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四百零五章(加更)
    洁儿看了一眼自己的娘亲,又偷偷看了一眼那盆蓝色的玖瑰,却是不敢再开口要了。

    晓儿今天穿了一条浅紫色的裙子,头上梳了一个简单的发鬟,别了几朵紫色的小木槿上去,看着更显朝气和脱俗。

    小姑娘见晓儿这样子打扮,觉得美丽极了,便想学。

    晓儿见她的表情又怎么会不明白她想要蓝色的玫瑰。

    只是她年纪还小,头发还没长全,梳出来的发髻显得很是弱小,并不适合将蓝玖瑰直接插在头上。

    她想了想便对杨柳吩咐了几句。

    杨柳点了点头退出花房了。

    然后晓儿蹲了下来,面对面对洁儿说:“洁儿是喜欢这蓝色玫瑰吗?”

    小姑娘怯怯地点了点头,她第一次见这么特别的花。

    “这样吧,你走的时候姐姐送一束蓝玫瑰给你,你现在年纪还小,头发还没长全,可插不稳这玫瑰花,姐姐另外挑几朵小花帮你插头上可好?”

    “真的吗?”小姑娘听了这话眼都亮了。

    “真的。”晓儿笑着点了点头。

    “睿安县主不必如此,这花摘下来很快便凋谢了,这样子太浪费了。”鸿胪寺卿夫人赶紧阻止。

    “没关系,那些玫瑰花夫人拿回去后用水养在花盆里还能养几天。插花摆放在屋子里不但能起到装饰的作用,还能使屋子充满花香,最重要是能让洁儿小姑娘高兴,这可难说是一举三得的事,那花也算是物尽其用了,又怎么能说是浪费?”自己家的屋子里也摆放了一些插花做装饰,满室花香由此而来。

    “这怎么好意思。”鸿胪寺卿夫人脸有些红。

    她真没想过来占便宜的。

    “小小意思。夫人不嫌弃就收下吧。”

    听了这话鸿胪寺卿夫人还怎么拒绝,她要是再推辞,不就说她嫌弃睿安县主送的花了,于是她只能笑着道谢。

    杨柳很快便捧着几朵蓝紫色的重瓣耧斗花过来了。

    “洁儿喜不喜欢这花?”晓儿接了过来,递给小姑娘看。

    洁儿看了一眼,点了点头,其实她全部花都喜欢。只是头太小了,不能全部都插上。

    “那姐姐帮你插头上了!”

    洁儿又点了点头:“谢谢姐姐!”

    “真乖!”晓儿在她的头上比划了一下,找到合适的位置便将花插上了。

    “洁儿真漂亮。”晓儿插好花后赞道。

    小姑娘看向自己的娘亲,鸿胪寺卿夫人笑着点了点头:“洁儿最漂亮了!”

    洁儿高兴得笑了起来,然后小声地说:“谢谢睿安县主姐姐。”

    晓儿摸了摸她人头发笑着站了起来。

    花房很大,其它人都分散在各处欣赏着不同的花。

    晓儿抬起头,环视了一圈,当视线落在蓝月手上的花束时,她脸色巨变!

    此时的蓝月正想伸手剪下一株黄色的牡丹花。

    “住手!”晓儿忍不住大声出口喝斥。

    她的手上拿着的那一束花,其中有两株牡丹花可是自己和上官大哥亲手培育出来的七色牡丹,那是准备在太后娘娘寿辰时送给她的寿礼。

    太后娘娘最喜欢的便是牡丹了!

    蓝月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刚才睿安县主是对自己说住手吗?她有些不敢确定,这样的语气,应该不是!于是她又继续伸出拿着剪刀的手。

    “大皇子妃住手!”

    晓儿快步走到蓝月脸前,甩开她的手,脸色冷若冰霜:“大皇子妃,你在干什么?”

    “剪花啊!”蓝月举起手中的剪刀,这不是很明显的事,还需要问!

    “谁允许你动我的花了!”这人简直连最基本的的教养都没有!

    梁燕丽见此拿起手帕,遮住了自己上扬的嘴角。

    这下,待会儿的事更加顺理成章了。

    “睿安县主什么意思?不就是几株花吗?你居然敢这样和我说话。这花我剪了便剪了,你能如何。”蓝月见其它人都看向她们,不行,她得趁此刻拿出皇妃的气势来,让这些人以后不敢再狗眼看人低。

    “杨柳,我家不欢迎不问自取的人,给我送客!”她能如何?她可以赶她走!晓儿说完一把夺过她手中的花。

    玖瑰花是带刺的,因为晓儿这一动作,蓝月的手被玖瑰的刺划伤。

    “啊!”痛得她尖叫出声,紧接着她赶紧张开自己的手,手心上出现了一条划痕,冒出了鲜红的血。

    “睿安县主,你居然敢伤我?”蓝月扬起手便向晓儿的脸上甩去。

    晓儿伸出手,一把便握住她的手腕然后用力一甩:“我只是拿回我的花。”

    蓝月被晓儿甩得差些没站稳。

    晓儿心痛地看着上面两株牡丹。

    这盆牡丹花她几乎是没有利用空间,小心翼翼呵护它成长起来的

    后来为了它能准时开花才将它放进空间里,让它尽快结出花苞的。

    在空间里一长出小花苞,她又忙拿出来照顾了。

    她怎么都想到她细心呵护的花居然被人给剪了!

    这世上居然有这么没有教养和羞耻之心的人,气死她了!

    “睿安县主这事不能这此算,除非你跪地求饶,不然我得找太后评评理子!”蓝月握着流血的手,威胁道。

    晓儿不为所动,就算她找太后理论自己也不怕!这是自己的家,她剪的是自己的花?难道她觉得未经主人同意,私自破坏别人的物品还有道理了?连小孩子想要别人的花都知道问一下,因为这是礼貌,是教养!

    她不见得太后会高兴看见这么没有教养的孙媳妇,而且还是破坏了她最喜欢的牡丹花的孙媳妇!

    “大皇子妃还是去太后理论吧!”晓儿毫不在乎地道。

    要自己跪地求饶?她不配!

    “哼,给脸不要脸!”蓝月气愤地转过身往外走去。

    梁燕丽对站在刘氏身边的绮罗投去一个眼色。

    绮罗站在刘氏身后悄悄地伸出手,轻轻地将刘氏手上的一条珠链剪断。

    断了线的珍珠一颗颗往下掉,然后在地面,四散开来。

    蓝月一脚踩在一颗珠子上,整个身体向后倒,重重跌落在地上。

    不远处大皇子和上官玄逸等人正走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