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三百五十二章
    晓儿几人摆脱了蓝月后均松了口气。

    晓儿更是想起她一声弟妹便起鸡皮疙瘩。

    不能再想,不能再想,不然她会冷死的,晓儿摇了摇头。

    “太后娘娘那是有多恨大皇子啊,给他选了这么一个大皇子妃。”卢氏在帝都待了差不多一年了,她所见过的权贵夫人和小姐,还真没见过相貌这么普通的!

    而且她一直认为作为皇子妃,那相貌绝对要貌美如花的啊!看看晓儿便知道了。

    “选大皇子妃讲究的不是外貌和性子。”阮夫人解释了一下。

    “不讲究外貌和性子讲究什么?”卢氏不明所以。

    “生辰八字。”

    “大皇子的命到底是有多硬啊?稍微好模好样的姑娘都震不住场吗?”

    听了卢氏的话几人都忍不住笑了。

    晓儿从上官玄昊那里知道一点内情,便说:“云法大师指点过大皇子,建议他最好娶一个猴年猴月猴日生的姑娘。”

    “难怪,不过那位蓝姑娘长得还真像猴子。不但是八字上符合了,连相貌也符合了,太后真的是用心良苦啊!”

    几人听了又想笑了,她们脑海中均出现了蓝月姑娘的样子,然后都颇为认同地点了点头:“还真是。”

    “这里人多嘴杂,这事还是不要再议了。”阮卫珍开口道,而且对于大皇子的话题,她本能反感。

    大家听了都点了点头。

    “既然不能登岳云楼,那咱们便回去吧。”晓儿不无惋惜地开口道。

    她今天过来的最大目的就是想上去岳云楼看看。

    刚才蓝月可是说,解完签,她便去登岳云楼,而且约她们几人一起上去。

    听了她的话,她们几个人想继续登高的心思都歇了。

    只想赶快回家,不再遇见。

    她们几人回去得早,路上比来时通畅多了。

    晓儿,刘氏和卢氏坐在一辆马车里。

    阮夫人还要去庄子一趟,她们在城外便分开了。

    马车一路顺利进城,进城后,突然间有一个男孩打筋斗云从路中间滚了过去。

    赵勇赶紧一勒马缰,马蹄才险险没踩在男孩身上。

    “杨柳去把他抓起来!”

    赵勇看着男孩快速逃跑的样子,直觉男孩子有些不对劲。

    杨柳赶紧从马车里跃了出去。

    果然马蹄刚落地,马儿便失控了,开始横冲直撞起来。

    赵勇一边控制它,不让它撞到人,一边使劲让它停下来。

    可惜它就像发疯了一样。

    百姓们见状,都纷纷尖叫躲避。

    眼看着马儿就要将一位六旬老人的摊子踩在脚下,晓儿向外射出了一根毒针,马儿立马便停下来了。

    刘氏一只手紧紧扶住马车壁,一只手拉紧卢氏,卢氏手中还抱着小悦儿呢,刘氏担心她没坐稳跌出马车外。

    直至马车停了下来,刘氏还心有余悸,久久不敢松手。

    “娘亲没事了,四婶你和娘亲待在马车里吧,我下去看看。”

    卢氏也是惊魂未定,只是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晓儿跳下马车后,许多百姓都围在一起指指点点:

    “怎么样驾马车的啊!差点死人了!”

    “可怜那两个摊子的主人了。东西都不能要了,那得亏多少银子啊!这些人哪次弄坏别人的东西会赔银子的!”

    “少说两句吧,这些人是你能得罪得起的吗?小心惹祸上身!”

    ……

    赵勇上前扶起吓得跌坐在地上的老人家。

    “老伯,你没事吧?”

    老伯摆了摆手,摇了摇头:“没事,老骨头,是这样子的,过几天就没事了!”

    晓儿也走了过来。

    她见老伯一直揉着后腰,还装作若无其事,大概是怕惹上麻烦,连实话也不敢说。

    晓儿先给老伯赔不是,递出一小瓶疗伤药丸:“老伯伯,很抱歉我家的马儿失控,害你受伤了,这瓶是疗伤药,每天早晚一颗,药吃完后,你的伤也好了。”

    老伯看着晓儿却不敢伸手去接,药能乱吃的吗,谁知道是不是毒药!

    晓儿看出他的担忧直拉倒出一粒,放进口中吞了。

    “老伯这药没毒的,你可以当众偿一颗,若是有毒,众目睽睽之下,我也跑不掉,不是吗?”

    听了这话老伯才接了过来,将信将疑地吃了一颗。

    大家都看着他不说话。

    晓儿又对被马儿弄倒两个摊子的货物做了一番评估,然后亲自赔了他们一人五两银子。

    这下两个人可是高兴了,他们全部东西卖出去也不能赚到五两银子呢!

    赵勇正在检查马儿突然不受按制的原因。

    “姑娘,你看!”赵勇从马的蹄子中间拔出一根长长人大头针。

    赵勇放在鼻端闻了闻,“有迷魂草的味道。”

    晓儿点了点头。

    这时吃过药的老伯也站了起来:“多谢小姑娘,那药真是神了,我这腰椎也没那么痛了!真是神药啊。”

    “不痛就好。”晓儿对他笑了笑。

    这时杨柳也将那男孩带回来了。

    “姑娘,抓到了!”杨柳将他带到晓儿面前,一脚踢过去,他便跪下了。

    “咦,这不是刚才翻筋斗云,差点被踩在马蹄下的男孩吗?”有个妇人认了出来。

    “为什么要在路上放大头钉,害我的马儿失控?”晓儿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她此刻释放出来的气质高贵冷艳和刚才的平易近人简直判若两人!

    就是围观的百姓都有些感到害怕。

    “我不知道你说什么!我刚才是在捡掉在地上的银子!”

    “狡辩,大头钉上有迷魂草的汁液,迷魂草香味独特而且持久留香,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报官,让官差捉走你!”

    男孩闻了闻自己的手,果然仍有一股子异香。

    真是失算了!

    他马上磕头认罪,“姑娘饶命啊!是有人给我银子让我这样做的,我家中有年迈的奶奶卧床不起,我实在是没法子才赚这黑心银子的!求姑娘看在我一片孝心的份上原谅我吧!”

    “原来是有人故意陷害这姑娘啊!这姑娘也是心善的,刚才她从马车下来,第一时间便是赔罪道歉的。”

    “那男孩也是被生活所逼……”

    ……

    百姓的议论声,晓儿没有理会。

    “你告诉我是谁指使你的,我便饶过你!”

    男孩一直低着头,听了这话一双黑溜溜的眼珠转了转。

    “我不知道他是谁,但是他有一双招风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