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三百八十四章
    终于可以启程回帝都了。

    定远将军浑身是伤,只穿一件单衣,被关到牢车里,押至帝都由皇上定罪。

    卖国贼什么的最是可恶了!这可是大罪,轻则砍头抄家,重则诛九族。

    姚兵已经被处死了。

    回去的路上,一路均平安无事,还差几天便到达帝都了,一连下了几天的雪,天气是越来越冷了,晓儿坐在马车里抱着手炉倒是不觉得冷。

    景睿坚持自己骑马,跟在马车一旁,双手都生冻疮了。

    天气冻得连道路都结冰了,马车走在路上时,时有打滑的现象出现。

    “不能再走官道,太危险了,一会儿有岔路口时走小路。”上官玄逸一直跟在马车旁,见状便对风扬说。

    这条官道是水泥路,结了冰,打起滑来,马车和马都可以滑出很远,马有时甚至会滑倒,马车也因此会出现翻车的事故。

    上官玄逸也不骑马了,让马自己跑回去,他钻进了马车和晓儿坐在一起,这样有什么意外,他也能及时护着她。

    “如果有盐,将盐洒在路面,就不会结冰了。或者在路上铺放一些茅草,也能起到防滑作用。”

    “盐太贵了,现在的出产百姓们吃都嫌不够,哪里舍得用来洒在路上。就是茅草在这大冬天也需要用来取暖或者修葺屋顶。每天早上附近村庄都会有人出来铲冰,只是天气太冷,隔不了多久又会结出一层冰了。”上官玄逸摇头否决。

    “海盐不能直接食用,用海盐也是可以的。”

    “这倒是可行。”只是今年也来不及准备了,只能等下一年。

    两人有一答没一答的聊着天。

    这个朝代因为保鲜技术落后的问题,很多食物不能存放太久,都需要用盐腌制起来,以保存得更久一些,这样对盐的需求量便相对大了一些。

    再加上制盐技术落后,导致盐价高,而且供不应求。

    “我从书中看到一个将海盐制成食盐的法子,或者可以提高盐的产量,回头我抄下来给你,你找人试试。”晓儿有些后悔自己居然忘了这么重要的事!

    虽然来古代这么久也没有见过有人有大脖子病,但她没见过,不代表不存在,提供一个加碘盐的法子出来,便可以预防这病了。

    再说盐是必需品,价格可以平民一些!前世的盐只是卖到1.5元到2元一包,而且还是精盐。

    其实她空间有海水,加工坊也能制盐,只是盐在这个时代太敏感了,她都是制一点够自己家用便算。

    “好。”上官玄逸对晓儿知道食盐的制法也不奇怪。若是海盐能制成食盐,那将是百姓一大福音。

    风扬小心地控制着马儿,让它别跑太快。

    他都能感觉到马蹄每踏出一脚,便滑上一下。

    这马车驾得他是心惊胆颤啊!

    马车在一处弯道转弯之时,迎面而来一匹马因为跑得太快,马蹄打滑,马和马车都翻倒了,它们均向晓儿所在的马车撞去。

    “主子小心!”

    风扬一边大声提醒,一边赶紧将马拉开,险险避开撞过来的马车。

    他将马车拐了一个弯直接驶下了官道,在路边的针木林上急急地停了下来。

    翻倒的马儿和马车,因为离心作用,直接飞出了马路,马车撞在一棵树上,才停了下来。

    上官玄逸在风扬出声的那一刻便将晓儿护在怀中了。

    上官玄逸的后背狠狠地撞在车厢壁上。

    待马车停稳,晓儿急忙从上官玄逸的怀中坐直了身子,看向他的身后,“上官大哥没事吧?”

    “没事,马车壁上的棉很厚。”这么厚的棉即便撞上去都不会太痛。

    “出车祸了!?”晓儿听了他的话,才掀开帘子向外看去。

    车祸?这词倒新鲜,不过形容得挺适合的,上官玄逸心想,然后他松开晓儿,“我下去看看。”

    “我也下去。”

    上官玄逸没有异议,率先跳下马车,然后扶着她下了马车。

    景睿这时也下了马,来到他们身边,“六皇子,晓儿,你们有没有受伤?”

    “哥,放心,我们没事。咱们过去看看吧。”晓儿指了指不远处。

    只见不远处的马车里滚出了四名女子,四人正在地上挣扎。

    “你们去吧,我和风扬大哥一起喂马儿吃些东西。”天气冷,跑了半天路的它们该又冻又饿了。

    “好。”两人向她们走去。

    马车车夫一边脸满是伤的跑过去,他在马儿摔倒后便跌倒了,脸和手臂都擦伤了。

    他来到几位姑娘前,担心地问道:

    “小姐,表小姐你们没事吧?”

    此时两个额头都有撞伤的丫鬟己经在两位姑娘的身下挣扎了出来,她们赶紧爬起来扶起自己的主子。

    身穿粉色衣服的一位姑娘站起来后便指着车夫骂:“你是怎样驾车的!若是我有什么损失,你一条狗命也不够赔。回去我便叫姨母将你们全家都发卖了!”

    “表小姐,对不起,都是小的错。小的下次不敢了。”车夫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作为一个下人,出事了无论责任是否在自己的身上,主动承认错误并且改过那是最基本的。

    一个丫鬟正是车夫的女儿,她听了粉衣女子的话,忍不住为自己的爹喊冤:“刚才我爹也说路面有一点结冰了,不能将马车驾得太快,不然马儿会滑倒的!是表小姐你不听,硬是催我爹快一点,才会出事的!”

    刚才真不应该护着她的,让她直接掉下马车便好!

    另一个丫鬟在身后悄悄拉了拉这位丫鬟的衣服,暗示她别说了,可是那位丫鬟不管,硬是将话说完了。

    这话可是在老虎头上拔毛,找死啊!

    果然,丫鬟的话音刚落,粉衣女子扬手便给了她一巴掌!

    “贱婢,主子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插嘴了!”

    身穿鹅黄色衣裙的女子拉了拉粉衣女子的衣袖:“表姐,算了,都怪我们刚才催车夫催得太急了,现在人没事便好。”

    “表妹,这下人不能惯,一惯便奴大欺主了。像这样的奴才,就得狠狠地教训一顿!”粉衣女子撸起衣袖又想上前甩那丫鬟两个耳光。

    晓儿听了她们的话便停下了向前的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