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三百三十八章
    “娘亲,文儿可是秀才老爷,这么一点赏银,赏了便赏了,再去追回来,多失礼人啊!再说那是爹赏出去的,你这样做不是让爹成了一个出尔反尔的人吗!”

    沈庄氏才不会管失礼不失礼,她只在乎银子!她见没有人愿意去追,直接哀嚎起来:“这么一点赏银?你整天就知道吃喝拉撒,不事生产!你们一天到晚只想着如何榨干爹娘的血汗!怎么不见你们拿这么一点银子给我?天啊,这日子没法过了!五两银子就这样打赏出去,这是吃我的肉……”

    蓝氏被说得脸都红了,什么不事生产,榨干爹娘的血汗!说得好像是她用了他们的银子一样。

    明明是他们自己想借自己儿子的光,来当上官家老爷和夫人才出银子供她儿子读书的!现在却反过来怪他们用了他们的银子!

    以前沈庄氏用这样胡搞蛮缠的招数对付三房时,蓝氏只觉得幸灾乐祸!

    现在三房四房的人都走了,二房也整天不见人影,只剩大房这几个月因为科举考试,回到村里,独自承受沈庄氏的母爱,蓝氏觉得是如此的难以忍受!

    沈老爷子这下更怒了,他好不容易才觉得有脸出门见人了,这老婆子又在这大喜日子,众目睽睽之下丢他的脸!

    而且她这是想弄得连大儿子也和他们离心吗?

    银子出了便出了,还不依不饶干嘛!再说银子是他打赏出去的,难道他这一家之主连用一点银子都不行了!

    不贤妻不孝子,顶趾鞋无法治!

    沈老爷子想到这里,那满腹火气,又蒸蒸日上起来。

    沈老爷扬起手一巴掌就往沈庄氏的脸上甩去!

    “啪!”

    响亮的掌掴声让大家都愣住了。

    “你再说一句话,你就滚回你庄家!别祸害我老沈家的子孙!”

    静了!每个人这一刻都静了!

    沈老爷子居然打了沈庄氏!

    沈庄氏以前对沈承耀一家如此过分,也不曾见他真正责备过沈庄氏分毫!

    没想到现在为了追回几两赏银的事就打了几十年的老妻。

    果然沈老爷子最疼爱的还是大房啊!

    不过沈庄氏早就欠打了,一些老人心里想。

    沈庄氏反应过来后,又想大闹。

    “滚!滚!你马上给我滚!”沈老爷子大吼,声嘶力竭。

    沈庄氏这下被吓住了,紧紧闭上嘴,不再出声,只是哭着跑回屋里!

    大家见此,也不好意思再留,纷纷找借口回自己的家了。

    沈老爷子也觉得心累!

    大房一家回到东厢房。

    蓝氏刚想将桌上的东西扫落地,以发泄她心中的不满。

    沈承光赶紧阻止。

    “别,这让人听到了多不好啊!”

    蓝氏甩开了沈承光抓着自己的双手:“这样的日子没法过了,我也要回帝都!”

    “娘子,我知道委屈你了,但是现在不行啊!你想想等谭大人给文儿捐了官,咱们就可以跟着去上任了。但是现在不行啊!听说这捐官前还有官员的人品审核的!要是我们现在不陪在两老身边,到时候被人说不孝怎么办?”

    “爹,难道我去任上还得带上爷奶吗?那我还不得丢脸死了!”就沈庄氏那胡搞蛮缠的性子,她一发作,自己不就成了整个衙门的笑柄。

    “这不能吧……”这事沈承光哪里说得准啊!他爹娘硬要跟着,他也没法子!早知道当初分家时就该想办法让两老跟着其它几房过!

    “他爹,你说要是我们将镇上的铺子给了二房,让二房去照顾两老,他们愿意吗,”

    “可是镇上的铺子,咱们好歹每个月还能拿一两半银子的租金!”沈承光听了却是不乐意的!

    爹娘又不是他一个人的爹娘,凭什么要他一个人养啊!

    他那些兄弟真是太不是人了!

    “只要爹和娘不跟着咱们到任上,你手上会少了那一两半银子吗?而要是娘跟着一起去……”蓝氏没有将话说全。

    不过沈承光也明白了,就沈庄氏那死命将银子往自己怀里扒拉的性子,他还有好日子过吗?

    想到这里,他心里就发毛!

    “那改日,见着老二,咱们探探他口风!”

    ……

    那天被沈庄氏弄坏了心情,沈老爷子气了几天才回过神来,沈景文中了秀才,他们家还没摆酒席庆祝呢!

    反正都过了几天了,沈老爷便拿出通胜,挑了一个好日子,到时候再大宴宾客。

    又过了一些时日,后天便是沈老爷子找出来的好日子了。

    傍晚吃过饭后,天才刚黑下来,村里很多人都到屋外乘凉。

    沈老爷子对沈承光说:“明天是集日,老大,你先去镇上买一些鸡鸭回来,后天一早就得开始杀鸡宰鸭了!至于蔬菜和猪肉,先不用买,这天气太热,放不下,大后天一早你再赶牛车去买好了!另外,你还买一些米面粮油回来!”

    沈承光心里很不乐意干这些活,可是现在家里就只有他一个年轻力壮的男丁,他再不乐意也得去干。

    老二,老三,老四都他妈的太不是人了!

    “对了,你买完东西回来,还得到村里借些桌凳和碗碟回来……还有,顺便叫村里的媳妇过来帮忙干活。”

    村里谁家有酒席要办,都是靠那些媳妇们相互帮忙干例如洗菜,煮饭,做菜等活计,不然只靠请客的人家,哪里忙得过来。

    沈老爷子向沈承光细细地交待明天要做的事。

    突然外面传来一声又一声燃放烟火的巨响。

    “今天谁家有喜事?怎么放烟火了?”

    “我听着是村头那边传来的,难道老三一家回来了吗?”

    沈老爷子听了这话怔了怔,然后便说:“出去看看吧!爹都好久没看见过烟火了。”

    两人走出家门,便发现许多人都往村头跑去。

    村头,空地上,钱管家正带着晓儿家的下人和长工一起看烟火。

    不远处放着两箩筐的烟火,有两个家丁正在点火。

    “钱管家今天是有什么好事,怎么放烟火了?”

    钱总管见许多村民都过来了,便大声道:“今天收到信件,我家主子和少爷都考中秀才了,而且少爷还是案首,这是我家小姐特意吩咐我们去买的烟火,说等到晚上放给各位乡亲看看,让大家一起乐呵乐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