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三百九十章(三更)
    赵佑威看见上官玄昊赶紧道:“二皇子,快来看看,厉姑娘失足落湖,现在昏迷不醒了。”

    大半夜失足落湖?这话谁信?

    上官玄昊心底嗤笑却还是走上前:“你将她放下,我来看看。”

    虽然心里为自己的表弟窝了一团火,但厉家满门忠烈,更是有为国捐躯者。他不能对有功之臣的后人见死不救,这就是不看僧面看佛面。

    赵佑威将她放在地上,然后又想起她衣服单薄,湿水后,她的身形原形毕露,他赶紧捡起落在地上的披风,给她盖上。

    其它男子也都识趣地止步不再向前,毕竟子曰:非礼勿礼。

    大概是赵佑威刚才的方法凑效了,被放平在地上的厉明芳突然微微抬起了头,将呛到的水咳了出来,然后人便清醒了。

    “这是怎么了?”清醒后的厉明芳瞬间觉得全身冰冷。

    “你刚才落水了。”赵佑威见她醒了松了一口气。

    上官玄昊见此站了起来:“厉姑娘醒了就没事了,回头你去吩咐厨房煮西碗姜汤去去寒吧!”

    上官玄昊又看了一眼地上的点点积雪,皱眉道:“你将她抱回屋里吧,这天寒地冻的,别落了病根。”

    赵佑威直觉不对,他来抱?

    他下意识去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狄绍维,只见他看着远方,目光深邃,不知道在想什么。

    而大家看向他和厉明芳的目光,都有些意味不明。

    这是跳落黄河都洗不清了!

    这时地上的厉明芳打了一个喷嚏。

    上官玄昊的眉头皱得死紧:“还不动手?你想冻死她,不用负责吗?”

    众人:“……”二皇子这是吃火药了?

    赵佑威快速地看了一眼晓儿的方向,只见她正担心地看着狄绍维。

    该死的他三更半夜为什么要出来湖边坐!

    他闭了闭眼然后认命地蹲了下去,抱起厉明芳大步往前院厢房走去。

    驿站的下人也醒过来了,赵佑威经过一个婆子身旁时吩咐道:“进来服侍厉姑娘将湿衣服换下来。再让人煮碗姜汤过来给厉姑娘去去寒!”

    那位婆子忙点头应下。

    厉明芳此刻内心是五味杂陈的,她刚才跳水只是一时意气,想用湖水麻痹一下自己,并不是轻生,她是懂水性的,只是到了水下被水草缠住了脚,才会溺水的。

    而现在,赵佑威救了落水的自己,想到湿透了的衣服紧贴着自己的身体,被他看见了,就算她平时神经再大条,此时也忍不住脸红了。

    但同时她的心里又忍不住有一丝窃喜,或许这是他们之间的一个转机……

    赵佑威将厉明芳抱回房间,转身,毫不犹豫的大步离去。

    “赵大哥……”厉明芳忍不住开口唤道,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叫住他。

    赵佑威脚步停了一下:“你放心,如果你和绍维的亲事不成的话,我会负责的。”

    这一晚大概是他的灾难日!

    而他的腿治好后,则是他最幸运之时亦是坠入万劫不复的日子的开始,幸运的是有机会认识这样一位女子,万劫不复的是喜欢上了,却不能拥有。

    既然这一生注定不能娶自己喜欢的女子,那么娶谁又有何区别呢!

    就这样吧!没所谓了!

    厉明芳有些委屈和无措,“我……”

    她想说她不是这个意思,但她又说不出来。

    原谅她的私心吧……

    天渐渐地亮起来了,下了半个晚上的雪,入目的世界都是一片银装素裹。

    风扬正在向上官玄逸禀告他搜查黑衣人的结果,就是无果。

    上官玄逸点了点头。

    查不查得出来又有什么关系呢,会派人刺杀他们的只有两个。

    一行人又继续赶路,直奔帝都而去。

    上官玄逸将狄绍维叫到马车来陪他下棋。

    上官玄逸不会说安慰人的话,但是两人结伴走南闯北数年,上官玄逸也是知道怎么样可以让狄绍维忘记烦恼的。

    于是三个人围在马车的一张矮桌上斗地主。

    在上官玄逸和晓儿两人联手差点让狄绍维的连亵裤都输掉后,狄绍维才不干了!

    他将手中的纸牌扔到桌面上,“你们两个绝对是故意的,还有没有一点同情心啊!这是想让我赔了夫人又折兵吧!”

    天,十万两就这样输掉了,狄绍维觉得就是丢了媳妇都不会让他觉得全身上下的汗毛都叫嚣着痛!

    他以为他们两个拉着自己上马车斗地主,还让自己做地主,是想找个借口送点银子给自己弥补一下这丧妻之痛!

    谁知道这两个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居然落井下石,输到自己伤心又伤财!

    他就不该对他们抱太大希望的!

    想到他身上十万两银票就这样输了个精光,他忍不住哀嚎:“丫头,我丧妻之痛还没平复,你就忍心拿刀刮我的心头肉啊!”

    丧妻之痛?晓儿抽了抽嘴角。

    他丧的哪门子妻?

    “狄大哥你以前读书的时候,夫子是不是总是有劈死你的冲动?”晓儿好奇地问道。

    “你怎么知道的?”狄绍维看了一眼上官玄逸:你说的?不带这样揭人短的!

    上官玄逸给了他一个你很白痴的眼神。

    狄绍维很想拉他下马车去交流交流感情!

    “狄大哥,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晓儿见他主动提起便道。

    “你也知道看我头顶有没有绿油油的,这么大一顶绿帽子盖下来,我还不绿成了一片春天的麦田!这让我的脸子往哪里搁?”在好友面前,狄绍维也没有顾忌。

    噗!晓儿忍不住笑了!绿成了春天的麦田!真是太有才了!

    “丫头,你就是这般没有良心的!”

    “没有,我是很关心你的,本来拉你上马车来,是想着情场失意,赌场便得意,让你赢点银子开心开心的!谁知道你运气这么衰啊!我们都拼命放水了!”

    那样叫放水!真以为他被绿帽子遮住了眼睛了?!

    “既然这样关心我,那直接还给我十万两,我就欢天喜地了!”

    晓儿:“……”她错了,她就不应该关心他的。

    “咳咳,那个,愿赌服输,岂有还回去之理?”

    “丫头,十万两就这样输掉,我会无法思考的!”

    晓儿:“我们就是怕你胡思乱想,所以才让你无法思考的!”

    狄绍维:生无可恋!他决定去撞豆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