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三百七十八章
    杨勇逃跑了,说不遗憾是假的,但是杨勇是一个身份尴尬的人。

    这次西月国最终不得不弃械投降,有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他办事不力。

    背着这样一个枷锁的他回到西月国也得不到什么好的礼待。

    经过两次大战均是大败的西月国,已经再也承受不起任何大战,此时的他们需要的是休养生息。

    但是在贫瘠之地上生活的人,休养生息也是一种奢侈。

    总之,这几年内,西月国不足为患。

    至于降书和一些割地赔款等不平等条约的签订,有厉大将军在就足以应付了。

    明天,晓儿和上官玄逸他们准备启程回帝都。

    晓儿回到自己的帐篷内,便发现自己原来放在桌上的梳子被人动过了。

    她的枕头也被人动过了!

    对于一个记忆力超群的人来说,她是不可能忘记这个她每晚回来睡的空间那些物品本来的样子的。

    帐篷内什么东西都没有少。

    晓儿走到床榻边,她的枕头已经没有了她早上起床时,睡过的痕迹。

    是谁进来过?他要找什么东西?

    自己一个小小的士兵,好吧,士兵也不算,士兵还可以上阵杀敌!她只是上官玄逸的小厮,一个小厮的帐篷内有什么值得人惦记的?

    这屋子里只有梳子和枕头被人动过,其它东西都没动。那人要找的是?

    头发!那人找自己的头发!

    想到这里晓儿立马走了出去,问附近值班的守卫:“你今天有没有看见谁进过我的帐内。”

    “姚兵进去找过你。”守卫想了想便道。

    晓儿点了点头。

    姚兵是定远将军的亲信,那他拿自己的头发是送去西月国?

    偷走头发,在这个时代总不会是拿去验dna的。

    那便只剩下作妖法了。

    上官玄逸的大帐篷就在晓儿的旁边,晓儿的动静他也听见了。

    他走了出来问晓儿:“怎么了?”

    晓儿摇了摇头。

    如果此刻她说她枕头上的头发不见,那么定然会被这些侍兵认为她小题大做的,没事找事的。

    上官玄逸见状便说:“我睡不着,你进来陪我下盘棋吧。”

    晓儿点了点头。

    两人一前一后走了进去。

    “是丢什么东西了?”上官玄逸直接开口问道。

    “我的梳子和枕头被人动过了,上面有我的头发。”

    上官玄逸听了这话脸色凝重起来。传闻西月国的巫师能够用发肤起坛作法,夺人性命。

    只是这种做法很损阳寿和修为,巫师一般都不会做的。

    “风轻!”

    “主子!县主!”风轻走了进来行礼。

    “去将定远将军和姚兵绑了!严刑拷打!问出睿安县主头发的下落。”上官玄逸的声音里透着丝丝冰霜。

    睿安县主头发的下落?

    “是。”风轻虽然有些诧异,但他二话不说就应下,赶紧下去了。

    晓儿想起还在西月国监视杨勇的黄金巨蟒,忙用意念联系它。

    “小黄,我枕头上的头发,不见了,你在那边能够找到吗?”

    “主人稍等,我找找看看。”主子的头发也有主子的气息,它自然是能辨别出来的。

    “好。”

    晓儿和黄金巨蟒沟通完了后,她的头便剧烈地痛起来。

    她忍不住抱住头,蹲了下来。

    “丫头?!”上官玄逸赶紧上前,将她抱在怀里。

    “丫头,你怎么了?”上官玄逸看着晓儿抱着头,痛不欲生的样子焦急地问道。

    “我的头好痛!”晓儿忍不住用双手去捶打自己的头。

    上官玄逸赶紧抓住她的双手,不让她伤害自己,心里是既心痛又愤怒。

    晓儿被抓住了双手后,头痛得让她忍不住拿头去撞自己的膝盖。

    上官玄逸赶紧一只手捉住她两只小手,一只手将她的头按在自己的怀里。

    “风扬!”上官玄逸大声呼喊,这还是他第一次失去冷静的开口唤人。

    “主子!”守在门外的风扬赶紧进来。

    “让风轻无论用什么办法,尽快问出睿安县主那头发丝的下落!”上官玄逸

    风轻看晓儿满脸痛苦不已的样子,也知道事情严重了,忙点头应下,跑出去了。

    “丫头别怕,很快就会没事了。”上官玄逸抓紧她,安慰道。

    隔了好一会儿,晓儿的头才不痛了,她安静地躺在上官玄逸的怀里,似乎在思考什么。

    上官玄逸见她不再伤害自己,便放开了她。

    却只见她目光呆滞,像被勾了魂的人偶,站了起来,傻傻地往外走。

    上官玄逸的心往下一沉,他没有打扰,只是跟在她身后,或者这样便能找到作法之人。

    上官玄逸一直跟着晓儿出了军营,然后一直往沙漠那边走去。

    黄金巨蟒循着一丝微薄的气息,也一直往沙漠的方向而去。

    它爬得很快,可以用飞速来形容。

    因为它发现,它居然联系不上晓儿了。

    这种情况只有在主人的魂魄被人控制了才会出现的。

    黄金巨蟒看了一眼天空,漆黑的天空上有一种寻常人肉眼不能见的诡异的变幻莫测。

    黄金巨蟒爬得更快了。

    它必须尽快阻止这场法事继续下去,再晚些主人的灵魂全部出窍,它再打断法事,主人要么是魂不附体,要么就是爆体身亡。

    黄金巨蟒飞速来到沙漠西月国巫师起坛作法之地。

    它将自己的身体变成黑色,大小变得比银针更细。

    它感觉到主人的头发正放在一个雕刻着奇怪图案的碗里,用圣水泡着。

    巫师拿着一把桃木剑,口中念念有辞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有两个女人坐在一边磕着瓜子一边观看着。

    “巫女,只要将她引来了,在她的心头上滴入我的精血,禁固住她的灵魂,她便成为我的傀儡,唯我命是从了吗?”

    “没错。”一个身穿火红色衣服,上面绣满灵异图案的少女点了点头。

    “那有办法破解吗?”

    “有,挖她的心出来,取出你的精血。”

    人的心挖出来,那还能活吗?听了这话女人满意地笑了。

    女人又想到上官玄逸对那臭丫头的保护,担心有人跟着过来,便问道:“若是法事中途被人打断?”

    “那女的会爆体身亡。”

    很好!女人听了这话便不再问了。

    法事继续不下去,那丫头便得死!

    法事成功了,她便多了一个傀儡!

    这真是稳赚的买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