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三百三十一章
    妇人的儿子赶紧揖了揖:“升平侯,睿安县主小生有礼了。刚才我娘多有得罪,还望升平侯,睿安县主不要和她这无知妇人一般见识。”

    晓儿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他娘是无知妇人,他们要是和无知妇人计较就是一般见识了!这人真是会说话啊!

    不过,虽然他这话听似为他娘求情,但他确定他说一个一心护着他的娘是无知妇人这样真好吗?

    这朝代的读书人最讲孝道了,奉行天下无不是的父母,他这样当众说自己的娘亲是无知妇人,绝对会被人看不起的。

    事实是在场许多人听了他的话都对他投去鄙视的眼神。

    虽然没有说什么,但心里却是打定主意,以后即便在官场遇到此人也不可深交,而且还要防着。

    妇人的儿子这时又对还没回过神来的妇人说:“娘亲,刚才你这般无礼,还不快过来给侯爷和县主赔罪。”

    妇人这时心里正想:她得罪升平侯和睿安县主了?这会不会影响她儿子的仕途?她儿子会不会因此考不上秀才,当不了大官?

    想到这里,妇人害怕了!

    其实她不是故意要嘲讽他们的,是有人给了她五两银子让她故意对他们说些嘲讽的话,激怒他们。

    那人可是说了这两个人只是一个家底稍好的普通人,家里是没有亲戚当官的,是无依无靠的,不然给她十个胆她也不敢说啊!

    都怪自己太蠢了!人家是没有亲戚当官,但人家自己就是大官啊!

    呜呜……现在她快被那五两银子害死了!要是她男人知道她为了五两银子害了儿子的前途一定会打死她的,她虽然骂遍西街无敌手,可是在她男人面前,她是大气也不敢喘一下的。

    想到这里她越紧跪下来磕头,抬起头的瞬间又打了自己两巴掌,哭喊着:“升平侯,睿安县主都是我的错,是我有眼无珠,我真的不知道你们是这么厉害的贵人啊!不然我也不敢这样做!是有人给我银子让我嘲讽你们我才会这样做的,我知错了,下次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们不要怪罪我儿子啊!要怪就怪我吧!这不关我儿子的事的!”

    不知道他们是这么厉害的贵人,不然她也不敢这样做?果然上欺软怕硬的主。

    “娘亲,你怎么可以这样,我快被你害死了。这些不义之财你怎么也敢赚。”妇人的儿子听了这话满肚子火气!

    居然为了五两银子,便害他得罪了贵人,他怎么有这么贪小便宜的娘!

    围观的人听了都摇了摇头,这还算是读书人吗?这是将书都读到肚子里了?没见过一心护着他的亲娘额头都磕肿了么!脸上也有两个红红的掌印!这样还指责自己的娘亲!

    这时候应该将责任揽上身,主动赔罪才对!

    “你说有人给你银子让你讽刺我爹和我哥的?那人呢?你有什么证据?如果你能证明是有人故意给银子让你这样做的,那么这次的事就算了。我们可以不和你计较。”晓儿听了这话四周看了一眼,那人刚才应该也在现场看着才对。

    背后的人究竟是谁?晓儿皱眉。

    妇人听了这话,脸上露出喜色:不计较就好,不计较就好。

    “他就在……”妇人的手指向人群中某处,“咦,刚才还在人啊!刚刚捕快过来时,我还看见他站在那里的,现在去哪里了?”

    妇人,站了起来,到处看了看,没有!那人不在了!

    妇人的脸色又白了:想到抓不到人,自己和儿子就要被定罪,儿子就当不了官,她忍不住又哭了:“候爷,睿安县主你们要想信我啊!真的是有人让我做的!”

    她又从怀里掏出五两银子,递给晓儿:“这五两银子就是他给我的,我都还没有用出去。”

    这五两银子,她正打算用来买些好东西给自己儿子补补的,幸好还没用。

    “刚刚那人站在哪个位置?”晓儿接了过来看了一眼银子,这只是普通的银子,没有什么印记,然后递还给她。

    “睿安县主不要这银子吗?”妇人红着眼接了过来,怯怯地问道。

    “我为什么要要?你还没说那人是站在哪个位置的。”这妇人的脑子想事情果然是和常人是迥异的。

    “就站在红色衣服,长长胡子的那人身后。”妇人能够拿回五两银子心里还是窃喜的。

    墨绿色衣服的人听了妇人的话,指了指自己前面红色衣裳的人:“他身后的人吗?刚刚官差大哥来时他便走了。”

    晓儿听了这话点点了点头。

    “那人是穿什么衣服的,长相有什么特征?”老官差听了忙问道。

    居然买通妇人,嘲讽朝廷命官,真是长了熊心豹子胆了!

    “灰色长袍,头上有少许白发,一个鼻子,一双眼睛,两只耳朵……”

    围观的人听了忍不住笑了,有人直接开口道:“谁不是一个鼻子,一双眼睛,两个耳朵的?你能说得有特点一点吗?就像脸上有没有痣,有没有刀疤之类的!”

    “好像都没有。”那人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发,然后又想起什么,忙一拍手说道:“招风耳!他有一双招风耳!他往那个方向走的!”

    话落那人又指出一个方向。

    招风耳也不算多特别的特点,经常见啊!

    “我去追去!”年轻的傻大冒捕快本着在侯爷面前立功的心赶紧追去。

    那人一见捕快来就走,这会儿肯定是追不到了,老捕头摇了摇头。

    “升平侯,睿安县主,捉到那人后,我们一定交给府尹大人秉公处治的。”老捕头只能这样说了。

    沈承耀点了点头。

    “那升平侯和睿安县主是不怪罪我们了吗?”妇人小心翼翼地问道。

    “你住在什么地方?”晓儿问道。

    问她住在什么地方干嘛?她也只是说了两句带刺的话啊,难道这样就要抄家吗?

    她又赶紧跪了下来:“睿安县主,我知错了,你别抄我家啊!我给你磕头!”

    杨柳赶紧上前拉住她,这人究竟是真傻还是假傻,她只是被人利用了,抄什么家!她再磕下去,她家姑娘都能有一个欺压百姓的名声了!

    “我只是有事情问你,方便派人去找你而已!”晓儿看了一眼她肿成猪头一样的脸,又看了一眼站在她身旁的儿子,真是可恶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爹,哥,咱们回家吧!”

    “好。”两人齐声道。

    “升平侯,睿安县主,我娘糊涂,着了坏人的道,不小心辱骂了贵人,改日我和我娘定然会负荆请罪,赔礼道歉的。”

    这是想攀严附势的节奏

    听了这话全部人心里都觉得:太不要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