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三百四十九章
    沈承祖看见自己的妹妹蓬头垢面,满身污臭,落难至此本来心中还起了一丝怜悯的,听了她的话,心中的怜悯之情又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但他向来木讷,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但卢氏就不一样了,她听了沈玉珠的话立马便呸了一声:“你不也是赔钱货,还是老沈家最大的赔钱货!即便是你死了我女儿还能再活一百年呢!”

    刚满月的小孩第一次抱出家门便被人咒死了便死了,真是有够晦气的!

    想到这里卢氏又连呸了几下,以除晦气!

    皇上也是的,这家都抄了,怎么就不砍头呢!真是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卢氏心里气极,忍不住想。

    “卢氏,你这贱人,居然敢咒我死!我和的拼了!”沈玉珠听了这话,将手上的糖葫芦一股子扔向卢氏的脸上。

    纵使卢氏反应过来后,便第一时间转身护着小悦儿,但距离太短了,小悦儿的小脸蛋还是被其中一根糖葫芦的竹签插到,娇嫰的脸蛋立马冒出了一滴血珠!

    小婴儿痛觉神经比较迟顿,她顿了一下,大概才反应过来被人袭击了,然后才呱呱大哭起来。

    “沈玉珠!你怎么可以打你嫂子和侄女!”沈承祖没想到自己的小妹变得如此刁蛮了。一言不合就出手了,以前她也就嘴上不饶人,可从没见她出手打人的。

    沈承祖怀中的喜儿见状吓得大哭了起来:“爹,怕怕,凶,好凶!坏人!喜儿怕怕!”

    “喜儿不怕,爹爹抱着呢,不怕!爹爹会保护喜儿,不让坏人欺负喜儿的。”沈承祖忙安抚怀中的大女儿。

    卢氏看见小女儿脸上的血珠,眼泪都出来了,她发狠地捡起地上的糖葫芦向沈玉珠扔去。

    “你个赔钱货,你说谁坏人呢!四哥,你怎么帮着一个外人,也不帮亲妹……唔……”

    沈玉珠被一串糖葫芦打到嘴巴,糖葫芦掉在地上沾满了沙尘,她嘴巴一下子便吃满了泥沙。

    “呸,呸,呸……”她赶紧将口中的沙子吐出来,“卢氏我要和你拼命!”

    沈承祖赶紧拉住沈玉珠,不许她去打卢氏!

    这时在一旁看热闹的谭夫人出来了,“非礼啊!这男人非礼我的弟媳啊!我打死你这个登徒子!我打死你!”

    谭夫人一边骂一边拿她身上的包袱往沈承祖身上打去。

    沈承祖怀中还抱着喜儿呢,他赶紧松开抓着沈玉珠的手,用一只手挡着谭夫人打过来的包袱。

    卢氏傻眼,怎么突然又多冒出了一个疯婆娘!

    沈玉珠一被沈承祖松开,便向卢氏冲去。

    卢氏怀里还抱着小悦儿呢,她也顾不上沈承祖了,她赶紧跑了起来。

    卢氏看见远处有一队巡逻的捕快,一边跑一边呼救:“救命啊!差大人,这里有两个疯婆娘追着我们打啊!救命啊!”

    “官差来了!”

    “官差来了!”

    ……

    看热闹的人一边说,一边赶紧让到一旁。

    沈玉珠也看见巡捕了,现在她一见巡捕就有如猫见老鼠一样,赶紧跑了。

    谭夫人听见官差来了,忙扯下沈承祖挂在腰间的荷包,也跑了。

    沈承祖这才松了口气,被人扯住来打,他也是第一次!

    喜儿在沈承祖怀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沈承祖忙哄她。

    卢氏指着沈玉珠和谭夫人逃跑的方向道:“官爷,她们往哪里跑了!”

    待官差追了过去卢氏才松了口气。这感觉就像打了一场仗一样,太惊险了。

    沈承祖来到卢氏身边两人齐声道:“喜儿(悦儿)没事吧?”

    两个小女娃都哭个不停。

    “大概被吓着了!”两人又齐声道。

    “赶紧去三哥家给悦儿的小脸蛋上点药,不然以后留疤就糟了。”

    沈承祖也知道女孩子的脸上留疤以后就难以找到好婆家了,忙点了点头。

    两个人再也没了刚开始的闲情逸致,都飞奔地向升平侯府跑去。

    围观的人中,有一个婆子正好看见早上升平侯府门口那一闹剧的,而这一场戏她也没有看见开头,只看见沈玉珠追着卢氏,谭夫人猛打沈承祖,官差一来她们便吓得赶紧走人。

    她忍不住拍了拍胸口:“最近疯子真多,一定要告诉老头子千万别上当了!”

    ……

    沈承祖和卢氏来到升平侯府后,刘氏见两人发发凌乱,颇为狼狈,悦儿的脸上还有一个小伤口,便问发生什么事了。然后又吩咐紫荆拿点药膏给悦儿的小脸涂涂。

    “可怜的小悦儿,第一次出街便受伤了,你爹娘也太粗心大意了!”刘氏接过卢氏怀中的悦儿哄道。

    卢氏满腹牢骚等着发泄呢,听了这话便气愤地将如何遇上沈玉珠,沈玉珠又是如何的过分的事说了出来!

    “好不容易出了月子,带悦儿出门逛逛,没想到就遇上这么晦气的事!孩子他爹的荷包都被她那嫂子抢走了。沈玉珠这次绝对是嫁给同道中人了,以前还是官夫人呢!没想到当街打人和抢荷包的事都做来!”

    刘氏听了摇了摇头:“我现在可是想明白了,凡是和大房二房相关的事准没好事!荷包抢走了便抢走了,人没事就好!”

    “倒是便宜了他们了,那荷包里还有五两多碎银呢!”卢氏想到被人打骂了一场,最后还被抢了银子,那些人拿着自己的银子大吃大喝,止不定心里多高兴呢,她心里便郁闷得不行!

    “不行,以后孩子的爹身上所带的银子,每天绝对不能超过十文钱!没得便宜了恶人!”卢氏恶狠狠地道。

    谭夫人抢了荷包后,几人租了一辆马车便直奔升平县去。

    这还是谭大人深思熟虑后的考虑!他的老家连祖屋都没有了,他们和沈承光一家是亲家,而且他还是为了帮沈景文,才被罢了官,抄了家的,不投靠沈承光投靠谁啊!

    话说沈景文只当了一个多月的县丞,便有富商,乡绅给他送了不少银子和庄子,尝到甜头的他正想着大展拳脚,顺便娶一位富家小姐做媳妇呢,没想到,美梦便醒了!一切都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