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三百九十三章
    蓝月只想让这一群来给自己添堵的人赶紧走人,于是她示意她的丫鬟捧来一个盒子,然后她打开盒子说道:“这是我做的一些手帕和荷包,大家挑个喜欢的吧。我一会儿得沐浴上妆了,可陪不了大家太久。”

    这话的意思就是你们拿完东西赶紧走人。

    在场的人听了,心里都想,谁希罕在这久待啊!

    蓝月说完便吩咐丫鬟捧着盒子下去给在座的姑娘挑挑。

    丫鬟捧着盒子向众人走去。

    傅然慧顺手拿起一个放在最上面的荷包。

    晓儿也随手拿起一个荷包。

    ……

    轮到梁燕丽时,她拿起一条手帕,打开来看了一眼,轻轻地笑了:“姐姐的女红功底真是让人……意想不到啊。”

    有些姑娘听了梁燕丽的话,下意识低头细看自己拿到的帕子或荷包,然后发现了某处有帝都城某间绣坊的标志。

    这还真是……太有诚意了。

    这样的做法在帝都城是让人不耻的!

    帝都城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出嫁前送给姐妹们的玩意都必须是亲手做的,才显得有诚意。

    “真是让蓝姑娘破费了!不过你不知道这送给姐妹们的东西是需要亲手做才有诚意的吗?”楚蝶幸灾乐祸地道。

    蓝月的脸红了红,这是既羞又怒的!一个小小官员之女便敢当面教训自己?谁给她的狗胆!她毫不犹豫地讽刺回去:“我的女红不好,亲手做出来的东西估计送给你也不会用!不如亲自挑选,送些大家能用的!再说真要送我亲手做的东西估计像楚姑娘这样有教养的姑娘更加会取笑我了!我又何必自取其辱!”

    这楚蝶是跟着梁燕丽一起过来的,可见是站在她那边的人!她更要让大家知道,得罪她这个正牌皇妃,她是不会给她留脸面的!

    有些女子本来也想为了讨好梁燕丽说上两句讽刺的话的,但是听了蓝月的话便不敢出声了。

    此时她们若是说些不好听的话,不就成了蓝月口中没教养的人!

    楚蝶差点气哭了,这是讽刺她没教养!

    上次礼仪大赛后她便久久不敢出门,好不容易才让这事被大家淡忘了,现在又被人讽刺没教养,这她对蓝月更恨了!

    蓝月这话说得较有水平,晓儿看了她一眼,真是兔子急了也会咬人!

    这下更有意思了!晓儿表示她今天算是来对了,她就喜欢看试图害自己的人的后院起火!

    但愿大皇子的后院的火来得更猛烈一些吧!

    梁燕丽气得不行,这上不得台面的人什么时候这么会说话了。

    不经意间,她看见晓儿看向蓝月的目光,她误解成赞赏了!心中怒火更盛!

    这个睿安县主是第一个来到蓝府的姑娘,难道真如蓝月说的一样:两人的私交甚笃?

    哼!放着她这一个三品大员的女儿不去巴结,去巴结一个小小县令之女!可见也是一个没有眼色的!

    敌人的朋友便是敌人,蓝月落她朋友的面子,她只能拿她的朋友出气了!

    “我都还没给姐妹们送些小玩意,等我嫁给大皇子后,便不能再随意和你们这些姐妹相聚了。一两年后,大家各自出嫁,或许各奔东西,咱们之中有些人甚至可能一辈子再也不能相见了,我给大家准备了一些小玩意作为一个念想,大家以后可别忘了我!冰雪!”

    在场的姑娘们听了均表示不能忘。

    梁燕丽这话一落,她身后便有一个丫鬟捧着一个盒子上前。

    她亲手将盒子打开,然后让丫鬟拿去给在座的姑娘们挑。

    整个盒子里面装的都是一些珍珠和玉石珠子加锦线编织成的手链。

    在场的姑娘见了都惊讶得瞪大了双眼,这可得花不少银子!

    户部果然是一个充满油水可捞的地方啊!

    “梁姑娘真是心灵手巧!这些手链编得太漂亮了。”

    “这些珍珠和玉珠子成色这么好,一定很贵重!”

    ……

    “燕丽,你给我们送这么贵重的东西,会不会太破费了!”楚蝶拿着一串珍珠手链,爱不释手。

    得到好物的姑娘们纷纷称赞。

    这人不仅是来拆台!还是来打脸的!

    “嘶!”蓝月见了硬生生地将手中的帕子撕成两半。

    众人吃惊地看向她!

    “这手帕的质量太差了,这没有用力就被撕开了,下次得换一间铺子买!”蓝月忙着撕成两半的帕子收好皮笑肉不笑地道!

    这些人都是势利小人,刚才怎么不见她们赞自己的东西,她也花了不少银子买的!

    梁燕丽的笑容更灿烂了!

    “不会太破费,我是要嫁给大皇子的,这送出去的东西都必须要拿得出手,千万不能一碰便坏,不然丢了大皇子和皇家的脸子便不好了,睿安县主你说对吧?”

    晓儿:“……”自己坐在这里好像没招惹她吧!她干嘛将自己拉进去这趟混水里?

    不过既然她要将自己扯进她们的暗潮汹涌中,她也不会客气。

    “皇家的脸子现在还是由皇家人来维护的。”晓儿淡淡地回了一句。

    梁燕丽的表情差一点就要扭曲,这是取笑她现在还不算是真正的皇家人却在这里摆皇家人的架子吗?!

    “睿安县主你怎么可以这样欺负燕丽的?”楚蝶气愤道。

    晓儿眨了眨眼,她什么时候欺负她了,真是天地良心!

    “我说错什么了?难道皇家的面子不该是皇家人来维护,而是需要外人来维护?”晓儿无辜地问道。

    “你分明不是这意思!你分明是讽刺燕丽不是皇家人!”

    “这话好像是你说的!可别想算在我头上!”她说话会这么没水平吗?

    “你狡辩!”

    “是你心里是这样认为的,才将我的话误解成你的真心话了!”

    “你含血喷人!”楚蝶听了这话,紧张地看了一眼梁燕丽,她可千万别相信啊!

    “你该不会是眼瞎了吧!哪来的血让我含来喷?”

    “你……”楚蝶气急败坏,一时想不到如何说下去。

    “睿安县主大人有大量就别和楚蝶这小姑娘计较了!”梁燕丽见状开口道。

    “梁姑娘,我比楚姑娘年纪还要小,可担不起大人大量!我只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晓儿直视着她的双眼,提醒道。

    梁燕丽被她的眼神和话语震住了,她有点后悔了,她刚才不应该试图去招惹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