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三百三十二章
    这样的人,这样的话大可不必理会的。

    晓儿他们几人回到家后,刘氏见两父子精神没有平常好,心疼地道:“热水备好了,快去洗澡,然后吃点东西便去休息,这几天累坏了吧。”

    两人都点了点头,考试本来就是很费神的事,一出考场又遇上这么一件糟心事,两个人都觉得有些累了,只想好好睡上一觉。

    景灏也看出两人没什么精神,不敢开口问他们考成怎么样,待他们都去洗澡后,景灏立刻便按奈不住了:“姐姐,爹和大哥考成怎么样了?你们怎么这么晚回府?”

    “爹说那些题他都会做,应该能通过。娘亲,你不关心爹和大哥考得怎么样吗?怎么都不问问的?”正常来说,多数人都会第一时间关心考试情况的。

    “是考试结果重要还是你爹和你哥重要?考都考完了,那结果放在那里又不会因为我立马问上一句而改变的,迟点再问不也一样吗?我看他们都有没精神,当然得让他们先去休息啊!”刘氏理所当然地道。

    晓儿对刘氏竖起了大拇指:“娘亲,你果然是贤妻良母的典范!我爹娶了你真是三生有幸!”

    “瞎说个啥!我去厨房看看炖汤好了没!”刘氏听晓儿的话有些不好意思,脸红了,然后随便找个理由便逃开了。

    “姐,你将娘亲吓得落荒而逃了,对了你还没说怎么这么晚回府?”

    “遇到一对奇葩母子……”晓儿将刚才的事一字不漏的说给了景灏听。

    “被人收买了才故意出言讽刺?”他们家这次惹上谁了?

    “嗯,得仔细查一查,总觉得这只是一个开始。”晓儿对自己的直觉,向来是很相信的。

    听了这话,景灏的脸色也凝重起来了。

    吃过晚饭,刘氏听说了这事,气得不行!

    “那些人就是嫌日子过得太安逸了,总是想搞点事出来!一个两个若是都让他们尝尝咱家以前过的日子,就知道安生了!不过当众讽刺你爹他们几句,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败坏咱们的名声啊!那人大概是觉得咱们曾是市井小民,发生这种口角之事,绝对不能忍,只要爹和哥或者姐他们其中一人受不了和那妇人吵起来,说不定咱们家便有了一个欺压百姓,侍强凌弱的名声。”

    “那现在怎么办?”刘氏听了担心地问道。

    “娘亲不用担心,当时我们都没有和那妇人起争执,而杨柳那样做只是护主,那是一个丫鬟的本分!再说凡事都有两面的,我们欺压百姓,她不也是辱骂朝廷命官,这事翻不起大浪。”晓儿安慰道。

    刘氏听了这话也觉得有道理,自古民便怕官,辱骂朝廷命官那可是有罪的,想到这里她便放宽心了。

    晓儿回到自己的房间,然后拿出纸笔,闭着眼睛,慢慢回忆脑海中的画面,试图从记忆的画面中,找到那个人出来。

    完了,晓儿拿起碳笔,快速素描起来。

    第二日,晓儿将一幅画交给杨柳,让她去找出这个人。

    “姑娘这人是?”杨柳看着画中有一对招风耳,面相平凡,融入人群中会让人转眼便忘的人,心里有了猜测。

    “昨日给五两银子那妇人的人。”

    “姑娘当时就留意到他了?”只有当场留意到,特意将那人的长相记下了,才能将人画得如此传神吧,连眼睛里那一抹算计得逞的精光都画了出来。

    姑娘的画技真好!可惜画的是一个坏蛋,不然她都想裱起来了。

    “嗯,尽可能快的找到他。”晓儿忍不住交待道。

    城中流言开始四起,说升平侯欺和睿安县主压百姓,那妇人只不过不知道他是升平侯和睿安县主,说了几句不好听的话,正所谓不知者不罪,睿安县主却命她将头都磕破了,脸都打肿了!睿安县主还要人负荆请罪,赔礼道歉。

    不过也有人帮忙说好话的,只是这事明显是有人在背后挑拨和扇风点火的。

    至于当日在场的多是学子及其家人,紧接着还有府试和院试要考,都忙着备考,哪有时间关心这些流言。

    景睿听说此事后,气得一拍桌子:“简直颠倒是非黑白!”

    “哥,别生气,不值当!咱们静观其变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事情都会有解决的办法的。

    谣言传了几天都没有停止,言官都开始弹骇沈承耀和晓儿了。

    皇上亲自过问了一下。

    沈承耀一五一十地将当日的事情说了出来。

    皇上听后便明白了,这是有人在背后扇风点火啊!

    他下令顺天府府尹,一定要将那个人绳之以法,这样诬蔑朝廷命官,简直罪无可恕!

    顺天府府尹听了这话,心里却发苦!

    人长成什么样子都不知道,怎么去抓?

    难道当街抓一个身穿灰色长袍,长了一双招风耳的人吗?

    为什么升平侯一家和自己这么有缘,总是要给他判官司的。

    这事完了,他得劝升平侯回家时顺便买几份小人衣,打小人去!

    这老犯小人,麻烦的还不是他!

    事情到了第七天,那位妇人死了。

    妇人的儿子来到官府击鼓,状告升平侯一家逼死他亲娘。

    出了人命,这下全城都沸腾了!

    一些原本相住升平侯和睿安县主的人都不敢再说什么了。

    而那些当时在场的学子缄默了,官逼民这种事情,他们又不是没有见过,他们又没有亲见所见,还是保持沉默,明哲保身的好。

    顺天府府尹头都痛,当日六皇子如何不顾性命都要护着升平侯一家,他还历历在目!

    现在又有人状告升平侯了!

    他可不可以现在辞官,告老还乡啊?!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换好官服,顺天府府尹大八坐到堂前,威严地一击桌面:“堂下何人,击鼓所为何事?”

    “草民邢涛,状告升平侯和睿安县主逼死我娘。”邢台跪在地上,将一张长长的状纸举过头顶。

    “呈上来。”

    师爷走下去,将状纸接过,呈给顺天府府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