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三百五十五章
    傅然慧夺过太后手中的帕子递给晓儿毛遂自荐起来:“睿安县主这帕子是我亲手绣的,你看看我的绣功怎么样?”

    被抢去帕子的太后娘娘,哭笑不得地看了一眼傅然慧,罢了,反正到时候派个丫鬟去上课也行,她便去挂个名,拿点好名声吧。

    执信学院是慈善学院,这种为百姓做善事,能有个好名声的职务,谁不愿意去挂个名,只是亲自去教的,估计没几人,太后心想。

    晓儿接过傅然慧递过来的帕子点了点头:“郡主的女红自是不凡的。学院十月便开学,在此之前,郡主便先将教案备好吧。”

    “教案?什么教案?”傅然惘然。

    “这一时半刻我也解释不清楚,我随后命人给郡主送一份教案过去,郡主你看过后便明了。”

    “好的,谢谢睿安县主。不过不用你送,我明天去升平侯府找你吧!”傅然慧高兴地应下。

    晓儿点了点头。

    蓝月听了半天,心下也计较了一番便开口道:“睿安县主,我去当文课夫子。”

    给免费书院当夫子,这是为百姓做好事,作为大皇子妃,她得为自己的夫君做点善事,让他在百姓中有个好名声,而且这样也才彰显她具备母仪天下的风范!

    这话蓝月说得可不客气!

    只是!

    她去当文课夫子?太后和晓儿难得心有灵犀,均想到四个字:误人子弟。

    “蓝姑娘,实在抱歉,除了女红的夫子,其它课程的夫子均已经请到夫子了。”晓儿果断婉拒。

    “请谁了?睿安县主将她辞退不就行了!就凭咱俩的关系,睿安县主你不会不帮我吧!”

    咱俩有什么关系?晓儿莫名的想起了在国佛寺时她的那一声弟妹。

    晓儿感觉自己又被雷了一下,宛如惨遭电击。

    “蓝姑娘,实在抱歉,言必信,行必果是我为人处世的原则,既然答应了其它姑娘,自然不能随便便辞退了。”

    “太后娘娘~,你帮臣女求求情嘛,臣女好歹是你亲自赐婚的大皇子妃。”蓝月嗲着声音转向太后,想让她开口为自己说话。

    而她亦没有将话说会,但在座的人都明白了她的意思了。

    她好歹是太后娘娘亲自赐婚的大皇子妃,睿安县主当着太后的面,拒绝她的要求,不就是不给太后面子吗?

    太后听了这话脸色沉了沉:“好好说话!”声音嗲成这样不恶心吗?

    虽然这大孙媳妇是个拧不清的,但是她到底是自己的人,俗话说得好,不看僧面看佛面,睿安县主这样毫不犹豫的拒绝,不就是下她脸子吗。

    “蓝姑娘,其实当夫子并不适合现在的你,你很快就和大皇子成亲了,那么多事情要忙,又怎么有时间上课,对吧。”晓儿看太后的脸色一变,便知她成功被挑拨了,她赶紧在太后开口前,提醒她,蓝月这个未来大皇子妃再不学习一点基本的礼仪,大皇子大婚时,丢的可是皇家的脸。

    皇子成亲,那礼节不是一般的繁琐,而且不能出差错。

    太后听了这话果然想到此处了:“蓝月你还是跟着桂嬷嬷学习一下规矩吧,婚事为重。”

    如果不是你八字好,哀家真想让八将你丢出皇城!

    “太后娘娘,臣女的规矩学得可好了,大婚之时一定不会出差错的。太后娘娘放心吧,我还是想去当夫子。”

    傅然慧听了她的话忍不住算笑了:“蓝姑娘,就你说话这会儿,你的屁股就动了三次,从我出来那会儿到现在,你动来动去不下三十次,这就是你说的规矩好?”

    太后听了这话脸更黑了,“好好跟着嬷嬷学规矩,大婚时若是出了一点差错,可别怪哀家当场退婚!”

    蓝月听了这话才怕了。她看了一眼晓儿,大家明明都是未来的皇妃,为什么她就不用学?

    “太后娘娘,睿安县主不也是未来的六皇子妃吗?这规矩她也要学吧?要不咱们两一起学?”

    “蓝姑娘,睿安县主的规矩是所有世家的千金里做得最好的,请问她还需要学什么!让她和你一起学,不如让她教你什么是规矩!”傅然慧摇了摇头,真是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

    “好啊,既然睿安县主的规矩这样好,那便让睿安县主教我好了。郡主这提议实在太好了。”蓝月点了点头,应下傅然慧的话。

    傅然慧:“……”

    太后看了一眼晓儿,在考虑这事的可行性。

    晓儿听了这话吓得差点喷口水,她赶紧正了正神色:

    “太后娘娘,这恐怕不妥吧,我比蓝姑娘的年纪小,若是由我来教蓝姑娘的规矩,这本就不合规矩啊!”

    太后听了这话点了点头,的确不适合,六皇子妃教大皇子妃规矩?这要是传出去皇家的脸子还有剩吗?

    这蓝月不仅人上不得台面,连考虑的事情也上不得台面。害得自己差点上了她的当!

    真是可怜她的大皇孙了,不行!她得为大皇孙再选两名侧妃,关键时刻好歹也有人能撑得起场面。

    想到这里太后没有心思再管她们了,于是开口道:

    “蓝月还是由宫中嬷嬷来教导规矩吧!你们都退下吧,哀家有些累了。”

    晓儿松了口气,教蓝月规矩?这吃力不讨好的事她才不做。

    三人一起跪安,往宫外走去。

    因为有蓝月在,晓儿不想说话,只静静走着。

    傅然慧刚才差点闯了祸给晓儿带来麻烦,有蓝月在,她也不想开口说话。

    这人是不知客气为何物,什么无理要求都敢提的。

    出了宫门,傅然惠再次提起明天去升平侯府找晓儿的事。

    晓儿屈膝行礼道:“晓儿恭侍郡主大驾光临!”

    傅然慧忍不住笑了:“调皮!”

    蓝月也想走进两人的圈子便开口道:“睿安县主,明日我也上贵府唠叨唠叨。”

    晓儿:我可以拒绝吗?

    傅然慧:“蓝姑娘,你不用在家等着太后娘娘派过去的嬷嬷吗?”

    “不就是一个奴才吗?难道还要我这个主子等她?她到了,我不在家,她便等着呗!”

    “回家问问你娘,你该不该在家等着吧!”丢下这话,傅然慧对晓儿说了一声告辞,便上了公主府的马车。

    晓儿也上了马车离去。

    留下一脸懵逼的蓝月,不明白自己说错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