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三百二十五章
    q???1??7?pp???4?2ew?fz???3??r(p5??+?t?ad2h?5???的女子大都没有出什么差错,毕竟这些东西都是她们自小便学习,刻在骨子里的东西!\r

    所以就算不能超常发挥,也不会发挥失常。\r

    其中更是以长公主之女傅然慧,帝师古文渊之孙女古琦琪和韵儿三人最为出众。\r

    太后看了也不住点头。\r

    晓儿的年纪比其它女子要小,但身高却是排在中上,所以站在最后一排第一的位置。\r

    终于轮到晓儿上前作自我介绍了。\r

    太后目光如炬,众命妇也直了直腰,有些人甚至不自觉擦了擦眼睛,没办法,眼睛不够亮,又怎么能找茬――来,来,来!大家来找茬的游戏开始了!\r

    晓儿微微垂着头,不敢直视圣颜,嘴角上扬到恰到好处的位置,轻移莲步,款步姗姗,紫色裙摆在黑色的大理石地面上一荡一漾间宛如鲜花一开一放,美丽极了。\r

    她身上没有戴太多的珠宝首饰,发上的配饰就算整个人跳起来也是不会掉的,不要说动一下了。\r

    但这没关系,大家可以看她的耳坠。长长的紫芸英耳坠,这一路走过去,那晃动微不可察。\r

    反正以太后这年纪的眼神,那晃动她是绝对看不出来的。\r

    在座的夫人想不明白,又不是在跳舞,明明没有做出什么多余的动作,怎么在这优雅,从容,淡定的行走姿态中,她们体会到的不仅仅是仪态优美,甚至有点婀娜多姿的感觉?\r

    真是刷新了她们过往的认知。\r

    晓儿屈膝行礼,蹲下去的动作,发丝也不曾动过分毫,轻启朱唇,声如黄莺:\r

    “升平侯之长女睿安县主沈晓儿给皇上,太后娘娘,皇后娘娘请安,……,皇后娘娘吉祥。”\r

    直至晓儿最后一个字落下,太后才回过神来。\r

    “免礼!”皇上威严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r

    第一次给自己儿子赐婚,自然得选最好的,自己的眼光可是从来没有错过的,而睿安县主此刻的表现也证明了这一点。\r

    如果说马雨晴,傅然慧,古琦琪,沈韵儿的姿势标准得像教科书一样,那么晓儿所表现出来的便是最权威的教科书!\r

    整个过程,一分钟不到,但没有一秒钟她的表现是能让人挑出毛病的。\r

    太后虽然有心想找茬,但是太过标准说不出哪里有茬,她都没有见过有谁比她做得更完美了。\r

    “你就是睿安县主?抬起头来让哀家看看。”\r

    “是!”晓儿抬起头,迎着太后如x光般的透视眼,淡定从容,不卑不亢。\r

    太后郁闷了,这份气度也不该是一个农女出身的人会有的,而且还没长开就这等姿色,真正长开后,那不就倾国倾城!\r

    难道升平侯一家前朝祖上曾出过贵胄,后来隐世的?不然区区农户,怎能培养出这样的才女!\r

    这一回合晓儿全票通过完胜,群众的眼睛雪亮的,想徇私舞弊也不行!傅然慧拿了第二,古琦琪第三,韵儿第四……\r

    除了刘氏,在场的命妇和姑娘心里颇有些不得劲。\r

    有些想攀龙附凤的人心里更是埋怨,都已经十拿九稳是六皇子妃的了!还那么抢风头干嘛!\r

    第二回合只余下了二十四名女子,淘汰了十二名。\r

    太后身边的桂嬷嬷给余下的姑娘们,每个人发了一张黄色的笺子:“请姑娘们随老奴过来,按照笺子上的要求,挑选衣服和换妆,时间为一刻钟。”\r

    二十四人排着整齐的队列跟了过去。\r

    晓儿看了一眼自己便笺上的字:丧礼。\r

    晓儿脸上神色不变,心里却是吐槽了一番!\r

    韵儿的便笺上写的是花灯节。\r

    其它人的便笺上有写有宫宴,某府赏花会,祭典,某某婚宴……等字眼。\r

    总之最倒霉的要数晓儿了。\r

    桂嬷嬷带着众人来到一间很大的屋子内,房间里一边摆满了用架子挂起的衣裙。一边摆满了梳妆台。\r

    只有一刻钟的时间,要想找一套合身的衣物,还要换妆容,更衣室还只有三间,时间也太紧凑了。\r

    晓儿的目标很明确,只找白色的衣裙,所以动作很快。\r

    古琦琪早就留意到了,刚好晓儿走到她身边,她按奈不住好奇便问道:“睿安县主你怎么只拿白色的衣裳?”\r

    这还真不是她想的!晓儿心想,然后无奈地将手中的便笺递给她看。\r

    丧礼!\r

    噗!古琦琪忍不住笑出声,然后又赶紧捂住自己的嘴,终于忍住笑后,她才开口:“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只是没想到会有这样的题目。这题目出得也太不厚道了。”而睿安县主又太倒霉了,最后半句她没有说出口。\r

    “没事,咱们还是抓紧时间找衣服吧。”晓儿摇了摇头,继续找合适的衣裙。\r

    其它人听了都看了过去,只是自顾不暇,都没有多余的心思来好奇。\r

    这里的衣裳,搭配得乱七八糟的,显然是故意弄乱了。\r

    有些姑娘好不容易挑上一套合适场合又合眼缘的,往自己身上一比,居然不合身,可是急得红了眼睛,然后又继续找。\r

    这里的衣服多数都是颜色艳丽的也是为了含苞待放的姑娘们准备的衣服又怎么可能不艳丽!\r

    只有两套是黑色的,一套是夜行衣,一套真的是全黑的丧服了。\r

    但是这丧服晓儿却不能选,虽然便笺上写的是丧礼,但是这是比赛,在太后,皇上,皇后面前穿得这么悔气,这是找死!\r

    衣服太多了,但适合晓儿的倒是不多,严格来说是没有!\r

    即便是白色的裙子,上面也绣有或艳丽或喜庆的绣花。\r

    晓儿最后选了一条白色的绣花最少的裙子,这裙子只有下摆绣了一些红梅。\r

    晓儿将红色的腰带拿掉,从另一条裙子中拿了一条浅黄色的腰带。\r

    然后又从其它裙子中找了一条浅黄色的披帛。\r

    梳妆台上备有针线篮,晓儿拿出剪刀,直接将裙子上绣有红梅的部位,整圈剪掉,然后将浅黄色的披帛,留出缝边的位置,按照剪下来的那块面料,裁了一块裁片出来,她准备亲自动手设计一条合适的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