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三百三十九章
    “沈家老三考中秀才了?”他不是已经是侯爷了吗?怎么还要去考科举的?”

    “你傻啊!真以为大字也不认识一个,就能当官吗?”

    “沈景睿考中案首了?沈景睿不是才十五岁的吗?这就考中秀才了!他也太厉害了!”

    “景睿那孩子三岁就整天跟在子轩屁股后面要学字,大家又不是没有看见过,这么爱读书的人,能考中有什么奇怪的!”

    “沈老三一家脑子都特好用,别人读几年,甚至十年的书都不能考中,他们读几年就考中了,真的是太了不起了!”

    “别人种了一辈子的田,也不见有人能种出一个侯爷来,沈老三不也是种出来了吗?你说他脑袋瓜子能不好使吗?”

    “你说他们家的人都是吃什么的?怎么就个顶个的聪明?”

    “吃糠咽菜啊!那时候的他们能有什么吃!一个个都像皮包骨一样,满脸菜色!我猜他们这么聪明都是饿出来的!”

    “唉,莫欺少年穷!这话不假!你们看看人家现在,简直富贵滔天了!”

    沈老爷子眼睛看着夜空中绚丽多彩的烟火,耳朵听着众人的话语,心里五味杂陈。

    这样的荣光,却是不属于他们的。

    “我家主子吩咐我在四季酒楼订几桌席面,后天希望大家能赏个脸,到我家来吃席。虽然我家主子在帝都公务缠身,赶不回来,但是石老爷子,舅老爷等人会过来帮忙招呼大家的。”

    村民听了这话,纷纷表示一定会到场。

    沈老爷子听了这话脸上僵硬无比,他一个亲爹在都没机会出来当主人招呼客人,反而让外人得了这么一份体面!

    沈老爷子心塞得不行。

    后天!老三家的管家这是想干嘛!

    明明知道后天是他们家摆酒席庆祝文儿中秀才的日子!

    现在他们是想明目张胆地抢文儿的风头吗?

    老三家的简直欺人太甚!

    “姓钱的狗奴才!后天是我家请客的日子,你改天吧!”沈承光气不过大声道。

    钱总管只当没有听见他的话,他就是故意的!不然他完全可以安排明天请客。

    “姓钱的,我和你说话呢!我叫你改日子啊!”

    “我为什么要改!”钱总管转过头来看向他,眼底闪过一丝轻蔑。

    “因为后天是我家请客的日子啊!”沈承光理直气壮地道。

    “你们有你们请,我们有我们请。凭什么要我们改?”说完不再答理他,抬头看天上的烟火。

    他觉得现在的主子就像天上的烟火一样,灿烂了他满是绝望黑暗的世界。

    村民听了都觉得钱总管的话说得对,凭什么要人改啊!

    但同一个村子的人,低头不见抬头见,大家都没将心里话说出来。

    沈承光被钱总管的话气得肝疼,他很想说,当然是因为他会抢走他们家的客人。

    但这话他到底不好意思说出口!因为这就等于让他自己亲口承认他不如老三!

    这让他说不出口!

    沈老爷子低下头,神色中也是有点不满,他轻轻地对沈承光道:“走吧!”

    隔日,两个沈家齐齐大摆筵席,晓儿家座无虚席,沈老爷子家席全虚座。

    气得沈承光当场掀翻了两张桌!这还是在蓝氏拦着之下才没有继续掀。

    心疼得沈庄氏骂了好几天,当然不是骂沈承光,是骂沈承耀他们。

    升平县发生什么事了,晓儿一家不知道。

    大雨过气,天气没有往常那般闷热。

    晓儿和上官玄逸两人正在观看新建的学堂。

    这算是帝都城义务教育试点学校。

    而且还不是国库出银子资助的,而是几位皇子一起出资捐建和资助那些有上进心的贫困学子的。

    反正就是国库没有这么多银子,大多数官员都反对现在就建这种免费学堂,以后国库足够充盈了再议!

    春天的时候,晓儿将之前狩猎得到的那棵千年银杏树交给了上官玄逸,让他想办法拿出来,然后栽在这所学校里。

    “到了秋天,满树金黄,落叶纷飞,地面就会像铺了一层金色的地毯一样,那画面一定很美,很有诗意!”晓儿看着这棵姿态优美,绿叶青葱的银杏树道。

    “我再派人去寻一棵,种在我们的府里?”这样她嫁过来后,每年都可以看见她口中的美景了。

    晓儿果断地摇了摇头:“不要!”

    “嗯?”上官玄逸牵着她的手往前行,听了这话低下头看向她。

    不是喜欢吗?为什么不要?

    “太多落叶了,会累死那些打扫的丫鬟和婆子的!”

    上官玄逸:“……”

    “你以为在府里种这么一棵大树,能有满地金黄的画面看吗?估计掉一片叶子就被扫走了!而且我也不喜欢满是落叶的家!”

    “那就不栽了。”上官玄逸想象了一下整个花园都是落叶的样子,确实不能看!

    “瑶柱和银杏果一起熬粥挺香的,可是银杏果一次不能吃太多,而且一定要熟吃,不然会中毒。而且婴儿和小孩最好是不要吃。”晓儿想起白果这一特点,不忘提醒道。

    白果吃太多会中毒!上官玄逸的眼睛微微眯了眯,握着晓儿的手也握得稍微紧了一些。

    “怎么了?”晓儿抬起头,看他。

    不会是有人利用这一点来害人吧?

    上官玄逸摇了摇头。

    这时飞来一只信鸽,落在晓儿的肩上。

    晓儿将信取下来,折开来看。

    这是升平县寄来的信件。

    沈景文中秀才了?晓儿有些意外,然后想起什么,又有些释然。

    “怎么了?”上官玄逸没有错过她脸上的惊讶和释然,开口问道。

    “沈景文中秀才了。”晓儿淡淡地开口道。

    如果只是沈景文中秀才这事,这丫头不会有这样的表情变化。

    沈景文……上官玄逸沉思了一下便问:“谭大人的弟弟娶的是谁,你知道吗?”

    他之前听小福子提起过谭大人的弟弟娶亲的事。只是当时他有事问小福子,打断了他的话,因此便岔开话题了。

    “是沈玉珠。”

    晓儿看向身边英俊的人,心思果然够慎密啊!

    “挺般配的!”上官玄逸想起某个没脑的花痴女,勾了勾嘴角,邪魅而又帅气。

    妖孽!晓儿转过头不再看他,免得昏头转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