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四百零六章
    “啊!痛!好痛!”蓝月抱着肚子,绻缩着身体不停地喊痛。

    “天啊!姐姐可是有了身孕的!是谁故意弄断了手链!这是蓄意谋害皇家血脉啊!”梁燕丽声色俱厉地指控道。

    刘氏听了这话,微微颤抖地举起自己的左手,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手腕,再看看地上的珍珠,脸色霎那间全白了!

    怎么这珍珠手链,突然间就断了!

    故意弄断手链?晓儿看着地上那些眼熟的珍珠,又看了一眼梁燕丽,心里一沉,不管怎么样,得先请太医!她对着站在刘氏身边的紫荆道:“紫荆,快去请太医!”

    听了这话,吓傻了的紫荆回过神来,匆匆往外跑去。

    在场的夫人见此,吓得大气也不敢喘一下,每个人都在心里暗暗后悔今日过来了。

    有些夫人手里带着珠链的,都纷纷将手链握紧了,就怕一不小心倒霉悲催的将它弄断了,到时候就更说不清了。

    正走过来的大皇子他们几人也看见花房的情况了,大皇子一马当先地跑了过来。

    只见大皇子妃绻缩在地下,下身的裙子上染了一片血迹,整个额头痛得满是冷汗。

    “皇妃,你怎么了?”大皇子在大皇子妃身边蹲下,伸出手扶着她的肩膀,皱起了眉头,满脸担心地问道。

    “好痛!孩子,大皇子,救救,我们的孩子。”大皇子妃看见大皇子来了,忙抓住他的手,哀求道。

    大皇子的手染上了蓝月手上的血,他以为是那孩子的血,本能地闪过不安,他忙甩开了她的手,然后反应过来这时许多眼睛在看着呢,他又赶紧反手抓住她的手,安慰道:“好!你不用担心,我会替你出气的!”

    到底是受不了一直握着蓝月的手不放,那些血,让他心里不舒服。

    大皇子放开了蓝月的手,满脸怒气地站了起来,凌厉的眼神一一在在场的每个人身上扫过,厉声道:“谁能告诉我,大皇子妃是怎样跌倒的!若是皇妃肚子里的孩子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你们全部人陪葬!”

    会替她出气,却不是先顾及她和腹中孩子的性命!蓝月可是求他救孩子,而不是出气!

    “大皇子还是先将大皇子妃抱到客房等太医来吧!地上凉,大皇子妃这样一直躺在地上可不好。”晓儿将大皇子刚才的动作和表情看在眼里,心里对这人更是不屑。

    这人怎么看,怎么虚情假意!自己的孩子快保不住了,第一时间不是应该心急请太医的吗?而他却只顾兴师问罪!连太医两个字也没提起过。

    “睿安县主这是想本皇子将大皇子妃抱离现场,然后你好毁灭证据吗?”大皇子听了这话狠狠地瞪着晓儿。

    毁灭证据?晓儿看了一眼地上,空空如也!刚才掉在地上的珍珠已经滚远了,好些珍珠已经不知滚到何处,紫荆刚才离开时,自己担心她会跌倒,也用脚将门口的那两三颗珍珠踢开了,现在只有几颗滚到了花盆边的珍珠还能看见影子。

    她刚才一直留意大皇子,根本就没有看见他看向那几颗珍珠!

    现在大皇子直接说毁灭证据,这就证明他是认为有人故意害大皇子妃跌倒的!他为什么会觉得大皇子妃不是自己不小心跌倒的而是有人陷害的?

    正常来说,谁敢众目睽睽之下害大皇子妃!所以一般人潜意识会认为大皇子妃是自己不心跌倒的!

    而大皇子直接说自己想毁灭证据!觉得是自己害的大皇子妃!再加上他对蓝月和她腹中孩子的性命的不在乎!大皇子这个潜意识的直觉,可真是微妙!

    晓儿在心中快速地分析着。

    梁燕丽拿着帕子,拭了拭泪,哽咽道:“大皇子,你可要替姐姐做主啊!刚才睿安县主和姐姐发生争执,姐姐气得愤然离开,刚好升平侯夫人手上的珍珠手链就在这个时候断了,珍珠滚了一地,姐姐就是踩到那些珍珠摔倒的。”

    “升平侯夫人你有何解释?你这是故意谋害皇家子嗣,你可知罪!”大皇子听了这话,凌厉的视线落在刘氏身上,语气凌厉。

    “臣妾没有!臣妾是冤枉的!”刘氏强自镇定下来回道。这时候不能乱了!遇到事需要镇定,遇到大事更需要镇定,这可是荣嬷嬷教她的。

    再说这么重的罪名,她可担不了!不然她们家就毁了。

    “大皇子可别含血喷人,事情的真相究竟如何还需要查清楚!”晓儿算是想明白了!这绝对是大皇子和梁燕丽设计好的!

    “没有?那你的珍珠手链为何早不断,晚不断,刚好在姐姐想要离开时断!”梁燕丽听了这话瞪着刘氏,目光如炬。

    上官玄逸走了进来,看了一眼在场的每个人,心里便有谱了。

    “升平侯夫人,当时你的珍珠手链是如何断的?你认真想想,手链总不会无缘无故断的。”上官玄逸的声音带着一股安抚人心的镇定,刘氏听了这话莫名心安了不少。

    晓儿向刘氏身边走过去,发现杨梅对自己眨了一下眼睛,然后她又看了梁燕丽的丫鬟绮罗一眼,只见她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杨梅是将绮罗点穴了?!

    见此,晓儿的心定了下来了!

    “我不知道,大概是戴久了,被珠子磨断了吧!大皇子明察!就算给臣妾一百个胆,臣妾也不敢害大皇子妃啊!”刘氏想了一下,当时她的手并没有勾到花枝,也没有碰到别人,只能是这个原因了。

    “你不知道?你一定是故意弄断的!大皇子,若那绳子是因为磨损而断的,那么它的断口一定是不齐整的!若是有人故意剪断的,那么绳子的断口一定是齐整的。咱们只需要将绳子找出来,看一下它的断口就知道是不是升平侯夫人故意的了。”

    “就算绳子是被人剪断的,也不能说明是我娘剪断的。说不定有人故意栽赃陷害呢!”晓儿来到刘氏身边捡起地上那条白色的绳子看了一眼。

    果然是被剪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