    “快,各位姑娘,快去铺子外面跪着恭迎太后啊!”店铺掌柜赶紧提醒几个还在自己铺子里傻站的人。

    她们难道没听见外面的人的话,没看见其它铺子门口都跪满人了吗?!

    晓儿回过神来,越紧拉着身边两人出去跪着了。

    太后这样大张旗鼓的进城,这是要闹哪出?晓儿怎么有种来者不善的感觉。

    在晓儿跪到膝盖都痛了的时候,太后娘娘的车驾终于出现了。

    车驾所过之处,百姓们齐齐磕头高呼:“太后吉祥,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众人一直低着头,直到一队人马都走过去了,才抬起头来,看过去。

    晓儿从骑着高头大马的几个皇子的队伍中,看见了一个许久不见的身影还有一个陌生的背影。

    大皇子回来了!

    还是和太后一起回来的。

    太后回来该不会是要为大皇子撑腰吧?

    那个陌生的背影难道是三皇子?

    这下,一个都不少,齐聚帝都,帝都城要热闹了。

    回府后得好好问一问荣嬷嬷,这位太后的人品如何,晓儿心想。

    皇宫正门大开

    皇上和皇后均等在城门口,身后跟着数千宫女和太监。

    马车停了下来,一个大龄宫女跳下了马车,太监赶紧驮在马车旁。

    一个满头白发,表情严肃,却精神奕奕的老妇人探出马车外,在宫女的持扶下,踩着太监的背,下了马车。

    “皇儿恭迎母后回宫,母后吉祥!”

    “臣妾恭迎母后回宫,母后吉祥!”皇上和皇后率先行了一礼。

    身后的宫女和太监整齐划一地跪了下来:“奴才(奴婢)恭迎太后回宫,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众人一一行礼后。

    皇上和皇后一人一边亲自扶着太后上了软轿。

    慈宁宫

    “还是宫里舒服。”太后看着这个住了半辈子的宫殿感慨道。

    “既然是宫里舒服,那母后往后就别再出宫了,省得皇上和臣妾满怀牵挂。”皇后娘娘笑着道。

    “没有哀家在宫里指手划足,皇后不用每天晨昏定省,皇后的日子不是更舒心吗?又怎么会对哀家怀有一丝牵挂?”太后听了皇后的话,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母后,皇后是真心挂念母后的,母后看看这慈宁宫是否被照顾得很好?这一花一木,都是皇后吩咐人悉心照料的,她每天都会定时来检查一下。”

    皇上出声了,太后自然不会不给脸子:“还算她有心。”

    皇上在心底松了口气,这夹心馍难当啊!

    “哀家听说逸儿的婚事定下来了?”太后话音一转,看向皇后,开始步入正题。

    “朕将升平侯之女睿安县主指婚给逸儿了。”皇上抢先回答了太后的问题。

    太后看着这个总是护着媳妇的皇上,气得差点仰倒,这么多年还是这样子没出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