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三百三十五章狗咬狗骨
    “就算是被人勒死的,你也不能含血喷人说是我杀的啊!这杀人得讲证据!你有什么证据!”刑天硬着脖子,尽量让自己的话听起来理直气壮。

    “咦?你的手背是怎么受伤的?”晓儿不答反问。

    刑天看了一眼自己的右手手背,有三条抓痕,他想起这是勒死那婆娘时,被她抓的,刑天本能地撒谎道:“喂猫时,被猫抓的!”

    晓儿点了点头:“所以你就弄死了那只猫!”

    “简直胡说八道!”刑天恼羞成怒。

    “大人他手上的抓痕是勒死他夫人时,被他夫人抓的!”

    “一派胡言!大人,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这是我喂猫时,被猫抓的!绝对不是我夫人抓的!”刑天找到借口,话说得就更加理直气壮了!

    “大人,请看!“晓儿指了指死者的手指:“她手指甲缝上还有一些皮肉,这分明就是她抓他相公手时留下。如果大人不信,可以对比一下死者这几只手指的指甲是否和他手上的抓痕吻合。”

    府尹大人弯下腰,低下头看了一眼那妇人的手指甲缝,果然是有一些皮肉。

    仵作听了晓儿的话赶紧跑到死者旁边,蹲下去,抓起她的手看了起来,这还真是!因为她的指甲涂了寇丹花汁,所以他刚才验尸时没有留意到!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姑娘居然懂得验尸,仵作颇为意外。

    “来人,将死者的手指甲和……”府尹大人回忆了一下状纸上写的这男人的名字,好像叫刑天。“刑天手上的抓痕对比一下看看是否吻合。”

    府尹大人也没想到睿安县主心细如发至厮!

    “就,就算我手上的抓痕是我娘子抓的,也不能证明她是我杀的。大人冤枉啊!我怎么会杀我害我娘子呢!”刑天不自觉地将手缩到身后。

    “你这是承认你手上的抓痕是你娘子抓的?那为什么刚才你要说慌?”晓儿厉声逼问道。

    “我……”

    “是因为你做贼心虚!那抓痕是你用绳子勒死你娘子时,你娘子反抗在你手上留下的!你不敢说出来,就骗我们是猫抓的!”

    府尹大人为官多年,早就练就一双火眼金睛了,看到刑天这样心虚的表现,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大人,冤枉啊!我……”刑天刚想找借口解释,晓儿却懒得听他废话,直接打断他的话:

    “无论你怎么样说,你夫人都是被你勒死的,你夫人手上留有你勒死她的证据,而你身上亦有你夫人留下的,你勒死她的证据。”晓儿一边说这话一边来到妇人的脚边,脱下她一只鞋子。

    晓儿将鞋子举起,好让大家都能看清鞋底,她接着说:“大人,他衣服上的那只白色的脚印,如果我猜得没有错的话,应该是她夫人在被他勒住颈项时,本能的作出反抗时留下的!死者这鞋底也沾有一些白石灰,如果往他身上那鞋印比一比,能对上的话,那么刑天就是杀死他夫人的凶手!他今天就是恶人先告状!”晓儿最后两句话掷地有声!

    刑天听了这话,赶紧往自己身上看去,果然,黑色的衣服上有一个白色的脚印,他平常几天都不换一次衣服惯了,他自己都没有留意到这脚印。

    他是趁那婆娘转过身,没有留意时,一条绳子套过去,将她勒死的,当时她是有挣扎和反抗的,手上的伤就是那时侯她抓的,他隐约记得那婆娘当时还踩了自己几脚,有没有踢自己他记不清了。

    刑天想伸手拍掉衣服上面的脚印,来个毁尸灭迹。

    杨柳眼疾手快地上前点了他的穴。

    晓儿将鞋子递给杨柳。

    杨柳将鞋子往他衣服上的鞋印一比:完全吻合!

    “刑天!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府尹大人怒瞪着刑天!

    不单单是他衣服上有脚印,就是他鞋面上都有被踩的痕迹,只是没有衣服上那脚印完整罢了!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

    “大人,这样的人就该砍头!自己杀人还敢诬蔑到县主身上,简直罪该万死!”有一个清和县的人刚好来帝都买东西,遇见了这事,忍不住义愤填膺的怒斥道。

    这两父子自己杀人,还要诬蔑到别人身上,简直罪大恶极,罪无可恕,就该千刀万剐!再让他们生存在这世上都是一个祸害!

    睿安县主是谁啊!睿安县主可是他们整个清和县百姓的救命恩人!这么善良的人,怎么可能杀人!

    “大人,冤枉啊,那鞋印子只是我婆娘坐在我对面吃饭时,一抬脚不小心踢上去的!”幸好他和那婆娘吃饭时,她桌子下的双脚,经常不小心踢到自己,不然他都想不到这么好的借口。

    “哦,原来你夫人吃饭喜欢背对桌子,脚还喜欢向后踢人的!”

    围观的百姓听了晓儿的话都笑了。

    “大人他身上脚印可以分辩出是脚趾部位向下,脚跟向上的,一看就知道是向后踢而不是向前踢留下的!”

    看见那脚印的人都点头说没错,一而再再而三的说慌,再笨也知道人是他杀的了!

    钱仵作觉得自己真是白当了多年仵作了,杀人犯和死者,一同在自己面前,证据还这么明显,他都还是只验出死者是上吊自杀的。

    府尹大人看了那脚印,也是点了点头:“来人,将刑天,刑涛两个人关到大牢,刑天杀害其夫人,还想诬蔑县主罪大恶极,择日问斩!刑涛是同犯!打五十大板,终身监禁!”

    刑涛听了这话害怕了,跪在地上一边磕头,一边哭道,“大人,冤枉啊,我不知道我娘亲是被我爹害死的!我是被我爹骗了,不忍心娘亲就这样死不冥目,才来告状的啊!”

    刑天听见自己的儿子,居然将责任全都推到自己身上,怒了:“你个忤逆子!明明是你说,有贵人对你说:只要将你娘杀死嫁祸给睿安县主,你就能有个大好前程,以后我想取多少房美妾都可以的!现在你居然矢口扺懒!”

    “爹,我明明是回家后才发现娘亲上吊自杀的,是你对我说睿安县主的丫鬟逼死她的!你现在这样拖我下水是想断子绝孙吗?!”最后一句话,刑涛说得有点重,目的是提醒自己的爹,将自己供出来,他就断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