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三百三十六章
    可是刑天不是死者,没有真心爱他这儿子,他本就是一个自私自利的人,他养儿子,供儿子读书,也是只是想儿子能带他过上富贵的生活罢了!

    如果要在自己和儿子中死一个人,他会毫不犹豫地将儿子推出去。

    所以这样的威胁对那妇人有用,对他却是没有用的。

    不过他们两父子都是一丘之貉,谁也不比谁好上多少就是!

    现在听了刑涛的话,刑天更是火冒三丈!如果他能动,他早就上去打一顿这白眼狼了,现在他只是呸了一声:“老子明明是被你的话骗了,才杀了那臭婆娘的,现在老子要砍头,你却还想逍遥自在?你想也不要想!请大人明察,我真的是冤枉啊!我只是帮凶,刑涛才是主谋啊!这件事都是他叫我这样做的!要砍头也是砍他的头啊!”

    刑涛听了他爹的话气得差点吐血,为什么当初设计害死的不是他爹而是他娘呢!这一刻他心里无比后悔!

    如果他娘还在,一定会将所有的事情揽下来挽救他这个儿子的!

    “大人,你不要听我爹胡说八道,他害死了我娘,还嫁害他人,如果不是我执意要报官,我娘死都不能瞑目!我还得继续和这种丧尽天良的人生活!幸好大人明察,将真凶找了出来!真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啊!”

    “你个臭小子,白眼狼,老子真是白养你一场了,你现在居然这样害老子,你……”两父子当众反脸,开始互相指控对方!

    围观的百姓听了这话简直刷新了他们的三观!

    这世上居然还有这样的儿子,这样的爹!这样的相公!不是人,简直太不是人了!

    那妇人摊上这样的儿子和相公也是倒了十八辈子大霉!真是早死早超生了!

    “事情究竟是怎么样的,你还不快快重实招来!”府尹大人无视他们的狗咬狗,重重冷哼一声!

    简直禽兽不如!

    “大人,事情不是我爹说的那样的,一直以来我爹早就想休了我娘,好再娶几房美妾了,只是一直碍于我娘外家有一个当捕头的表哥,他才不敢休了我娘!前阵子我娘在贡院门口和升平侯他们发生了争执,大概他便想到了这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就是我也是被他蒙在鼓里,毫不知情的!”

    府尹大人气得胡子翘翘!这人不见官材不流眼泪是吧!

    真当他是糊涂了!背后的贵人还没招出来呢!

    “来人,将两人关进天牢!大刑伺候!”他有的是法子让他们开口说实话!不怕他们不说,就怕他们说得太快了!没有让他们吃尽苦头,没能消他心头之火!

    为官多年,审过大大小小的命案,就从没见过这样恶毒的父子!

    “大人饶命!”

    “大人冤枉啊!”两人均凄厉地呼喊。

    可惜在场就没有一个人可怜他们!

    杀人填命,即便他们死了也是活该。

    这样恶毒的父子,死了也是便宜他们了!

    有些百姓甚至朝他们丢烂菜叶和吐口水:“我呸!什么人嘛!简直丧心病狂!”

    “大人,这种连自己娘亲和娘子都杀的人就该立刻拖去午门砍首,杀一儆百!”有位书生打扮的老人气愤地道。

    “没错,杀一儆百!杀一儆百!”

    “不对,砍头太便宜这种人了,应该千刀万剐!”

    “对!千刀万剐!”

    “千刀万剐!”

    听见百姓这样的话语,两人都吓得不敢出声了。

    贾正心里无比庆幸当时他悬崖勒马,没有给假供词,不然自己现在也是难逃一劫了!真是好险!

    牢房里

    刑天确实是听自己儿子的话才动手杀人的,当然事实也是他早就厌烦了自己的婆娘,想要换人才会杀的了。

    而背后那个要陷害睿安县主的人是谁他是真的不知道的。

    所以面对酷刑,他也只是杀猪般的哭喊着不知道。

    刑涛本着背后的人会救自己出去的心思,硬是咬紧牙关不说出口。

    可惜他有这份忠心别人却是不领情的,半夜两父子便无声无息地死在牢房了。

    而凶手不明!

    至于那个招风耳的灰衣人,也犹如石沉大海一样!

    ……

    四月份沈承耀和沈景睿又顺利考过府试,没隔多久院试也考了。

    三场试都考完了,沈际耀才放松下来。

    院试的结果出来那天,管家天未亮就派人去衙门前的张榜处守着。

    晓儿刚起床,走出屋,便见两只喜雀在一株海棠上吱吱喳喳地叫。

    晓儿笑了笑,好事要来了。

    果然没隔多久,便有下人跑着进来通报:“中了,中了!老爷和大少爷都中了!”

    管家很快便找来炮竹,在大门处,一连放了两连。

    刘氏在屋里听见了,赶紧跑出来:“都中了吗?真是谢天谢地!”

    “老爷是第几名?”晓儿笑着问道。

    “最后一名!”景睿的小厮高兴地道。

    别看这是最后一名,帝都城的秀才也不是那么容易考的!

    帝都的试卷有别于其它州县,可是最难的!

    所以他家老爷也太厉害了,只是在小时候上过几年学堂,第一次考科举便考中了!

    “少爷呢?”刘氏听见自己的相公考了最后一名也没有不高兴,能中就好!

    “少爷第一名,案首!!”小厮高兴得想跳起来了。

    老爷厉害!可是自己的少爷更加厉害!案首啊!十三岁的案首,帝都院试的案首!放眼整个闵泽皇朝也是头一份!以往院试的案首,最年轻也是十四岁,还是帝师古文渊的孙子古硕术取得的!现在自己的少爷超过他了!

    真是太让他激动了,刚才他一路从衙门门口跑回来,激动得跌了好几跤,可是他一点都不觉得痛!

    “好,好……”刘氏不停地说好。

    晓儿拿出一锭十两的银子给景睿的小厮,然后说:“告诉帐房,今天府里大喜,所有下人赏一个月的月银,老爷院里和少爷院里的赏两个月的月银!”

    小厮接过银子,行礼谢过,高兴地跑去找帐房了。

    “娘亲,哥得了案首,咱们得将准备打赏给报喜官差的荷包再封厚一点才行。”晓儿对高兴得昏了头的刘氏说。

    “对,我这就去!我亲自准备!”刘氏听了这话忙走回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