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三百八十八章
    一头羊很快便被众人吃完了,同时那几只鸡也烤熟了。

    上官玄逸认真地挑肥瘦适中的羊肉割下来,晓儿在一边烤鸡时,他便将片出来的羊肉片一片一片喂给晓儿吃。

    对于两人的撒狗粮,众人表示习惯就免疫了。

    上官玄骏总算明白上官玄昊和狄绍维刚才为什么对他的烤鸡满脸嫌弃了。

    如果那只羊被自己烤了,他现在也该死的觉得真是糟蹋了!真是无比庆幸被他们拦下了!

    再看看这几只被烤得色泽金黄而又均匀,香味浓郁的鸡和他刚才烤的那只真的没法比。

    他的口水不停地流,他都快来不及咽下去了。

    好想吃,只是本来就半饱的他,刚刚又吃了不少羊肉,现在肚子撑得不行!

    再也吃不下,只能看着诱人的烤鸡干咽口水。

    他看了一眼依然吃得津津有味的上官玄昊,吃完一只羊腿,又吃了半只鸡,现在居然又想继续吃下一只烤鸡。

    真是……

    他果断地将架子上的最后一只烤鸡拿起来。

    “哎,你干嘛,我还没饱呢!你不是吃不下了吗?”上官玄昊刚刚吐出一根鸡骨头,准备再奋战下一只烤鸡。

    “我留着待会儿再吃。”上官玄骏不知羞耻为何物地开口道。

    众人:“……”

    太不要脸了!

    上官玄昊听了这话炸毛了,“你刚才已经吃过了,这只可是我的!”

    “你不也刚吃完半只!”这人的胃是无底洞吗?怎么这么能吃?

    “上官玄骏,我和你拼了!”上官玄昊决定打不过也要打!

    于是两人就为了一只烤鸡大打出手了。

    其它人都没管他们,这两个人只要待在一起超过两刻钟,总会吵架!现在只是将吵架升级了罢了!这是吃撑了没事干,打打架还能消化消化。

    狄绍维,赵佑威,厉明芳有意无意的均一边吃东西,一边一杯接一杯的喝酒,最后三个人都喝醉了。

    侍卫和驿站的丫鬟将三人安置好后,其它人也各自回自己的房间睡去。

    半夜,赵佑威一个人走出了厢房坐在驿站后院湖边的湖石上。

    驿站的这个湖是用来养鱼的,湖边种了几棵垂柳,夏天来临时,绿意盎然,倒会有几分雅意。

    现在,却只剩一树清冷。

    赵佑威想起以前腿断了之后的日子,又想自己因缘际会反而获得了神药,治好了腿,认识了这么一个让人移不开视线,想忘又忘不了的姑娘。

    没隔多久,天空飘起了纷纷扬扬的雪花。

    赵佑威回忆着某女子的一颦一笑,嘴角在他不曾察觉的时候,微微上扬。就连天上下雪了他也不曾察觉。

    厉明芳一直躲在暗处,见天空下雪了他也毫无所觉,便抬步走了过去。

    一袭披风落在赵佑威的身上,披风上还残留有淡淡的少女特有的气息。

    赵佑威一惊,他赶紧站了起来,披风自然而然顺势掉落在地上。

    他回过头来见是厉明芳皱了皱眉:

    “厉姑娘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捡起地上的披风递还给她。

    “厉姑娘?赵大哥咱们什么时候如此见外了?”她没有接他递过来的披风。

    小时候他可是叫自己明芳妹妹的。

    赵佑威见她衣着单薄,便直接将披风搭在她的肩上。

    “现在长大了,男女有别,不比小时候,坏了你的名声便不好了。”

    听见他是担心自己名声受损,厉明芳的心里好受了一些。

    “赵大哥刚才在想谁,怎么如此……入神?”其实她想说的是如此作贼心虚,刚才她的出现,他那样子就像怕被人窥视了秘密一样。

    “下雪了,我要回去睡了。”赵佑威没有回答她的问题,抬脚便走,只想快点离开。

    深更半夜,孤男寡女在这后院里,太容易让人误会了,被人看见,传了出去,她的名声就不用要了。

    “是睿安县主吗?”

    赵佑威听了这话脚步一顿,然后又继续走:“你误会了,睿安县主与我毫无关系,我想她干嘛!”

    “我喜欢你,所以我也知道你喜欢她。”

    狄绍维听了这话,伸出去的脚停了下来,赶紧将身影隐在暗处。

    赵佑威听了这话,心里瞬间涌起一股狼狈。

    “厉姑娘说笑了!这话可不是乱说的!”

    丢下这话他走得更快了。

    狄绍维是迷迷糊糊间听见了隔壁的门开了,喝醉的他头痛欲裂,转个身便想睡去。

    后来还是在迷糊间想起隔壁房间住的是谁才忍着头痛下了床,走了出去,一直找到了此处。

    看着远处这一前一后的两人,这一刻宿醉后的头似乎更痛了。

    厉明芳看着大步离去的身影,心里有些委屈。

    自小她便酷爱练武,总是缠着自己的爹带自己去军营玩。

    狄绍维和赵佑威都是武将家的孩子,两人也可以说是在军营中长大的。

    只是狄绍维是被他爹压着去的,赵佑威是自己爱武成痴,主动跟着去的。

    她和赵佑威总是在一边认真地学武,而狄绍维是各种的偷奸耍滑,总之对于练武他是能躲则躲,不能躲则装病也要躲。

    可惜就是这样,他也学得很快,有些招式他学一次便会了,有时候甚至会融会贯通,举一反三。

    有这么好的天赋,她不明白他怎么不好好珍惜,她很是看不起这种不思进取,玩世不恭还满身铜臭的人。

    只是没有想到,厉大将军看见她和狄绍维在吵架,居然会觉得他们这是在打情骂俏,然后和自己的爹开玩笑说:两人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这样的感情也是难得,干脆定亲算了。

    真是去他娘的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自己的爹因为狄大将军救过他的命,又觉得狄绍维将来必成大器,居然不顾她的反对定下了这亲事!

    后来西北又开始战事频繁,他爹奉命西征,长年驻守西北,她毅然跟了过去,眼不见为净!

    想到自己以后再也回不了军营,当不成女将军,而在感情上又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她突然就觉得未来的路让她难受得像宿醉后的头痛一样!

    她需要清醒一下……

    然后她毅然转过身,纵身跳入了湖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