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三百三十四章一百月票加更
    刑涛听了贾正的话,满脸愤怒地看向他,这人怎么临阵倒戈了,他就不怕那人报复吗。

    贾正心虚地避开了他的目光,他真的不敢拿自己的前途赌。

    “请大人明察,到底是谁逼得死者磕破额头,自己打自己打到脸都肿了的。”

    门口的百姓听了这话议论开了。

    “太不是人了,逼自己娘亲赔罪,他娘亲头破脸肿,他自己却毫发无损!”

    “这人也太胆大了,连升平侯和睿安县主都敢诬告!真是不想活了!”

    “那妇人也是太欺善怕恶了,不知道升平侯他们的身份时,拦着他们要他们赔礼道歉,知道后又自己打自己,还将头都磕破了!”

    “两母子都不是什么好人!她儿子更不是人,满口胡言乱语,连升平侯都敢诬告!”

    “也不能这样说,那妇人可是死了,谁知道这里面有什么事,我们又没有亲眼看见,又怎么知道。”

    ……

    “即便我娘亲不是你们逼得她头破脸肿,那也是你派丫鬟来逼死的!大人,当时就是那个丫鬟来我家逼我娘亲的!田福,可以作证!”刑涛听了百姓的话,脸都黑了。

    府尹大人用力一拍桌面:

    “田福,你老实回答,昨天你是不是见过这人来我家?”

    名叫田福的人早就被这官堂气氛吓得发抖了,现在被府尹大人这威严的架势,更是吓得胆儿都往里缩了缩:“是,是,是的!”

    “这位姑娘昨天你是不是去过刑涛家?”

    杨柳站了出来福了一福:“回大人,是的。大人请准许我问这位证人一个问题。”

    “问吧!”府尹大人点了点头。

    他也是看明白了,不用他去查什么案,估计睿安县主马上就能为自己脱罪了。

    “田福昨天你看见我去刑涛家,那你有没有看见我从他家出去?”

    “有,有!”田福点了点头。

    “为什么你会看见我从他家出去的?”

    “因,因为你,你很快就,就出来了。”

    “有多快?是刚进去说了一两句话的时间那样快吗?”

    “差,差不多!”田福点了点头。

    “大人,昨天我是拿着一幅画象去问死者:给银子她嘲讽我家主子的是不是画上的人,她说:是。我知道答案后就出去了,前前后后就是一两句话的时间!我想知道这么短的时间我又如何能逼到死者需要以死明志!”杨柳对着府尹大人义正辞严。

    “你当时是只说了一句话,你对我娘说:如果你再不出去为我家主子澄清那些谣言,小心你的命!我娘就是被你这话吓着了,她想着反正都是死,干脆以死明智好了!”

    “你既然知道你娘的想法,你为什么不拦着,由她去死?”杨柳听了他的话嗤笑道。

    “大人仵作已经验好尸了。”这时有官差进来传话。

    “传仵作!”

    仵作走了进来,跪下行了一礼。

    “钱仵作,结果如何?”府尹大人问道。

    “回大人,的确是上吊死的。”

    “娘亲,你死得好冤枉啊!我一定会将逼死你的人绳之以法的!”刑涛听了这话哭喊起来。

    晓儿看着这假到掉牙的人摇了摇头。

    “大人,我想看看那死者。”

    “睿安县主你不怕?”

    “又不是我害死的,我为什么要怕。”

    “那你去看看吧!”府尹大人心里腹诽:正常的姑娘说起死人都怕,更别说看了!睿安县主的胆子也太大了。

    晓儿来到衙门门口,想掀开白布查看。

    刑天赶紧凶巴巴地阻止道:“你这杀人凶手,你想干嘛!我娘子被你逼得悬梁上吊自尽,你还不愿放过她吗?还想她不得安宁吗?”

    “你这样将她安置在衙门门口她就安宁了?我只是想帮你找到真正的凶手!”

    “不用你假惺惺,凶手就是你!”听了晓儿的话,刑天眼神闪了闪。

    “凶手是谁,你娘子说了算!”晓儿没有错过他眼神的闪烁,心里冷笑。

    “我娘子都死了,还怎么说?都是你害的,你快认罪好让我娘子入土安息吧!”

    “我会让你娘子告诉你是谁害死他的,你不让开,就只能说明是你害死她的!”

    刑天听了这话嗤笑,心里却是不信的,他让开:“我倒要看看你如何让她告诉我!”

    晓儿掀开白布,认真地看了起来。

    好一会儿她才直起身来,回过头往衙门内走去。

    “你不是说让我娘子告诉我的吗?怎么又不让了!”

    “你且等着吧!”晓儿头也不回地走了进去。

    “大人,刑涛两父子说慌,刑夫人不是上吊自杀的,而是被自己相公杀死的。”

    在场的人听了这话一片哗然!

    “你含血喷人!”刑天在外面听了这话心虚地怒吼!

    刑涛听了这话内心掀起惊涛骇浪,她是怎么知道的,仵作都没有查出来。

    “睿安县主此话怎讲?”府尹大人听了这话也是大吃一惊。

    “睿安县主我已经看过了,那位妇人身上没有任何其它伤口,又没有中毒,而她的颈上有明显的绳索勒痕,很明显就是自己上吊而死的!”仵作见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小姑娘敢在自己面前班门弄斧,心里不满了。

    “大人请随我来!”晓儿没有理会钱仵作的话,由他做仵作,她都不知道府尹大人手底下有多少冤死错案。

    未来六皇子妃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府尹大人跟随晓儿走了出去。

    “大人,你看,妇人的颈上的确有勒痕,只是这勒痕的方向不对!如果是悬梁上吊自尽,那绳子留在颈上的勒痕是不是应该这样子向上的?”晓儿在自己的颈上比划了一下。

    府尹大人想了一下点了点头。

    “大人你看这妇人颈上的勒痕是平着向后的,很明显是被人从背后勒死了的!”

    府尹大人府下身看了一下,确是如此!

    睿安县主居然连验尸也懂,真是神了!

    围观的人听了这话都震惊了:

    “不是上吊自杀,居然是被人勒死的,天啊!这做人相公的也太狠心了!”

    “就是,勒死自己妻子,还想嫁祸给睿安县主,简直罪大恶极!”

    “我今天可算是见识了,什么叫贼喊捉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