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三百八十六章
    晓儿口中的他们是指骑马走小道,先走一步到驿站的上官玄骏等人。

    见他们直接走,顾红霞却是急了,他们走了,马车坏了的她们难道走回去吗?

    “你们不能丢下我们走了,再怎么样也得捎上我们。”

    “捎上你?凭什么?”晓儿回过头来,看向她。

    晓儿没有说你们,只说一个你。

    “因为我姨父是尚书中司侍郎!”

    “哦!尚书中司侍郎啊?不过那又与我有何相干?尚书中司侍郎又不是我姨父!我凭什么再捎上你?”晓儿云淡风轻地开道,那表情仿佛顾红霞说的话有多让人费解一样。

    风扬听了这话忍不住笑了。

    “你就不怕我姨父找你算账?”这人脑子不是有什么问题吧,她么明显的威胁她也听不明白吗?

    “找我算帐?我怎么不知道律法还规定了路上遇上尚书中司侍郎的亲戚还要捎上她一程的。风扬,还有这规矩的吗?啧啧,这真是世风日下,人心叵测啊!”晓儿既惊讶又颇为感叹地道。

    “没听说过。”风扬忍笑回道,未来的女主人真的太有才了。

    红霞的脸僵了僵,律法上当然不会有这些规定!只是平常人听说了,肯定会为了巴结,讨好,或者避免得罪官员,甚至惹麻烦上身,绝对会捎上她们的啊!

    杜忆瑾这下是真的有点生气了,她爹为官一生刚正不阿,两袖清风,不然她家的马车何至于这么容易撞坏。

    顾红霞说的这番话,岂不是给自己爹为官一世清白,刚正不阿的形象上抹黑。

    “姑娘别误会,我们会自己想办法回去的,萍水相逢,素不相识,没道理要姑娘捎上我们一程,耽搁你们的时间实在抱歉。”杜忆瑾为了自己的爹的名声,不得已又行了一礼道歉。

    这辈子她行礼道歉就数今天最多了!

    晓儿听了杜忆瑾的话,觉得这人还是不错的,便说:“这位姑娘,我们去的地方应该是相反方向的,但我可捎你一程,带你到最近的镇子上找辆马车。”

    杜忆瑾在心里叹了口气,这位姑娘也是善恶分明的,她的意思她明白,可以离开,她也想啊!只是将顾红霞独自留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回去了,那位后母又怎么会给她好果子吃,就是她爹也会怪她的。

    在这里自己是主,她是客,断没有丢下客人不管的家教!

    而且就这人闯祸和口没遮拦的性子,自己不在身边看着也担心她给自己爹惹祸。

    想到这她摇了摇头:“谢谢姑娘的好意,我不能丢下表姐不顾的。”

    晓儿也没有勉强,不过对她倒是更高看了一分。

    这时赵佑威骑着马出现了,他是因为上官玄逸和晓儿迟迟未到达驿站,上官玄骏担心出什么事了,派他过来看看的。

    现在他看见他们都站在路边,又有一辆马车将树都撞断了,赶紧纵马跑了过来,然后跳下了马,行礼道:“六皇子,睿安县主,你们没事吧?”

    “没事。”上官玄逸淡淡的回了两个字。

    赵佑威悄悄打量了一眼晓儿,见她脸色如常,不像有受伤,心底莫名就松了一口气。

    他行完礼后又对杜忆瑾点了点头:“杜姑娘。”

    他和杜淳安认识,所以他的妹妹杜忆瑾,他也曾有过一面之缘。

    杜忆瑾赶紧给他回了一礼:“赵公子有礼了。”

    然后她又对着上官玄逸和晓儿郑重地重新行了一礼:“臣女刚才不知两位便是六皇子和睿安县主,失礼了。”

    上官玄逸淡淡地点了点头。

    “杜姑娘多礼了。”晓儿微笑着回了一句。

    六……六皇子?

    顾红霞一张俏脸刷地白了:她刚才究竟得罪了谁?究竟是在谁的脸前耍威风?

    杜忆瑾真是太可恶了!居然也不提醒自己这男子身份尊贵,害她在贵人面前丢了脸子,做出一些失礼的事。

    难怪自己被掌嘴了!

    她忍不住用手整理了一下头上的珠钗,然后学着杜忆瑾行了一礼:“民女给六皇子和睿安县主请安,刚才民女不知两位身份高贵,多有得罪和失礼的地方,正所谓不知者不罪,还望六皇子莫怪。”

    这话的意思是如果他们不是身份高贵,便可以任由她得罪和失礼了?

    “我还真不知道一个人说话做事是否失礼是需要看人的身份的!”

    晓儿内心最不屑就是这种人了。

    上官玄逸看也没看她一眼,他低下头看着晓儿询问:“走了?”

    “好!”晓儿点了点头,在这外面站了一会儿,她觉得整个人都冰了。

    顾红霞听了这话咬了咬下唇,有些委屈,又有些不甘,但想到刚才上官玄逸那冰冷的样子和二话不说便让人掌自己的嘴,她到底不敢再出声了。

    杜忆瑾暗暗松了口气,她还真怕这表妹继续拧不清,说出一些她意想不到的话来啊!

    上官玄逸他们走了,杜忆瑾和顾红霞站在路边目送他们的车马离开。

    “表妹,六皇子真的是不懂得怜香惜玉啊,就这么扔下我们两个弱女子在这人烟稀少的野外,他也不担心。”顾红霞看着离去的马车,眼神有些痴迷。

    杜忆瑾不以为然,担心?她们是六皇子什么人?六皇子为什么要担心她们?简直可笑至极!

    杜忆瑾没有理会她,她走到车夫身边询问:“赵伯,这马车还能修好吗?”

    车夫摇了摇头,“回小姐,马车太旧了,两轮子中间那条轴断了,老夫也无能为力了。”

    杜忆瑾低下头一看,可不是。看来真的只能靠双腿了。

    “小姐,你和表小姐坐在马上,老奴来牵马送你们回府吧。”

    杜忆瑾看了一眼那受伤的马儿,坚决地摇了摇头:“走回去。”

    “走回去?!”顾红霞听了这话失声尖叫。

    “马受伤了,咱们再骑上去,它便伤上加伤了!”顾氏不是一个会掌家的,还特别顾娘家,家中的银子已经捉襟见肘了,这马可是新买不久的,她可舍不得因此让它受罪了!让它受罪,她真的情愿自己受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