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三百二十七章(加更)
    ?=?????v???#p?b???b)0?^iyctz???????????`???l??,比赛前可没有说不能互相帮忙的,而且臣女认为,既然这是礼仪太赛,首要的就是不能失礼!至于用什么正当的方法做到不失礼并不重要。而且有礼之人才会乐于助人,帮助有需要的人怎么能算失礼?”晓儿据理分析,不疾不徐地道。\r

    “哗众取宠,自作聪明!给你们准备的衣裳一定很多,你为什么一定要改?挑一套合适的不就行了吗?”\r

    太后听了这话,脸色有些不好看了,如果睿安县主说出那些衣服里面全都是适合喜庆场合的,那大家不就知道自己有意为难她了吗!\r

    “在礼仪方面,合适的衣着和妆容算是最基本的礼仪,所以才会有这一道题目。而那些给我们准备的衣服搭配全都是弄乱了的,而且大都偏大,不合身,我以为这是故意要考查我们,让我们自己想办法解决的!正好旁边又放着许多针线篮,我便以为这是允许我们自己动手修改衣服,好让衣服更合身,更合场合,穿上身后不至于失礼。太后娘娘,难道不是吗?还是臣女理解错了?”\r

    “自然是的。”太后娘娘听了这话点了点头。睿安县主既然没有道破,她自然不会搬石头砸自己的脚。\r

    “睿安县主说的没有错,有礼之人才会乐于助人,既然是故意考验,那么本皇子认为只有将衣裳改动到更加合身,更合适笺子上的场合才是这一关的胜利者!”上官玄逸开口说道。\r

    给那丫头的笺子居然写着丧礼!欺负她,不就等于欺负自己吗!\r

    “没错!那名次不合理,得重新评选过!”上官玄昊也点头附和。\r

    “是该重新评选过!谁将衣服改动得最好,谁才是第一名!”上官玄骏也开口道。\r

    谁将衣服改动得最好谁就是第一名?简直胡说八道!一场礼仪比赛,居然弄得如此混乱!\r

    太后看着几个孙子有些头痛,早知道就不叫他们来看了!这几个人都是偏帮睿安县主的!\r

    ……\r

    重新评选后,第一名依然是傅然慧,她的笺子上写的是宫宴,她的衣裳和妆容都是无可挑剔的到位。\r

    长公主之女,单是这关系,不用解释,大家明白为什么的。\r

    第二名是沈韵儿,第三名是晓儿……\r

    这么晦气的题目,能拿第三已经算很好了。\r

    毕竟晓儿改动的那一身衣裙只可以说去参加丧礼不会失礼,但绝对称不上适合参加丧礼。\r

    这一轮淘汰了十四人,只剩十个人参赛。\r

    第三场比试的是用餐礼仪。\r

    晓儿看着自己面前的绿色糕点,好想吐!\r

    这是放了什么进去啊!简直臭死了!\r

    她的鼻子本来就特别灵敏,她分明从面前的恶臭中,闻到了其它人的糕点散发出来的一丝香甜!\r

    太后娘娘果然对自己很大意见啊!\r

    这东西自己是打死也不会吃下去的!\r

    都说人敬一尺,我敬一丈!\r

    刚才她已经厚道一次,这次可不会再忍下去了!\r

    晓儿若无其事地,无比优雅地用筷子挟起一块糕点,刚放到嘴边,然后她便以最美的姿态,华丽丽地装晕了!\r

    上官玄逸赶紧奔过去。\r

    在场的姑娘和命妇都看了过去:好好的,怎么突然晕倒了。\r

    “姐姐”韵儿也往晓儿身边跑去。\r

    “快传御医!”皇上在龙椅上站了起来。\r

    上官玄逸将晓儿扶起的那一刻她便悠悠地醒过来了。\r

    “丫头,你没事吧?”\r

    “晓儿你怎么了?”刘氏这时也走过来了,她心急地问道。\r

    晓儿在上官玄逸的怀里一副刚醒过来懵懂的样子:“我这是怎么了?”\r

    “你刚才晕倒了。”上官玄逸眉头紧皱。\r

    “噢,晕了?我想起来了,没事,我这是被薰晕的。”晓儿说完这话,赶紧捂住嘴,一副失言的样子。\r

    被薰晕的?\r

    被什么薰晕的?皇上听了这话觉得奇怪。\r

    太后听了这话脸黑下来了!她是小看这丫头了,居然给自己来这一套!\r

    “丫头,是谁放屁将你薰晕了?”上官玄昊看了一眼晓儿左右两边的姑娘。\r

    两个姑娘的脸,瞬间比熟透的小龙虾还要红。\r

    晓儿听了这话差点笑场!上官玄昊,你好歹是个皇子啊!你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接地气!\r

    上官玄逸听了晓儿的话,这才留意到一股恶臭传入鼻子。\r

    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r

    上官玄逸拿挟起掉在桌上的糕点,闻了闻,脸色像被冰冻了三尺一样!\r

    “小福子,派人去将御膳房的人给我关押到宗人府!我要亲自审问!”上官玄逸的声音冷如寒霜。\r

    太后听了这话气得更是怒火中烧,好啊!为了这么一个红颜祸水,居然连她这皇祖母的脸子也不顾了!\r

    林嬷嬷听了暗道不好,她赶紧跪了下来:“六皇子息怒!这糕点是奴婢吩咐御膳房的人做的,大概是宫女拿错了,才不小心给了睿安县主。”\r

    “你吩咐人做的?为什么?”上官玄逸看着她的眼神冰寒。\r

    “那是奴婢家乡的小吃,奴婢很是怀念这味道,正好新来的御厨会做,奴婢便拜托他给奴婢做一份了!”\r

    “很好,那你现在便将这些糕点吃完它!然后和拿错糕点的宫女各领十大板,贬去浣衣局!”\r

    “六皇子饶命,皇上饶命啊!太后饶命……”\r

    “玄逸,林嬷嬷服侍哀家多年,这只是犯了一个小错。”\r

    “皇祖母,这不是小错,睿安县主是儿臣未来的皇妃,是她们半个主子,对待主子,更应该事无巨细,若这糕点不只是臭而是毒怎么办?孙儿也是看在皇祖母的脸子上才从轻发落的!”\r

    “带下去!”太医这时候过来了,上官玄逸没再说什么扶晓儿坐好。\r

    太医将一方帕子放在晓儿的手腕把脉。\r

    完了,上官玄逸问道:“罗大医,睿安县主没事吧?”\r

    “没什么大碍,只是有些气血不足才会晕倒的。我开些补气血的药,睿安县主服用一个月,调理一下就好了。”能有什么事,他就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健康的人!不过吃人嘴软,拿人手短,总得为这丫头掩饰一二。\r

    皇后听了松了一口气,吩咐宫女将晓儿扶下去休息。\r

    晓儿自然是拒绝的,说她没事了,回府休息就好。\r

    皇后也没有强求,吩咐人用轿将晓儿送出宫门。\r

    上官玄逸亲自送她们回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