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三百五十三章
    又是招风耳?

    晓儿略皱眉头,“下次他再找你,你便去升平侯府告诉我!别想瞒着我干什么坏事,不然我不但不放过你,我连你卧床不起的奶奶也不放过,听懂了没?”

    晓儿的声音冷若冰霜,让跪在地下的男孩莫名打了个冷颤。

    “走吧!”晓儿挥了挥手,一副施恩的口吻。

    “多谢姑娘!”男孩听了这话磕了一下头,赶紧跑走了。

    赵勇看着跑走的男孩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

    杨柳此时已经找来了一辆马车:“姑娘,咱们回府吧。”

    晓儿点了点头,招呼刘氏她们上马车回府。

    回到府中,晓儿便将黄金巨蟒放出来,然后唤来杨柳,“告诉赵勇,让他安排一个人跟着小黄,它会带他去找上那男孩的。记住别打草惊蛇了!”

    “是。”杨柳恭敬接过晓儿手中的黄金巨蟒,眉头都不带皱一下的。

    她就知道姑娘轻易放走那男孩一定是有原因的。

    杨柳面不改色的接过黄金巨蟒看得晓儿在心中羡慕不已,杨柳的心脏果然够肥大啊,连蛇都不怕!

    “杨柳你不怕蛇吗?”晓儿很好奇,为什么不怕。

    “不怕。”杨柳看着手心的小金蛇,满眼欢喜:好可爱的小蛇,有什么好怕的!

    “那你怕什么?”蛇都不怕,应该没有什么东西她会怕吧。

    “怕人。”杨柳老实地回答。

    晓儿听了这话,默了默,竟无言反驳。

    的确,人才是最可怕的,蛇又有什么可怕呢!最可怕的是人心!

    杨柳去找到赵勇,将晓儿的话说了出来。

    “姑娘真是聪明,原来是留有后招了。”幸好他当时没有说话,以后他绝对会更加相信姑娘的。

    “小心点,那男孩不简单,狡猾着呢,我也差点就让他跑了!而且我觉得他是故意让我抓到的!”杨柳忍不住提醒道。

    “我自然知轻重!”哼!招风耳!哪来那么多招风耳!

    真以为他家姑娘年纪小,容易骗吗?

    吃过晚饭,晓儿坐在书桌旁将白天遇到男孩的相关记忆画了出来。

    刚刚放下了笔,窗外呼啸的风声四起,显然一场暴风雨要来临了。

    晓儿来到窗前,看着天空中的闪电,失神。

    太后回来后,自己的麻烦事不断。

    虽然都不算什么大事,但不胜其扰。

    而她只想过现世安稳,岁月静好的日子。

    豆大的雨滴噼里啪啦的下着,雨帘遮住了晓儿看向远方的视线,她关好窗户,回到床上躺了下来。

    上官玄逸推开窗户跳了进来。

    “谁!”晓儿一跃而起。

    “是我。”不是他,有谁能在深夜闯入她闺房。

    “上官大哥怎么总爱跳窗啊?”晓儿下了床,看着他全身湿漉漉,皱眉。

    “还没到可以光明正大进你闺房的时候。”

    晓儿:“……”

    “白天有没有受伤?”上官玄逸将晓儿从头到脚看了一遍。

    “没有,马儿很快便控制住了。”

    她走向柜子里,拿出一套衣服递给他:“刚做好的,准备过两天送你的,上官大哥先换上吧。”

    上官玄逸接了过来,然后进了内间将衣服换了下来。

    上官玄逸出来后,晓儿看了一眼衣服,刚好,便递给他一条棉巾,让他擦擦头发上的水。

    上官玄逸坐了下来,看向她。

    晓儿认命地来到他身后小心地解开他头上的束发冠,细细地为他擦起头发来。

    “今天在国佛寺遇到麻烦了?”上官玄逸的语气有些酸溜溜的。

    晓儿微侧一下头,想了想,不解他怎么酸溜溜的。

    “只是遇上未来大皇子妃罢了。”晓儿想起这位与众不同的大皇子妃便有些恶寒。

    “是赵佑威帮你解决的?”自己女人的麻烦,被其它男人帮忙解决,这感觉真不好。

    “嗯,大皇子妃的丫鬟将他领过来,准备给我们下马威的,不曾想赵公子看见我们,倒是先对我们行礼了。”

    想起大皇子妃独特人格色彩晓儿便学起舌来,只想让上官玄逸也被雷上一雷。

    上官玄逸看着晓儿古灵精怪的样子,心中只觉一天的疲惫尽退。

    帮上官玄逸重新束好发后,晓儿递给上官玄逸一张纸,上面只画着一角令牌。

    “这是我从男孩身上看到的,只露出一角,我猜应该是身份识别的令牌,便画了下来,上官大哥有没有见过?”

    上官玄逸拿起纸张看了一会儿,确定自己没有印象,便摇了摇头。

    “我没有见过,不过这应该是西月国那边的图案,我曾见过类似的。”

    “那男孩出现的时候是以筋斗云的方式出现的,杨柳将他抓回来时,也一脚将他踢跪在我面前,而这令牌只露了三分之一却没有掉出来。”

    听了这话上官玄逸的眼睛眯了一下眼。

    “我问他是谁指使的,他说他不知道是谁,只记得他长有一双招风耳。咱们一直找不到招风耳,或许他真的是西月国的人,又或许这也是一个故意陷害,毕竟鱼蚌相争,渔翁得利!”

    “丫头你觉得真相究竟是什么?”

    晓儿倒了一杯水递给上官玄逸,然后将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招风耳的确是大皇子身边的人,但,或许已经不在人世。而今天的男孩,虽然他状似不经已暴露了身份,可他不该言行和举止自相矛盾!”

    上官玄逸点了点头,没有人会将自己的同谋供出来,而供出自己的同谋又是为了什么?

    有时候太多的不经意,会成为刻意。

    想要栽赃嫁祸,手段也得高明一些。

    上官玄逸站了起来,拿起晓儿桌上的男孩图象,果然又是栩栩如生,上官玄逸心里那是一个酸啊!

    这丫头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实在是讨厌,将那么多无关紧要的男子记得那么清楚!

    “丫头,以后你每天画一幅我的画象送我吧!要不同表情的!”他要她满脑子只记得自己。

    “不要!”晓儿听了这话却是差点跳脚,上官玄逸整一个脸瘫,她哪来那么多表情的他来画!

    “我明晚过来拿!”上官玄逸留下这话便走了。

    果然人心才是最可怕的,这么为难的事,居然要她做!白瞎了自己为他做的衣服!

    老天爷怎么这么快便停雨了!应该让他再淋上一淋,直接奖那衣服毁了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