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三百七十七章(为舵主加更)
    将西月国的士兵打到主动投降,落荒而逃,这还是多年来第一回。

    以往多是打成平手,谁也占不了谁的大便宜。

    当然除了数月前排兵布阵图泄露了的那一次。

    这一夜,军营里的不当值士兵们,大口吃肉,大口喝酒以示庆祝。

    定远将军(杨勇)更是比任何人都要喝得更加痛快。

    “大将军今天那一役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们不战而胜了?”有一个士兵想了半天都没想明白,那一战到底是如何胜利的,于是便直接开口求解释。

    厉大将军听了这话也不知道如何回答,就是他也是一头雾水,脑子都是迷迷茫茫的,但是他知道一定和六皇子有关,于是他看向上官玄逸:“六皇子,末将也不明白,那灵蛇阵怎么会临阵倒戈了?”

    杨勇听了这话倒酒的速度慢了慢。

    上官玄逸是不可能将晓儿的事说出来的,他淡淡地开口道:“对于灵蛇阵,我比对方知道得多了一点。”

    他知道有一条蛇王是那丫头的宠物,还是找自己上门的宠物。

    说完这话,他便不再解释了。

    大家听了这话也没有再问,多了的那一点究竟是什么。

    灵蛇阵是上古邪阵,一直都是以神秘著称的,这样的阵法自然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的,大家认为六皇子不再解释很合理。

    原来西月国懂得的只是不全的灵蛇阵,所以这下踢到铁板了吧!

    哼!简直鲁班门前弄大斧,不自量力。

    传说六皇子文才武德,果然这传说名不虚传。

    杨勇听了这话又喝下一大碗酒。

    士兵们见他喝得豪爽,更是不停对他劝酒。

    他也是高兴得来者不拒。

    最后,醉得不醒人事的他被人抬回去帐篷内呼呼大睡了。

    半夜的时候,天空开始下起了雪喝了一晚上酒的士兵们浑然不觉冷,都呼呼大睡起来。

    杨勇从榻上坐了起来,换上夜行衣,避开巡逻的士兵,身影迅速消失在黑暗中。

    他来到边城一个小镇的某处农宅,他直接跃上墙,跳了进去。

    这一夜,他在这座宅子里的地下书房里等了半个晚上,等监视他的那个人出现。

    然而并没有一个人影出现过,甚至靠近过这宅子。

    难道是自己的直觉错了?

    这一次出征,从睿安县主和其兄随军后一切便失去了他的控制。

    睿安县主,巫师要除的人果然不一般。

    自己大概是从主动招惹上她的那一刻暴露了。

    至于他为什么知道晓儿的身份,就六皇子对晓儿那般的特别照顾,他还猜不到她的身份,他就不可能活到现在了。

    不能再回军营了!

    虽然找不到蛛丝马迹,但杨勇相信自己的直觉。

    第二日杨勇扮成一个行商,随着百姓们排队准备出城回西月国。

    杨勇出城出奇的顺利,这让他怀疑他是不是想太多了。

    走到闵泽国的边境,一个身穿银白色长袍的年轻男子,正陪着一个姑娘坐在河边钓鱼。

    听见马蹄声,那位姑娘回过头来微皱眉头看着他埋怨道:“定远将军,你来得真不是时候,将我的鱼都吓跑了!”

    果然!自己的易容被识破了!

    “六皇子和睿安县主好兴致,天寒地冻的在这里钓鱼,有鱼钓吗?”

    “有啊!刚来了一条大鱼!”晓儿意有所指。

    昨晚杨勇的离开,她本来以为他是去见什么人的。

    可是没有,黄金巨蟒告诉她,他一个人在密室里坐了半宵!什么都没有做。

    她便知道他怀疑自己已经被识破了!他故意等在那里,等监视他的人出现。

    今天一早真的定远将军出现在军中,她便知道他不会再回军营了。

    于是她便和上官大哥在这里等他了。

    这人惹出了这么多麻烦事后就想拍拍屁股走人,怎么可能!

    “杨勇,你做这么多事是想为李丞相报仇?”

    “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她是怎样知道自己和李丞相的关系的?杨勇的表情闪过一丝诧异,不过很快便被他掩饰了。

    但晓儿没有错过那一闪而逝的表情,这就更加证实了她的猜测了。

    “一个连姓都不赐给你的爹,你做这一切值得么?”晓儿没有理会他的否认继续道:“有一个闵泽国丞相大人的爹和有一个西月国公主的娘,那感觉如何?那样的童年一定不好过吧!”

    晓儿这话一出,杨勇的震惊再也掩饰不住。

    这事在这个世上除了可汗就连腾敏也不知道,她是如何知道的?!

    晓儿是如何知道的,这还要得益于她在沙漠里见过那位西月国二皇子。

    腾格的眼睛和杨勇的非常相似,但杨勇的眉毛比较秀气,眼睫毛也比较长。

    腾格的眉毛粗旷,眼睫毛比较短,不细看是不会觉得两人的眼睛相似的。

    但晓儿曾下过苦功夫画人像,所以一眼便看出来了。

    就连他们的眼珠均是带有一点棕色的。

    “我不知道你在胡说什么!”他略微扬高声量,掩饰自己的失态。

    这就显得有点欲盖弥彰了。

    童年的往事是他不愿揭开的阴暗,他周身用冷漠包裏住自己,毅然越过他们便想离开。

    晓儿已经从他的表情中证实了自己的猜测,便不再问下去了。

    “想走,那谁为那死去的三万士兵陪葬?”上官玄逸拦住了他的去路。

    杨勇这次倒不否认了,他不屑地看了上官玄逸一眼:“我想走,就凭你也想拦我?不自量力!”

    上官玄逸没有说话,他不会高估自己,也不会低估别人,他直接朝他出手。

    高手过招,总是让人眼花缭乱。

    风轻和风扬来到了晓儿身边,将她保护起来,以防有人狗急跳墙,用她来威胁自己的主子。

    杨勇的武功很高,几乎和上官玄逸不相上下。

    两人交手一百多招后,杨勇渐渐地便落了下风。

    他震惊于上官玄逸的武艺的高强,也他知道就样下去不行,便从怀里掏出一个烟雾弹向上官玄逸扔过去。

    然后他便纵身跳下河了。

    上官玄逸避开那烟雾弹,烟雾弹接触到地面的瞬间便炸开了。

    黄色的烟雾瞬间遮挡住了他的视线。

    待烟雾散去,视线清晰,杨勇的身影正消失在他们的视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