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三百五十四章
    第二天,雨过天晴,阳光懒洋洋的铺洒在这片忙碌的土地上。

    天气中的水汽一下子便蒸发完,不大一会儿便热浪扑人。

    待晓儿吃完早饭,杨柳便将昨晚赵勇找人跟踪男孩的结果说了出来。

    “男孩名叫林勇……家中的确有一位卧床不起的奶奶,两人相依为命。整晚都没有出去见其它人,也没人找上门,天亮后便去了花容月貌做工,他在那里做搬运工。”

    花容月貌那不是卖胭脂水粉的吗?他一个男子为什么会选择去花容月貌?

    “继续让人在暗中盯着!”晓儿想了想又改变了主意:“还是不用了,将派出去的人唤回来吧!调查一下花容月貌,将相关资料给我,越详细越好。”

    瞪人的事还是交给黄金巨蟒吧,更为稳妥。

    听见晓儿说不用再瞪着杨勇,杨柳也没有多问什么,恭敬地应下她的吩咐便退出去了。

    事情处理完后,晓儿见今天没什么事做,便交待丫鬟一句,她要再歇一会儿。

    然后她便躲进空间开始整理空间收获的东西。

    白天和天白那鹅蛋也不知道孵到何年何月,空间里收获的东西堆在石洞里满满的,好久没鹅帮她打理了,一切都得自力更生。

    晓儿从书房里拿出一本医书按照上面的处方,将一些药材放进加工坊,让加工坊加工一些药丸出来。

    刚做完这一动作,外面便有人敲门了,晓儿赶紧出了空间。

    杨梅在屋外的声音响起:“姑娘,太后让人传话,让你立刻进宫谨见。”

    “进来吧。”晓儿佯装刚从床上坐了起来。

    “有没有打探出太后召我进宫所谓何事?”晓儿下了床。

    “来人是太后身边的大宫女。”

    晓儿点了点头,那就是不方便打探,就算打探也探不出什么了!

    杨梅从衣柜里找了一套衣裙出来:“姑娘,穿前两天新做的这一身衣裙可以吗?”

    晓儿回过头来看了一眼这一身嫰绿色的纱裙,点了点头。

    此时虽然已是九月,但今天的天气依然热得异常,穿这一身衣服透气,而且让人看着也不会觉得气闷,反生清凉之感。

    妆扮好后,晓儿便带着杨梅杨柳进宫了。

    慈宁宫

    太后看着一身火红色宫衫,浓妆艳抹的,依然不掩皮肤幽黑的蓝月,眉心突突直跳。

    这算是哪门子的梳妆打扮!那些侍候的人是死了吗?

    宫殿本来就到处浓色重彩,慈宁宫四处都放有冰盆降温,但是自从这位未来大皇子妃来后,太后娘娘觉得原本还算清凉的慈宁宫,一下子热上了一个新高度。

    “太后娘娘,这是臣女亲手泡的茶,请趁热喝。”蓝月在茶几上亲自泡茶,以表孝心。

    太后娘娘本来已经觉得有点躁热,听了这话,心中更是火气横生,她没好气道:“搁着吧。”

    趁热喝?天气这么热还趁热喝,她还不很出一身汗?

    真是一点眼色也没有!

    想到这里,太后又有些犹豫了,让自己的大皇孙娶这么一位拧不清的大皇子妃,这日后赌心的日子会不会太多了一些?

    难道云法大师的话也有不准的时候?

    “太后娘娘,睿安县主到。”太后的思绪被宫女的声音打断。

    “请进来吧!”太后被眼前的人赌心得有气无力地开口道。

    晓儿踩着莲步,出现在太后面前,太后总算有一种春风拂面的清凉感。

    晓儿行过礼后,太后忙招呼她坐到自己身边。

    晓儿心里有些诧异,太后对自己似乎太过热情了一些。

    蓝月现在还不是大皇子妃,她对晓儿行了一礼,待晓儿坐下后,她才重新坐下。

    可是她一见自己的位置和太后的位置如隔九洲般远,而睿安县主和太后却近在咫尺,她便开口道:“桂嬷嬷,请将我的凳子也移到太后娘娘身边吧,我好给太后娘娘尽孝。”

    桂嬷嬷看了一眼太后娘娘。

    太后只觉得刚下去的躁热又死灰复燃了,这下她脸色更不好了,语气严厉:“好好坐着别动!”

    太后转过头来对晓儿开门见山地说:“睿安县主哀家听六皇子说,执信学院的女夫子是由你负责招聘的?”

    执信学院分男学和女学,男学那边狄绍维负责,女学这边晓儿负责。

    晓儿点了点头,心里却在想不会是想让蓝月进去当夫子吧,那不是误人子弟吗?

    “然慧那孩子琴艺还不错,她听说执信学院想招女夫子,她也想去试试。只是她刚随我从江南回来不久,和你素没交情,不好意思上门找你,我知晓后便说代她问问你的意思。”

    长公主之女?印象还算不错。只是琴技,执信学院并没有设这个课程啊。

    “回太后娘娘,执信学院并没有设琴技这一课程。”晓儿老实地回道。

    “琴技课都没有,那姑娘们去执信学院学什么啊?”太后娘娘皱眉,这睿安县主又不像是找借口推托的样子。

    再说这事一查便知道,她没必要现在撒谎。

    “回太后娘娘,女学那边的课程有:农课,厨艺,药理,女红,还有文课和算术。执信学院是百姓子弟的免费启蒙学院,只对穷苦人家开放,而且只教一些基本生存本领,像琴技这种怡养性情的学问是不教的。”

    太后听了这话,点了点头,要是只教穷苦人家的孩子,那的确不需要教琴技。

    太后想起她在民间见过的穷苦百姓孩子。身上的衣裳多数都是脏兮兮的,鼻孔永远流着两条鼻涕虫,慧丫头恐怕也受不了,去当女夫子?还是不要了吧。

    “没有琴技课那便算了,那丫头也就琴技拿得出手。”

    躲在内室的傅然慧听了跺了跺脚,她什么时候只有琴技拿得出手了!太后是靠不住了,她忍不住走了出来:“睿安县主,我不仅仅懂琴技,女红我也会。”

    晓儿见她从屏风后出来也没有意外,她听了这话却看向太后。

    太后娘娘皱眉:“慧儿别胡闹!”

    傅然慧才不管,昊表哥可是在那里担任男学药理夫子,她怎么样也得进去女学当一名夫子!这样才能近水楼台先得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