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三百五十七章
    “老板,这本书我放在这里,你看看有没有学子愿意抄,我出三百文一本。”

    三百文一本,老板听了一惊,什么书这么贵?

    平常的书,抄一本,给五十文就足够了。

    老板接了过来,打开一看,有图有字,字美,插图更美,栩栩如生,活灵活现。

    三百文一本,他可以从中赚一百文,老板笑眯眯地想。

    ……

    晓儿从书斋里出来后,便去了斜对面的四季酒楼她的专属包间。

    今天她出门除了拿教科书出来书店找人抄,顺便找几本医书外,还因为傅然慧约了她在此见面。

    晓儿坐在临窗的位置,看着下面的车水马龙,人生百态。

    突然一个眼熟的身影走进了书斋,引起了她的注意。

    没隔一会儿,那人便抱着一堆纸笔走了出来。

    晓儿看得分明,他手中除了那些纸笔,分明还有她刚才送去书斋的书。

    原来是他!

    那人似乎察觉到有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抬起头,与晓儿的视线对上。

    晓儿扬起唇,对他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那人便像老鼠见猫一样,赶紧跑了。

    晓儿的笑容更大了,然后她做了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动作,直接从二楼的窗户跳了下去,引来了几声惊呼。

    “有人跳楼啊!”

    ……

    杨柳,杨梅惊得胆都差点从喉咙跳出来,赶紧跟着跳下去。

    上官玄逸和上官玄骏刚从四季酒楼出来,见有人从二楼跳了下来,均看了过去。

    上官玄逸看清是谁后,脸都黑了。

    上官玄骏张大嘴巴:嫂子威武。

    然而更让上官玄逸脸黑的是,晓儿眼尾都没扫他一下,直奔其它男子而去。

    傅然慧刚下马车,也将刚才那幕看在眼里,然后满眼星光,睿安县主太厉害了!

    杨勇听到惊呼声,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刚好看见晓儿着地的画面,接着杨柳杨梅便跳了下来,然后他呆住了。

    她不是睿安县主吗?怎么这么彪悍!这是女侍卫吧!睿安县主和女侍卫一样好身手?

    晓儿趁他愣神之际,来到他身边:“小白脸,别来无恙!怎么见着姐就跑?又做什么亏心事了?”

    小白脸?是在喊自己吗?呸,她才小白脸!她全家族的人都是小白脸!

    杨勇心是这样想,脸上却一副被吓得不轻的表情:“姑娘,那天我不是说了,我不知道那人是谁!而且那人也没有再来找我!”

    “这就是害你那天马儿失控的人?”上官玄逸来到晓儿身边,心中怒火腾腾。

    上官玄骏跟在上官玄逸身后,准备看热闹,实在是因为好少机会看见六皇弟如此有人气。

    杨柳杨梅也跑了过来,看见晓儿既没缺皮又没少肉,总算放下心来。

    “可不就是他!”

    上官玄逸一脚便将杨勇踹了出去。

    晓儿赶紧拉住上官玄逸,这人还有用,可别踹坏了!

    杨勇借此力道让自己飞出更远,然后赶紧转身逃跑。

    果然好奇心旺盛会害死一只猫!不对,自己不是猫,是会害死人!

    莫名其妙被人踹了一脚,他记住了!哼!

    “小白脸,你有情况记得告诉我啊!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晓儿对着他的背影喊了一句。

    小白脸你娘!杨勇逃跑中不忘摸了摸自己的脸。

    “晓儿你刚才从二楼跳下来的姿势太英俊了!”傅然慧走过来拉住晓儿的手兴奋地赞道。

    大姐,你可不可以别提起这事啊!晓儿下意识看向上官玄逸,果然脸又臭了。

    “跟我来!”上官玄逸的脸又黑又臭丢下一句话径直往四季酒楼走去。

    “上官大哥,郡主约了我去逛布庄!我就不跟你去了!”晓儿抱紧傅然慧的手臂。

    “不是,我可以改天……”傅然慧对上比自己年纪只小了几天的表弟的眼神,莫名心慌。

    晓儿微拉下傅然慧的身子,捂住她的嘴:“失陪了两位皇子,我们赶时间。”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说完这话晓儿使劲拉着傅然慧上了她的马车。

    上官玄逸对跟在晓儿后面跳窗的杨柳杨梅说:“还不跟上。”

    “是。”杨柳杨梅赶紧上了赵勇的马车追去。

    “就这样放过那丫头?”上官玄骏满脸失望。

    “不然呢,继续让你看热闹吗?”上官玄逸翻身上了小福子牵过来的马,直奔升平侯府而去。

    上官玄骏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有这么明显吗?

    晓儿和傅然慧直接去了布庄,傅然慧改口便道:“掌柜的,将最好的布拿出来。”

    “好的,两位姑娘请稍等。”

    “等等,掌柜将最便宜的布拿出来,不用最贵的。”

    傅然慧看向晓儿:“为什么要买最便宜的?放心,就那么一些人练手的布料我还是出得起银子的。”

    果然是不知世间艰难困苦的郡主,练手的料子都要最好的,那得多败家啊!

    再说拿去学院教小孩刺绣,用来学习的一块布料,就比他们身上穿的一整套衣服都贵,这是想去炫富还是想让他们仇富啊!不带这样打击人的。

    “郡主咱们的学生是穷苦百姓家的孩子,如果学习刺绣的面料,比她们身上穿的面料要好上无数倍,甚至是她们见都没见过的,你让她们心里怎么想?”

    “我只是想着将好的东西给我的学生,倒没想太多。”经晓儿一提点,傅然慧便明白了。

    “掌柜的,拿最便宜的棉布出来吧,还有最普通的丝线和绣花针。”

    “好的,两位姑娘请到雅间坐下来喝茶,稍等片刻。”然后他便吩咐小二去拿布。

    他做这行,早就练就一双火眼金睛了,两人身上的衣裳无论从款式,做工和布料均是一等一的好,即使她们要最差的面料,他也不敢怠慢。

    而且听她们的对话,应该是为执信学院准备教材用的,想来这两位都是执信学院的女夫子。

    听说执信学院的女夫子,每个家世背景均不一般,掌柜的想了一下便道:“两位姑娘,我这铺子里有一些陈年旧货,有些退色,有些受潮,若是用来做练手的话,我觉得还是可以的,你们要的话,我也可以便宜卖给你们,这样我也能清空库存,怎么样。”

    晓儿和傅然慧相互对视一眼,觉得可行,便点了点头。

    买好布料和丝线后,两人便各自回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