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四百零八章
    晓儿见大皇子抱着大皇子妃离开后,才对梁燕丽说:“侧妃,你认为我娘亲是故意害大皇子妃跌倒的,请问你有什么证据?”

    “绳子断口齐整就是最好的证据。”梁燕丽将手中的绳子拿起来扬了扬。

    晓儿点了点头:“没错!这也算是证据。刚刚我看了一下绳子,绳子的断口处还留有一抹绿色,这就证明绳子的确是被人剪断的,而且就用这花房里的剪刀剪断的!”

    “睿安县主也认为是升平侯夫人故意弄断绳子,那么事情便好办了……”

    “侧妃不要着急!”晓儿打断了梁燕丽的话:“我只是说绳子的确是被人用花房里的剪刀剪断的,而这个人却不是我娘,而是当时站在我娘身后的某个人。”

    听了这话,在场的夫人脸色俱变了。现在站在刘氏旁边的几位夫人仿佛刘氏是洪水猛兽一样,赶紧走开。

    每个人心里都想当时自己站哪里来着?升平侯夫人又是站哪里?自己好像没有站在升平侯夫人旁吧!

    梁燕丽听了这话,下意识看向绮罗,这才发现绮罗满脸焦色的看着自己。

    她的心里咯噔了一下。

    晓儿看了一眼梁燕丽,然后笑着说:“杨梅,你来告诉侧妃,谁是真凶!”

    “是,姑娘!”

    杨梅将绮罗的右手举了起来,她手中握着的那把剪刀也露了出来。

    有些人也想起,刚才绮罗就是站刘氏身后的人之一。

    然后她们看向梁燕丽的目光不同了!

    这个世界要说有谁不想大皇子妃的孩子平安生下来,那绝对是非大皇子侧妃莫属了!

    在场的人对刘氏会故意害大皇子妃跌倒还是有些将信将疑的,但对于梁燕丽会害大皇子妃跌倒,却马上就相信了?

    没有办法,多数家庭都是有小妾存在的,她们自己也是防不胜防。

    “刚才我看见这位姑娘靠近我家夫人,剪刀在衣衫的遮挡下露出一小截,动作很快,一下就剪断了我家夫人的珍珠手链,我第一时间便上前点了她的穴。一开始奴婢还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剪断我家夫人的手链,接着大皇子妃跌倒,我才明白过来。”

    “你胡说八道!绮罗怎么会故意剪断升平侯夫人的手链!你们这是想栽赃陷害!”梁燕丽脸色白了白,却是坚决不承认。

    “花房中只有一把剪刀,那剪刀因为大皇子妃刚剪完花,上面还沾有一些绿色的花茎汁液,所以你手中那条绳子的断口才会染上了一点绿色!人证,物证俱在,铁证如山,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杨梅解开了绮罗的穴道。

    晓儿看向绮罗:“绮罗,你故意靠近我娘,剪断她手中的手链,是不是你家主子让你做的?”

    绮罗闭了闭眼,她知道现在她是百口莫辩了,今天她是必死无疑了!

    她张开眼,开口道:“大皇子妃在府中对我们侧妃和侧妃的丫鬟处处刁难,奴婢早就怀恨在心,想找机会报复一二了,大皇子妃在府中出事,大家一定会怀疑是侧妃做的,所以奴婢不敢在府中害大皇子妃,刚才见睿安县主和大皇子妃起了争执,奴婢终于看到机会了,才犯下了错事。这一切都是奴婢自己做的,侧妃是不知道的。”

    梁燕丽听了这话满脸震惊:“绮罗,你怎么能这么做呢,姐姐平时那样做也是在教育我们,为我们好,你怎么就能怀恨在心呢。”

    “侧妃对奴婢有恩,我就是看不得大皇子妃如此欺负侧妃。”

    晓儿看着她们一副主仆情深的画面无动于衷。

    大皇子这时匆匆赶回来了。

    晓儿便说:“大皇子,真凶已经找到了,就是绮罗,绮罗是侧妃的婢女,绮罗已经认罪了,说起来这也是你们的家务事,绮罗怎么处置便交给大皇子了。”

    大皇子脸色铁青地看了一眼梁燕丽,蠢货!如此简单的事都办不好!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在场这么多人不诬蔑,偏挑了一个最难搞的睿安县主!

    本来若是蓝月在升平侯府出了事,升平侯都是难逃其责的,但现在被睿安县主指出了是她们自己内讧,还想诬蔑到升平侯夫人身上,他还怎么好意思追究升平侯府的责任!

    要是他还敢追究升平侯府的责任,估计会被六皇弟反咬一口说他们自己导演了一出戏,来陷害升平侯一家了!

    “来人给我将这贱婢杖毙了!”

    “大皇子请慢,大皇子要如何处罚这丫鬟我管不着,但是请大皇子回大皇子府再处罚吧,嗯,我见血晕!”在自己府中杖毙那丫鬟?!她可不想弄脏自己的屋子!

    战场都上过的人,见血晕?谁信!

    大皇子听了这话脸色更难看了!他本来就是打着隔应隔应她们,最好就是将绮罗的冤魂留在升平侯府才说杖毙的,没想到睿安县主这么不给脸子,直接拒绝。

    “大皇兄,升平侯夫人和睿安县主受了如此大的委屈,你们就这么算了?”

    大皇子听了这话气得肺都要炸了,他握紧了拳头,青筋都露了出来。

    委屈?他怎么一点都看不出来!他自己被气得满肚子火才是真!

    “六皇弟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还要他堂堂一个皇子去给一个臣子的家眷赔罪不成!

    那样他的脸子往哪里搁了!

    “大皇兄的侧妃得跪下来磕头道歉,至于大皇兄嘛,你们的家务事,却是差点害得升平侯一家担上谋害皇家血脉的罪名,你怎么样都得赔上十万八千两给升平侯夫人和睿安县主定定惊才是。”

    大皇子听了这话,血气上涌,气得差点没爆血管!

    不要脸!太不要脸了!

    定惊需要十万八千两!升平侯夫人和睿安县主还是不是凡身肉体了!这身子也太金贵了!

    “让本侧妃跪下了磕头赔罪?六皇子,你没有说错吧?她们也配?”梁燕丽听了这话声音都尖锐了几分!

    “杨柳,掌嘴!”

    杨柳闪身上前,“啪啪啪”!

    使劲打着梁燕丽的脸,速度快得她连尖叫声都说不出口。

    “住手!”大皇子气得脸色铁青。

    杨柳没有停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