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三百四十二章
    诬告晓儿的幕后主使者没有找出来。

    拥有招风耳的人下落不明。

    而顾厨娘的事又死无对证,究竟她为什么要这样做的原因都不知道。

    派人去查过她的身世,的确就像她对太后所言的一样。

    上官玄逸用手敲着桌面,在想着这几件事是否是同一个人做的;还有什么地方是他忽略了的。

    然而,一无所获。

    “主子,升平县的考卷送来了。”小福子的话声响起,打断了上官玄逸的思路。

    “搁着吧!”上官玄逸回过神来,示意小福子将考卷放在案桌上。

    “暗一那边有没有消息传来?”这都过了好些时日了。

    “回主子,没有,那人就像石沉大海一样。”暗一都怀疑睿安县主给的画象是不是画错人了,他几乎将全国长有招风耳的人都查了一遍,就是没有她画的那个人,小福子心想。

    不过暗一也是因为就么长时间都没有找到人发牢骚而已,却是不相信睿安县主会画错的。

    现在谁不知道睿安县主记忆力惊人的超群!凭着记忆便可将贡院门外的画面复原!

    再加之升平侯长子考中案首一事,最近好多同僚一看见升平侯便问他,他家娘子到底是给什么东西给孩子们吃的,怎么养得如此聪明?

    升平侯被问得多了,才说他们家一直吃的都是超市里精品类吃食,吃得最多的是鱼,鱼吃多了人会比较聪明。

    此话一出,整个帝都城能够吃得起的人家,家家户户几乎每顿饭的饭桌上都有鱼。

    乐得鱼贩子笑不拢嘴。

    上官玄逸适时响起的声音打断了小福子的开小差。

    “继续找,让酒吧那边的人也留意一下!还有边关那边也安排人留意一下。”上官玄逸想了想便道。

    “是。”茫茫人海要找一个刻意躲藏起来的人着实不易。

    “顺便让暗一查一下江南那边,有没有已经没落或者灭族了的顾姓富贵人家。”上官玄逸揉了揉眉心,只能扩大范围来寻找蛛丝马迹了。

    “是。”小福子从善如流的应下。

    “一个时辰后备马,下去吧!”上官玄逸又交待一句便让小福子退下了。

    “是。”小福子行礼退下。

    上官玄逸拿起考卷开始翻看起来。

    看见写得好的便挑了出来,直到看见沈景文的考卷,看了一半,他就看不下去了,什么垃圾!简直狗屁不通!

    上官玄逸接着看了下去,然后将所有答得不错的考卷挑了出来,又看了一眼升平县这一届的秀才名单。

    查找了一下答得最好的那几个人的名字,看子一下他们这次科举考试的名次,结果让他气极反笑!

    上官玄逸将答得最好的和作弊的几人的人名写了下来。

    “小福子!”

    小福子赶紧走进来,行礼:“主子。”

    上官玄逸将名单递给他,“查下这几个人!”

    “是。”小福子双手接过。

    “沈景文那边有什么动静?”

    “准备去清河县上任。”

    “上任?连官也捐了?”

    “捐了一个县丞。”

    “好!真是好极了!”一个措辞不当,胡说八道的人都能直接当官了!

    多少莘莘学子考中了举人也派不上这么好一门差事!

    “马备好了吗?”

    “回主子,备好了。”

    上官玄逸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

    ……

    “姑娘,六皇子来了。”

    这个时候?晓儿放下手中的书站了起来,迎出去。

    “上官大哥吃过饭没?”

    “没有。”他是专程过来陪她吃饭的。

    “杨柳,吩咐厨房做一份清淡的饭菜送到亭子那边。”她已经吃过了,就不再吃了。

    “已经吃过了?”

    晓儿点了点头。

    “陪我再吃一点。”

    晓儿再点了点头:“我陪着你吧。”

    只是她就不吃了。

    屋里只有两个人,上官玄逸便放开了。

    除了他自己吃饭之外,时不时又会喂上晓儿一口。

    晓儿本来是不想吃的,可是他就这样举着筷子在自己的面前,也不说话,就这样用满含笑意的眸子看着你,颇有些和你耗到天荒地老的味道。

    晓儿无耐,张嘴一口一口的吃下他喂的食物。

    本来只吃了七分饱的晓儿,这会儿华丽丽的吃撑了。

    上官玄逸也察觉自己喂得太多了,都怪那感觉太美妙了。

    不过不急在一时,日后来日方长。

    上官玄逸放下筷子,用帕子擦了擦嘴。杨柳和杨梅每人端了一盆水过来给他们净手。

    “走吧!到花园散散步,消消食。”上官玄逸率先站了起来。

    升平侯府的花园也是晓儿带着园丁亲手布置的,一墙一角都颇有心思,处处透着诗情画意。

    晚风徐徐,花香迷人。

    “沈景文院试作弊了。”上官玄逸的声音里有一丝冷蔑。

    晓儿毫不意外地点了点头:“然后呢?”

    “准备到清河县就任县丞一职。”

    “捐官了?这是不打算考举人了?”晓儿有些意外,但又觉得理所当然。

    谭大人为了他弟弟能娶上媳妇看来是下了血本了。

    “乡试哪有那么容易作弊的。”

    “也对。”

    “上官大哥打算如何处置作弊之人?这种人绝对不能姑息的!姑息就是养奸!”

    “你觉得呢?”

    “吃过糖的孩子更知道什么叫苦!”晓儿在一片玖瑰丛中停了来。

    大房一家尝过当官的滋味,再让他回到一无所日的日子,恐怕会更让他们难以忍受吧。

    不过心心念念的东西,明明触手可及,转眼便远去,这种痛苦也是很打击人的。

    反正怎么样都好!

    她在花从中找出藏在一角的剪子开始剪花。

    吃过糖的孩子更知道什么叫苦?这是先让他当几天官,偿到了甜头再拉下马吗?

    倒是与自己的想法不谋而合。

    “我来。”上官玄逸也蹲了下来,伸出手想夺过晓儿手中的剪子。

    “不用,我想亲手剪一束玫瑰送给上官大哥。”晓儿往一旁避了避。

    上官玄逸听了这话才作罢,他记得这丫头以前提过一下所有花都是有花语的,而玖瑰花的花语是代表爱情?

    “丫头,玖瑰花的花语是什么?”

    迎上上官玄逸似笑非笑的眼神,晓儿凶巴巴地道:“要不要!不要拉倒!哪来那么多花语?”

    “要,怎么敢不要。”看着晓儿恼羞成怒的样子,上官玄逸轻笑出声。

    这人也太坏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