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三百八十五章
    “上官大哥,咱们走吧!”还有力气教训下人,想来也是没事的。

    “好。”没出人命就行,他也不是多管闲事的人。

    两人转过身准备走回自己的马车,离开。

    “等等!你们不能走!你们撞坏我们的马车,害我们受伤就想这样一走了之,门都没有!”粉衣女子见晓儿他们掉头往回走,赶紧出声拦住。

    上官玄逸和晓儿听了这话,脚步都没有停顿一下便继续往前走。

    她的马车是撞在树上坏的,又不关他们事,他们自然不会对号入座,她要找人赔偿,去找那棵树啊。

    粉衣女子怎么可能放他们离开,她们的马车坏了,马儿也受伤了,怎么样也得咬住是他们干的,要他们赔上一辆马车,不然这天寒地冻的,她们要怎么回家!她娘亲可是说了,女孩子最受不得凉,不然容易得宫寒,影响成亲以后生孩子的。

    “喂!前面那对狗男女!你们的车夫驾车不看路,害我们的马车为了避开你们的马车,撞在树上,马受伤了,马车也坏了!你们就这样一走了之!信不信我报官!”粉衣女子也顾不上教训奴才了,她赶紧跑到晓儿和上官玄逸面前,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他们两个人当时在马车内想来是不知道当时的情况的。

    至于他们那个车夫,她就说他是因为担心他们惩罚他,他才不敢承认的!总之想赖账?!门都没有!

    他们那辆马车,她是要定了!

    狗男女?!这是哪个精神病院放出来的。

    晓儿听了这话彻底怒了:“哪里来的疯狗,到处乱吠,不知道疯狗放出来可是会乱咬人的吗?”

    “你骂谁是疯狗呢!你这个臭不要脸的女表子!年纪轻轻便勾搭男子!”听见晓儿讽刺她是狗,粉色衣裳的女子炸毛了。

    她偷偷地看了一眼上官玄逸,这么俊美无双的男子,怎么会和这种水性杨花的女子在一起?

    她娘亲可是说了,长得太过貌美的女子都是狐媚子,真正的大家闺秀都是端庄秀气的!

    “风扬!”上官玄逸脸上的表情冷若冰霜,冷冷地开口道。

    粉衣女子被上官玄逸的冰块脸所释放出来的气势吓到了,不自觉后退了几步。

    风扬赶紧闪身过来狠狠地扇了她两个大耳光。

    同时风扬在心里哀嚎,掌嘴的事不是丫鬟做的吗?他堂堂一个精骑兵里数一数二的人物,沦落到当车夫就算了,现在连丫鬟婆子的活计都要他做了,这要是传出去了,他的一世英名不就荡然无存了吗?!

    这打女子的名声传出去,他还能娶上媳妇吗?

    上官玄逸看了风扬一眼,又看了一眼被打得肿成猪头,还掉了几颗牙齿的粉衣女子一眼,眼睛危险地眯了眯。

    他本来是想叫风扬将她的舌头割下来的,现在掉了几颗牙齿,女子不是最在乎自己的容貌的吗?估计她也受不了自己的丑样。

    这结果勉强可以接受。

    黄衣女子赶紧追了上来,对着上宫玄逸和晓儿行了一礼:“这位公子和姑娘,实在抱歉,是我们无礼了,如有得罪,请多多见谅。”

    “还算有个人出来,说上一句人话!”景睿这时也走了过来,开口道。

    黄衣女子听了他的话,忍不住脸红了,她这个表姐被她的爹娘惯坏了,行事素来不讲理又嚣张跋扈,今天算是踢到铁板了。

    “表妹这些人害我们撞坏了马车,还出手打我,你怎么还道歉?”

    “这位姑娘,你脑子有问题吗?明明是你的马儿因为路滑摔倒,导致马车翻了,不受控制,撞在树上,撞坏的,若不是我机灵避得快,现在我们的结果就是那棵断了的树。”风扬指向被撞断的树,忍不住讽刺道。

    杜忆瑾听了这话又福了一福:“实在抱歉,因为道路结冰,我们的马跑得太快,摔倒了,马车也翻了,幸好没撞上你们,我表姐她不知道刚情况,才会乱说的!我在此向她赔罪了。”

    “杜忆瑾,你怎么可以帮外人也不帮我!马车就是因为避开他们撞坏的!而且这些人居然敢打我,我绝对要姨父捉他们去牢里,处以极刑!还有现在你们得赔我们一辆马车!”粉衣女子说着说着,便发现自己说话漏风,说完她赶紧捂住自己的嘴。

    忆瑾听了她的话轻皱柳眉,这个半路表妹真是一点眼色也没有,她是在帮谁都不知道!而且她提自己的爹干嘛,自己的爹是那样的人吗?抓去牢里,处以极刑?真是什么话都敢说出口。

    “狂妄!”景睿厌恶地看了她一眼!

    “打你是打轻了,你们的马车是那棵树撞坏的,你赶紧去找它赔!”晓儿看了她一眼,真是不记打!

    “你姨父是谁?”风扬则好奇地问道。

    “我姨父是刑部尚书中书侍郎!怎么样?怕了吧!”红霞看着他们,等他们赔礼道歉。

    “噗!”好大一个官!风扬差点笑死!

    果然蠢!几人心想。

    “红霞表姐,不得无礼!”名叫忆瑾的女子对着粉衣女子红霞板起脸来,异常严肃地说了一句。

    红霞见此不敢再出声了。

    虽然她是表姐,但是对于这个表妹,她素来是有点悚的。

    哼!回去再让姨母教训她!虽然姨父对这个早年丧母的女儿多有疼爱!但杜府的当家主母可是姨母,想让她吃些暗亏不是一句话的事吗?

    “表姐无状,还望三位不要见怪。”杜忆瑾又对晓儿他们行了一礼。

    表妹愚蠢,她可不,架车的车夫可是有功夫在身的!这几个人的身份绝对不一般,希望没有给爹带来麻烦。

    别人都赔礼了,那叫红霞的疯狗也受到惩罚,晓儿也不是那种抓着人不放的人。

    她对杜忆瑾点了点头,然后她挽上上官玄逸的手臂:“上官大哥走吧,不然他们该担心了。”

    说自己是女表子!别以为她没发现她偷偷看自己的男人好几眼!

    上官玄逸看着主动挽上自己手臂的白玉小手嘴角不自觉上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