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三百九十四章
    晓儿见梁燕丽的表情,便知道自己的话起作用了。

    她也不想继续待在这里了,她拿出两根在路上的摊子顺手买的木簪给了她们两人。

    “这是我照着摊子里买来的木簪亲手雕的,很像对吧?俗话说得好:礼轻情意重,两位可别嫌弃啊。我在学院里还有事,就先告辞了!”

    本来她是想花上几文钱买两根木簪来看戏的,现在觉得木簪都算买贵了!应该买一个馒头来堵住梁燕丽的嘴的!

    蓝月:凭自己和睿安县主的关系,这破木簪她怎么送得出手?她拿自己的那个荷包都够买十几个这些木簪了!她真是亏大了!

    梁燕丽:原来睿安县主本就是个不要脸的,这种破烂也拿得出手。六皇子是眼瞎了才将这种人捧在手心如珠如宝般疼爱!

    傅然慧见状也让丫鬟拿出两个丫鬟们绣的荷包,分别给了她们两人,然后站了起来:“我学院里也有事,告辞了!晓儿咱们一起过去吧!”

    狄君雅,黎若晴……等人见状也纷纷告辞。

    许多人都是冲着长公主之女傅然慧来的,现在见她要走,其它人亦纷纷告辞了。

    ……

    大皇子的亲事很快就过去半个月,却依然被人津津乐道。

    首先是大皇子妃的嫁妆,穷酸得只有三十二抬。

    而大皇子侧妃的嫁妆则有七十六抬。

    其次是大皇子妃在闺房里等到天亮都没有等来大皇子,然后她一大早便去侧妃的院子,将还光着身子的侧妃直接从被窝里拉下了床,暴打了一顿。

    一个侧妃的嫁妆比正妃还要多而且大皇子新婚之夜还弃正妃不顾却和侧妃洞房花烛,这两事被言官弹骇他宠妾灭妻。

    这些都不算什么!大皇子的婚事真的一切从简,亲王世子的婚事亦要比他的隆重,此事过后,百官算是彻底明白了皇上对大皇子的态度了。

    许多原本站在大皇子那边但其心却不够坚定的官员均开始渐渐地对大皇子疏远起来。

    最后大皇子不得不以身体抱养为由,不再过问政事,过起了深居简出的日子。

    他这是想要韬光养晦。

    今年科举考试开始了,景睿经过深思熟虑后决定暂时不参加了乡试。

    “睿儿年纪还轻,这举人再过三年才考也没有什么的。”沈承耀有些赞同沈景睿再过三年后参加乡试。

    他不是不相信自己儿子能考中,而是觉得自己的儿子绝对能考中!

    但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睿儿既然有把握为什么不考?”刘氏这次却是不同意了。

    她想自己的儿子早点中举,然后她给他说亲也多一份依仗!

    “娘,我想要当状元!我想娘亲有一个当状元的儿子!”景睿觉得自己中举是一定的,但他的心更贪一些,他想连中三元。

    连中三元对现在他来说还是力不能及的。

    他没有什么为人处世的经验。他想用这三年时间学习打理家中的生意,还有跟在上官大哥的身边学习如何处理一些政事。

    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他缺少的是对世事的洞察力和对人情世故的把握。

    上官玄逸也是建议他先不着急考举人,一考便应该考到最好!这样对他们家来说才能真正起到锦上添花的作用。

    刘氏听了这话既欣慰又感动,她想着要是三年后儿子能中状元,那样便更多女子随他挑了,所以她便欣然点头同意了。

    这日景睿,狄绍维和上官玄逸去邻县办完事回来的路上,天空乌云密布,狂风巨作。

    三人骑着马飞速往有人烟的地方赶去。

    很快豆大的雨点便往下掉,夏日的暴雨,犹如倾盆之水,眨眼间便将三人身上的衣裳都淋得湿透了。

    “雨太大了,咱们先找个地方避避雨吧!”狄绍维用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大声道。

    “我记得前面有间破亩,咱们去那里避避!”上官玄逸听了便说道。

    天空中电闪雷鸣,远处时不时便有一道闪电落下。

    很快他们便看见前面有一辆马车正一颠一簸的前进着。

    狄绍维一马当先,正想让马儿加快速度超过马车。

    前方一道闪电下来,劈中了一棵树,紧接着一根大树杈掉了下来正好砸中马车的车夫!

    马儿受了惊吓,疯狂地跑了起来。

    “吁!”狄绍维赶紧勒紧马缰。

    靠!只差一点砸中的就是自己了!狄绍维忍不住拍了拍胸口。

    景睿和上官玄逸也赶紧让马慢下来。

    “那好像是明府的马车。”景睿也些不确定地道。

    雨太大了,模糊了视线,他也看得不太清楚。

    “走,追上去看看。”上官玄逸眯着眼,这样能看得更清。

    狄绍维听了这话又一夹马腹让马跑了起来。

    远远的,他们看见那匹马像疯了一样,拉着马车拼命向前跑。

    马车里

    明静雅坐在马车里被撞得头晕眼花。

    好不容易她捉紧了马车壁,稳住身体。

    丫鬟这时也爬了起来,她掀开了马车帘子,只见车夫让树枝砸中了脑袋,生死未卜,马儿吓得像疯了一样乱跑。

    “小姐,钱伯被树枝砸中脑袋了!马儿吓得发疯了。”丫鬟回过头来对明静雅说。

    “你试试让马停下来。我将钱伯拖进来,免得他掉下马车了。”

    “好!”丫鬟应了一声又将头探出帘子外。

    “啊!小姐,钱伯滚下马车了!”

    “快想办法让马停下来!”明静雅听了这话急了。

    “哦!”丫鬟又掀开帘子,将身子探出去。

    但是前面的景物却让她大惊失色!

    “小姐快跳下马车,前面是悬崖啊!”

    明静雅听了这话赶紧爬到马车后面往外跳。

    追上来的狄绍维见一个身影从马车里跳出来,他立马从马上直接飞身过去,将人接住,然后双双跌落地面,抱作一团滚了好几圈。

    停下来的时候,狄绍维正好趴在明静雅的身上,他的唇同样正好压在她的唇上。

    上官玄逸在狄绍维施展轻功飞也出去接人的同时,他也施展轻功飞了出去,落在马车的骑车位置,紧紧勒住马缰,在悬崖边险险让马儿停了下来。

    景睿则在车夫钱伯身边停了下来,跳下马,走到他身边查看他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