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三百二十九章
    ?l?????????????p?0j?bl????{j??`???c??h?&a;??f??也知道要说服自己的母后接受晓儿不是一时半刻的事,特别是现在闹得这么僵的情况下,但来日方长。\r

    现在只要母后别再称病不起,拒不见人就行了。\r

    “玄逸的婚事不急,睿安县主还没到及笄的年纪,母后还是先操心大皇子他们吧。再说姻缘命命中自有天定,母后随缘吧!”\r

    太后点了点头,好好的一场礼仪大赛就被睿安县主一个人破坏了!\r

    等等,姻缘命命中自有天定?她想到怎么样将那丫头退婚了!她便再忍那丫头几个月。\r

    皇宫里的事晓儿不知道。\r

    年底事儿多着呢!今天是各地铺子总管,掌柜过来汇报这一年铺子赢利情况的日子。\r

    晓儿,韵儿和刘氏两人连听汇报到交待来年的安排,由早到晚,足足用了一天才勉强完成。\r

    “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明天再来吧,四季酒楼里已经订了一个包间了,大家过去吃过饭后便好好休息一下,这一年辛苦各位了。”\r

    送走这些管事后,刘氏松了口气:“这年底可是一年要比一年忙了。”\r

    “可是今年咱们家的收入也比往年翻上一翻了。”晓儿看着这个一串零的数字表示满意。\r

    “可是支出也比去年多了许多,下一年得省一点,我看看哪些地方咱们家可以再省省的。”韵儿看着这一年家里的收入和支出,皱眉。\r

    “韵儿,银子赚来都是要花的,咱们家可是比许多人家都节约了,真的不用再省了。”晓儿喜欢赚银子,但她也喜欢花。\r

    韵儿则是喜欢存银子,能少花就少花,能不花就绝对不花!这大概和她小时候的经历有关。\r

    这时沈承耀刚好下衙回来,正好拿着一家人的户纸回来。\r

    “都办好了?”刘氏见他回来,站了起来,亲自帮他脱下披风,递给身边的丫鬟放好。\r

    “都办好了。”沈承耀走到桌旁,放下手中的户纸,对着双手呼了呼气,外面的天气是越来越冷。\r

    晓儿倒了一杯热茶,递给他:“爹,先喝杯热茶暖暖身子。”\r

    沈承耀接了过来,先捧着暖暖手。\r

    “那样你和睿儿就不用回升平县参加县试了?”要是回升平县考试,这年都不能一家团聚了,年前他们两父子便得回乡了。\r

    二月初六便开始县试,连考三天。\r

    “嗯,不用了。”沈承耀想起自己要和儿子一起参加科举考试他就脸红。\r

    可是没有办法啊,人争一口气,佛争一柱香,为了更加理直气壮地做这官,他只能硬着头皮上了。\r

    也不知道其它同僚知道后会是什么表情。\r

    其实沈承耀心里隐隐担心自己会考砸,那样更是丢脸丢大发了。\r

    明年又是三年一次的科举考试了,时间过得真快!晓儿心里感叹了一句。\r

    “爹,不用担心,这次考不过还有下次。下次你陪我一起考好了,我们不会笑话你的。”景灏看出自己亲爹心里的紧张和不自信“安慰”道。\r

    沈承耀听了这话却是直接喷茶了。\r

    还有下次?再来一次,他这张老脸都不能要了!坚决只考一次!一定要过!\r

    “你们一个两个最近都不许打扰我,我要挑灯夜读!”沈承耀瞪了两个儿子一眼。\r

    “爹,这话你说得不对,我们什么打扰你了?每次都是你有不懂的地方来问我们,你才是打扰我们的那一个人吧。”景睿忍不住揭他爹的老底。\r

    “不许再叫爹下衙时顺路到倾城时光打包糕点回来给你们吃!我得抓紧时间看书!”这几个臭屁孩,越来越无法无天了,连自己的亲爹都敢打趣。\r

    “我可以叫小厮去买啊!”景灏不吃他这一套。\r

    沈承耀伤心了,这小子太没良心了!\r

    沈承耀也说到做到,真的是晚晚看书看到不愿睡的。\r

    就连晓儿也担心他太过紧张而发挥失常。\r

    沈承耀经过晓儿拿空间里的七彩仙莲给改造后,智力和记忆力好上不少,三年多来也是夜夜苦读,晓儿觉得他考上秀上不难,当然想拿好名次是不可能的。\r

    不过要是一个发挥失常,那就真的不是去争气,而是去坐实其它同僚对他的不认同。\r

    景睿也想到了这一点,所以从夫子哪里得来的资料,猜题都给沈承耀看。\r

    景睿还有举贤书院山长寄给他的资料和猜题。\r

    可以说,整个年,除了必要的应酬沈承耀都是在忙碌的备考中度过。\r

    知道今年沈景睿他们要参加科举,黎哲伟,明治杰时常过来辅导他们,而沈子轩也让人送了他整理的资料和猜题过来。\r

    在这么多人的帮助下,沈承耀觉得自己考不上秀才都太没天理了。\r

    正月很快便过去了,二月来临。\r

    二月初六那天沈承耀和沈景睿带着一家人的希望走进了考场。\r

    三天过后,许多考生都是脸色苍白,浑身无力的走出来的。\r

    沈承耀和沈景睿两个人依然脚步平稳,昂首挺胸,只是看上去累有些疲倦。\r

    两个人的这副样子,简直天怒人怨!\r

    “儿子,你没事吧?考得怎么样?”有位妇人见儿子出来后忙上前询问。\r

    “还好,都答出来了。”那人有些虚弱地回道。\r

    “我见你这么劳累就知道我儿一定答得很用心了,看这两个人精神头还这么好,一定没有用心答题,辛苦儿子了,回家娘亲给你好好补补。”妇人扶着脚步虚浮的儿子,满怀欣慰。\r

    正在往自家马车走的两人听了这话相互看了对方一眼。\r

    这位妇人是在说他们吗?精神头好就一定没有用心答题?这是什么道理。\r

    沈承耀和沈景睿两人这才四周打量了一下,还真是每位学子看上去都是脸色苍白,一副病怏怏的样子。\r

    有这么辛苦吗?沈承耀表示不能理解,不就一直坐在一间屋子里写字吗?又不是挑水担泥,至于累成这样吗?只是有点手酸而已。\r

    这时晓儿看见他们了,忙走上前问道:“爹,感觉如何?”\r

    “不错,都能答出来,应该能通过吧。”沈承耀实事求是地道。\r

    “吹牛!”像她儿子这样才是能通过!\r

    晓儿:“……”\r

    沈承耀:这位婶子,我没得罪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