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三百二十八章
    e|?,??y+????2????]li7??2?e?:j~o(0???s8?u?? ^?????了!\r

    太后谁也不见,皇上,皇后,几位皇子求见,全都被拦在慈宁宫外。\r

    就连太医也不允许入内!\r

    这几天,宫里的气氛颇为微妙,宫女,太监们做起事来更加小心翼翼了。\r

    上官玄逸刚从宫外回来,将黑色的披风脱了下来,立刻有太监上前接了过去。\r

    上官玄昊早就让人在宫门处守着,看见上官玄逸回宫便向自己通报一声。\r

    所以上官玄逸前脚刚踏进自己的院子,上官玄昊后脚便跟着走了进来。\r

    “皇祖母已经不愿见我们三天了,看来这次她是要和你死磕到底。”谁不知道太后病了,是因为上官玄逸处罚了林嬷嬷。\r

    上官玄昊想起那日的事就对上官玄逸佩服不已。\r

    那日上官玄逸送晓儿回府,离宫后,太后以林嬷嬷服侍自己数十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而且林嬷嬷年轻时还曾救过自己的命为由,对林嬷嬷从轻发落,免了林嬷嬷挨板子的惩罚,只贬去浣衣局。\r

    浣衣局实际就是皇宫的洗衣房。\r

    太后本想着让林嬷嬷在浣衣局待上一阵子便找借口召回自己身边的,谁知道上官玄逸回来后,二话不说就让人去打了她十大板,屁股都开花了,血迹斑斑!\r

    太后知道后已经迟了,只能让人给她送去金创药。\r

    太后传召了上官玄逸,质问他为什么她都说了要免了林嬷嬷打板子的惩罚,他还要打?是不是她的话,他可以不听了。\r

    上官玄逸给太后行了一礼,然后开道:“皇祖母熄怒,孙儿刚回来并不知道皇祖母已经免了她的惩罚了,现在不打也打了,要不孙儿去给她赔个罪?”\r

    只此一句太后说不出其它话了。\r

    让一个皇子去给奴才请罪?!这怎么可能!\r

    主子就是主子,奴才就是奴才,主子做错了可以安抚,却没有赔罪的道理。\r

    太后听了这话满腹雄雄烈火一下子被泼了一盆水,火苗发出嗞嗞声,火势熄不下去,却又旺不起来,烫得她火辣辣的痛!\r

    然后太后便称病,卧床不起,不愿见任何人。\r

    “只是一个奴才,罚了便罚了。”上官玄逸听了上官玄昊的话无所谓地道。\r

    服软?这次服软,以后他的丫头怎么办?那不就是谁都能欺负了!\r

    他就是要杀鸡儆猴,若是服软,他不就前功尽弃了。\r

    太后心疼自己的丫鬟,他的丫头被太后如此欺负,如此恶整,那谁来心痛她?\r

    他就是要太后明白,晓儿对自己的重要性。\r

    上官玄昊被上官玄逸的话噎了噎:“那是皇祖母的陪嫁丫鬟,几十年的主仆情。反正你这样子等于剁了皇祖母的右手,你不知道吗!”\r

    只是一个奴才?那是一般的奴才?那是太后自小一起长大的陪嫁丫鬟,几十年风风雨雨一路过来的忠心丫鬟!两个之间有着几十年的主仆之情,可以说亲如姐妹了。\r

    在他们这样的家族了,这样一个忠心的下人有时候比亲人更温暖的。\r

    “你有意见?”就因为看在她这是忠心护主的份上,他才没有要了她的命!\r

    “怎么样可能!可是皇祖母现在这样子怎么办?”\r

    一个奴才和那丫头之间,他怎么可能维护一个奴才。\r

    太后这事是做得不厚道,太过分了。不然父皇是绝对不会任由上官玄逸处置林嬷嬷的。\r

    “奴才便是奴才,再深的感情也改变不了,难道皇祖母还会为了一个奴才长病不起?”\r

    “那就样放着不管?”上官玄昊跟着上官玄逸进了他的书房,坐在圆桌旁,顺手拿起一个苹果来吃。\r

    “我回宫时,看见皇姑母了。”上官玄逸提起这位长辈,脸上露出少有的温情。\r

    长公主?都说女儿是爹娘的贴心小棉袄,好了,没事了,雨过天晴了~上官玄昊这下放心了。\r

    慈宁宫\r

    太后娘娘将满腹的苦水吐给了长公主听。\r

    ……\r

    “母后,升平侯和睿安县主为朝廷作出多大的贡献?睿安县主不单救过无数百姓的命,而且她还亲自出海救过玄逸的命,你这样又是丧礼,又是臭糕点的为难一个有功的小姑娘,母后觉得这是应该的吗?”\r

    太后心塞了,这女儿是小棉袄还是顶趾鞋啊?她还指她安慰自己呢,怎么成指责了!\r

    “玄逸这样处罚林嬷嬷还是轻了,他还是看在母后的脸子上才手下留情了!不然敢这样戏弄未来皇妃!死一百次也不足以扺罪!”\r

    “哀家已经找借口免了林嬷嬷的惩罚了,玄逸还是打了,这让我脸子何在?”\r

    “母后,一个奴才因为她的疏忽而导致贵为未来六皇子妃的县主晕倒了!母后确定只是将那奴才贬去浣衣局就能了事?这样的处罚方式能堵大臣们的悠悠众口?这样的赏罚不分明,我朝还能长治久安吗?”\r

    太后听了这话忍不住笑了:“你这丫头扯太远了,都说到朝廷能不能长治久安了!有这么严重么!”\r

    “当然严重了!谁愿意为一个赏罚不明的主子肝脑涂地?!”\r

    “哀家只是认为那样出身的女子,不配做我们皇家的媳妇!我这也是想法子,让她知难而腿而已。她也是太可恶了!居然装晕,弄得场面一发不可收拾!由此可见她也太不识大体了。”\r

    “虽然女儿没有见过睿安县主,但我听然慧说,睿安县主的规矩礼仪做得比她还要好,而且聪慧,有急智,被人刁难也能应对自如,这样的女子不是更加适合做皇家媳妇吗?再说,当时的情况睿安县主不装晕,难道真的吃下那臭糕?这能吃得下去吗?一咬下去准能吐了,那不是殿前失仪吗?所以本宫觉得睿安县主的确有几分急智!”\r

    那东西吃下去,可是会让身体连续七七四十九日都发出臭味的,母后也太过分了!难怪皇兄也不帮她!\r

    “你这丫头到底是来安慰哀家的,还是来气哀家的!你在帮谁说话呢!再说哀家也没有一定要她吃啊!哀家只是想她出丑,然后找个理由退亲罢了。”太后轻轻打了一下她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