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三百六十四章
    尽管晓儿反应得快,避开了那人伸出来的脚,但她手上端着的那两碗开水还是因为她的大动作,身体失去了本来维持的平衡,漾了一些出来。

    滚烫的开水一下溅在晓儿的双手上,因为吃痛,晓儿将右手上的那碗水丢了出去,正好砸在伸出的那条腿上。

    热水透过衣物,烫在皮肤上,痛得何伟跳了起来,他一边抖动着那条裤腿,让温度快点降下来,一边怒嚎:“臭小子,你好大的狗胆,连老子也敢烫!”

    晓儿一边给自己的手背呼气,一边看着在自己面前痛得蹦蹦跳跳的人,满脸无辜地开口:“啊,烫到你了?抱歉啊,刚才我走过,你突然将脚伸出来。我为了躲避你的脚,身体失去了平衡,碗上的开水溅了一些出来,烫到了我的手。我手背一吃痛,便忍不住将碗丢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如果你的脚不突然伸出来,就绝对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所以你这是咎由自取!

    “你别含血喷人,我什么时候将脚伸出去了,是你自己故意将碗扔在我脚上!”何伟腿上传来火辣辣的痛,让他恨不得将晓儿杀了,他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于是他举起拳头准备向晓儿挥去。

    晓儿佯装害怕,举起右手挡住脸部,左手上的那碗水又状似不经意的泼了过去,然后两只手,抱住头:“不要打我!”

    晓儿说完便跑了起来。

    “啊!我要杀了你!”又被烫到的何伟不顾吃痛,追着晓儿来打。

    晓儿赶紧跑开,边跑边呼救道:“救命啊!杀人啊!”

    林虎拉住了何伟,“他一个毛头小子,什么也不懂,你和他计较什么。”

    “你放开我,他就是故意泼我热水。”何伟身上,腿上的痛,让他怒红了双眼。

    上官玄骏冷硬着一张脸走了过来,身后跟着一副看好戏模样的上官玄昊。

    “将军,救命!”晓儿跑到了他们两人身后。

    何伟见这么一点小事引来了上官玄骏,脸色白了白:“将军,是这小子故意将热水泼在我身上,我才……”

    “五十军杖!然后滚回家去!”上官玄骏打断了他的话。

    “将军冤枉啊!明明是他……”

    “一百军杖!”上官玄骏看着他满眼不屑。

    何伟从他的眼神中,知道刚才自己的小动作一定是被他看见了。

    于是他赶紧跪了下来,磕头道:“将军饶命,我知道错了,你不要赶我回家。将军,我家中父母,妻儿还等着我这每个月的军响生活的。”

    “我的军中不要搅屎棍!”上官玄骏给了他的副将一个眼神,便有人上前将何伟架下去,领军杖了。

    军中,队伍中,需要的是团结友爱,而不是暗算。

    一个人就因为小小的事便心存怨恨报复自己的队友!这样的士兵如何能留!

    战场上士兵们正面面敌,后背是留给自己的队友保护的,而不是捅刀的!

    他的兵里,绝对不能留这样的害虫!

    景睿刚才去河水挑水,现在才回来,见何伟被罚军杖,便问晓儿发生什么事了。

    晓儿便简单解释了一下。

    “你的手没事吧?”景睿拿起晓儿的双手查看,两只手附近都起水泡了,右手甚至损皮了。

    景睿心里又心疼又内疚,都是他没照顾好妹妹。

    “我帮你上药。”景睿身上带有晓儿给的伤药,倒了一粒出来,捏碎,洒在伤口上。

    “没事,就看着严重点,其实也不是很痛。”晓儿笑着安慰道。

    景睿听了这话却是不信的,这样都不痛,哪怎么样才痛。

    上官玄昊和上官玄骏均看向晓儿的手,居然这么严重?

    不痛吗?这丫头从烫伤到现在,眉头都不见她皱一下。

    现在上官玄骏倒是相信上官玄昊的话了,这丫头倒是个能隐忍的。

    上官玄昊忍不住骂道:“你这丫,小子是傻的吗?都看见他故意伸脚绊你了,你就应该直接踩在他的脚上,然后将两碗开水倒下去,为什么还让那水烫伤自己,我就没见过像你这么蠢的人!”

    即便她当场将人杀了,她也有人护着,她客气什么!

    气死他了!

    上官玄昊想到等到了西北,上官玄逸知道了此事,自己绝对皮肉都痛!

    早知他就不跟着来了!

    在场听了上官玄昊这话的士兵均呆了,这谁也太狠了吧!

    晓儿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领教了,下次会的。”

    只是这样做的话,她就从有理变无理了。

    上官玄骏白了一眼上官玄昊。

    “现在开始你们两个跟在我身后。”上官玄骏丢下这话,便大步流星地离开了。

    既然改变不了事实,自己的弟媳,当然得帮忙护着了。

    话说,上官玄逸的拳头的确很硬,听说这两年又进步了,自己不知道还打不打得过啊!

    他就知道带着女人上战场,好事没有,麻烦就不断!

    第一天就弄了这么一出,路途还长着呢!

    上官玄骏想到这里很想立马遇上几个西月国的士兵,好让他解解满身的烦躁!

    其它士兵听了这话,更是惊得下巴都快掉地上,然后便是各种的羡慕。

    新来的两个小兵,怎么就入了将军的眼!

    晓儿和景睿忙点头应是。

    定远将军看了晓儿一眼,不明白六皇子怎么亲自出头了。

    难道这小伙子是哪个皇亲国戚的孩子,专门带到军营来锻炼的吗?

    想来就是,二皇子对那小子也是有些不同的。不对,是明显熟念!

    想到这,定远将军便不放在心上了,两个毛头小子,还不足为惧。

    然后他又将目光放在何伟身上,这样睚眦必报的人,有时候也挺好用的。

    接下来的行程,晓儿和景睿终于过上了马上的生活了。

    天知道,走了一天的路,晓儿娇嫩的小脚已经磨出了几个水泡了。

    只不过她向来能忍,所以没人发觉。

    而这些小伤小痛,她也不在意,她转个身就能让它好了。

    天公作美,一共赶了十来天的路也不曾有雨。

    这一夜,风声四起,树林沙沙作响,枯黄的树叶纷纷往下掉。

    而提早几天出发的粮草队伍,将要在明天路过密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