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三百九十六章
    “既然大家都没事,那便走吧!”上官玄逸说完这话便走回自己的马身边翻身上马。

    “明姑娘的车夫伤得挺重的,刚才我给他喂了药,他才醒过来的,现在恐怕不适合驾马车。”景睿想到刚才车夫还气若游丝,便开口道。

    钱伯自己知自己的身体状况,于是他也开口道:“小姐,老奴现在的确不能驾车。”

    三个男子因为这话相视了一眼。

    “我不会驾马车。”景睿提醒两人,他就是有心也无能为力。

    “绍维,你驾明姑娘的马车,送她回府。”上官玄逸果断地道。

    “我?”狄绍维担心地看了一眼明静雅,万一她在路上想不开又痛哭起来怎么办?

    想到这,他看着远处那辆马车就像看着洪水猛兽一样。

    “不然呢?我吗?”上官玄逸轻飘飘地道。

    上官玄逸看着狄绍维一副视死如归的眼神,挑了挑眉:“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是我不知道的?”

    “没有,绝对没有!能有什么事发生?”狄绍维快速地看了一眼明静雅,这人要不要这么敏感!

    那关乎明姑娘的声誉,他再问下去,她估计又要哭了。

    上官玄逸在两人身上扫了一眼,想不明白,但也没有继续问下去。

    明静雅的脸忍不住又红了。

    狄绍维赶紧坐到马车前面驾车的位置。

    “明姑娘,快上车,我送你!”

    “有劳狄公子了。”明静雅又行了一礼,然后由丫鬟扶着她上了马车。

    翠红的手刚好碰到明静雅的手肘,她“嘶”了一声,忍不住缩了缩手。

    “小姐你的手受伤了?”翠红赶紧收回自己的手,担心再碰到自家小姐的伤口。

    狄绍维听了这话转过头来看了一眼明静雅,眉头不自觉皱了起来,应该是落地那一刻受的伤,不知道严不严重。

    “只是擦伤了一点皮,没事。”明静雅不以为然地道,然后自己扶着马车壁,上了马车。

    “小姐,你还有哪里受伤了?”翠红不放心地追问。

    “没有了,快上车吧!”

    待两人都上了马车后,车夫才战战兢兢地坐到狄绍维旁边:“都怪老奴没有注意,害自己受伤了,这次麻烦狄公子了。”

    狄公子,应该就是忠勇侯府的公子了,让一名比自家少爷的身份还尊贵的人来做自己的本职工作,车夫表示心理压力很大。

    “没事,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再说你家姑娘和我干妹子相熟,你家公子和我亦一场相识,帮这点小忙,也是应该的,你们不用在意。”狄绍维这番话与其说是说给车夫听,倒不如说是对明静雅解释,他刚才是因为知道她的身份,真心出手相救,没有占便宜的意思,总之会亲下去绝对是意外!

    明静雅听了这话,正拿布巾擦试自己身上的水迹的手顿了顿,然后又继续擦。

    既然不用在意,那便两两相忘了才好,他那般小心翼翼,她想不想起刚才的意外也难啊!

    晚静雅是不知道,狄绍维是被她的眼泪吓着了。

    明治杰现在在帝都城是有一座三进的大院的,这还是新搬进去不久的。

    沈妮芮在去年生下了一个大胖小子,明治杰的外祖父来到帝都参加曾外孙的满月酒,见他们一家三口挤在一个小院里,而他一个近两百斤的人站在堂屋更是想转过身都困难!

    他表示受不了了,他本就是富商,这几年生意更是越做越大,于是大胖手一挥,便在帝都购置了一座三进的大院给他的曾外孙做见面礼。

    狄绍维将马车驾到新明府门前停了下来。

    他跳下马车:“明姑娘,家兄府邸到了。”

    翠红率先跳下马车,然后去扶半个身子已经探了出来的明静雅下马车。

    “小心别碰到明姑娘的伤口了。”狄绍维忍不住提醒这个看上去笨手笨脚的丫鬟。

    “狄公子不说,我还差点忘了!多谢狄公子提醒。”翠红赶紧将伸出去的手改扶明静雅的手掌。

    狄绍维翻了一个白眼,这么粗心的丫鬟,怎么照顾好自己的主子!

    这人还真是细心,听了这话明静雅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正好看见他满脸不耐烦地翻白眼。

    明静雅的脸又忍不住红了,这是因为不好意思,今天真的给他带来太多麻烦了,他不耐烦也是正常的。

    她下了马车后福了一福:“小女子再次谢谢狄公子的大恩大德,给狄公子带来麻烦,实在抱歉。改日定让家兄登门道谢的。”

    狄绍维摇了摇头:“道谢就不必了,举手之劳,不足挂齿。”

    “明姑娘,就算只是小小的擦伤,明姑娘也要定时擦药,现在天气热,伤口很容易化脓的。”狄绍维指了指她的手肘示意道。

    “我会的。”明静雅点了点头。

    “那在下告辞了。”狄绍维的马一直跟在马车后面,他向马儿招了招手,马便来到他的身边。

    “狄公子慢走。”明静雅福了一福。

    他翻身上马,一夹马腹迅速离去。

    “翠红去敲门吧!”明静雅对看着远去的背影久久回不过神来的丫鬟说。

    “小姐,狄公子长得真好,人又细心,要是能做你的夫婿就最好了!”

    “说什么呢!这话要是传出去,我的名声还要不要了!”明静雅听了这话忍不住呵斥道。

    幸好刚才那一幕没有被这丫鬟看见,不然更多惊世骇俗的话她都能说出来。

    翠红自知说错了话,赶紧上前去敲门。

    明静雅是因为嫡母明夫人要将她嫁给一个钱府的大公子做填房,庚帖都已经换了,她才离家出走,逃婚来京城投奔自己的大哥的。

    钱府的大公子因为家中开花楼,整日流连花丛中,夜不归家。

    他怀孕九个月的妻子因为他公然带着一个青楼女子回府和那女子起了争执,气得动了胎气,难产,留下一个幼子便去世了。

    那位夫人去世一个月后,尸骨未寒,钱府又张罗着要给大公子娶亲。

    这样的家庭,这样的男人谁敢嫁!谁嫁谁就等于跳进火坑!

    明静雅的亲娘让她来帝都找自己的哥哥,直接逃婚!那钱府大公子让明府嫡女去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