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四百一十八章
    “你怎么知道我们的精血不行?难道我们的精血连一条蛇的血都比不上吗?”

    被歧视不行,不管是指哪方面,男人的心里总是会别扭的,上官玄昊表示心塞塞。

    “你有小黄长寿吗?还有你打得赢小黄吗?”

    上官玄昊:“……”

    算了!他不和一条畜牲计较,就用那蛇的精血吧!他也不舍得往自己身上动刀子。

    “我先去取精血,你们稍等一下。”晓儿对狄绍维几人说道,然后又转过头对上官玄逸说:

    “上官大哥,我还需要几面大镜子,找到后将镜子放在隔壁房间,还有借客房一用,我要取精血。”

    上官玄逸听了这话开口道:“我陪你一起去取。小福子,你去找几面镜子。”

    “不用了,很快就好。”晓儿摇了摇头,这么小的事哪里需要人陪。

    “动物无人性,万一伤着你怎么办。”上官玄逸可是见过黄金巨蟒那惊人武力的,他不在她身边护着,他不放心。

    黄金巨蟒听了这话怒了:你才没人性,你全家都没人性!

    晓儿忍不住笑了。

    黄金巨蟒见晓儿真的要取自己的血,泪流满面地博取同情:“主人,我皮粗肉厚,取精血很痛很痛的!”

    晓儿:“这样啊,那为了你下次不痛,咱们这次就一次取多一点,放着备用好了!”

    噗!白天忍不住用翅膀捧腹:“哈哈……主人,你太有远见了!”

    黄金巨蟒:好想死,活久了就是活受罪啊!

    干嘛要认主人呢!简直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头已经没可能!

    晓儿看着幸灾乐祸的某只鹅,再看看凌乱的空间,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她凉凉地开口道:“白天,小黄出多少血,你也出多少血好了!你们是朋友,应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懂不?”

    白天抗议:“主人,不是夫妻才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吗?这朋友关系不牢靠啊!”

    嗯!它们天鹅是世界上最忠贞的动物,终生有且只有一位伴侣,那是鸳鸯也比不上它们的,鸳鸯在另一半死后还会找继室,天鹅却不会再娶(嫁)只会孤独终老的,所以它们是有异性没人性的!

    晓儿听了,恍然大悟:“对哦,差点忘了!谢谢白天的提醒,那天白也和你一起放血好了!”

    噗!白天吐血:别拉我,我要去撞墙,一死了之!死了就一了百了了!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下去了!

    黄金巨蟒:“哈哈哈,主人放心,我绝对能放多少血便放多少血,绝对不会藏私的!”

    它放多少,那两只鹅也得放多少!它身长体胖,不对,它高大威猛,放那么一丁点血,就当促进血液循环好了,但那两只鹅还没它的头大呢!让它们放一碗血,那还不成了鹅干!哈哈!腊鹅干,还没吃过,应该很下酒!真是赚大了!

    哇哈哈,哇哈哈,解气!主人实在太英明神武了!

    刚自我安慰完的白天听了黄金巨蟒的话,又想扇翅膀了!这蛇是欠收拾的节奏啊!

    晓儿见白天的翅膀动了动赶紧出声阻止:“白天,空间再乱下去,我就让丑小鸭也和你们一起放血好!正好父债子还!”

    白天听了这话彻底蔫了!它发现,自从它生完孩子后,主人的心就偏了!不行!它要回去自己的窝里和老婆孩子一起热炕头,疗疗饱经风霜摧残的心灵,不然它会心理不平衡,然后导致产后抑郁,然后成为精神病患的。

    上官玄逸将晓儿带到书房,晓儿便将黄金巨蟒放出来了。

    “小黄,我应该如何做你才不太痛?”

    “主人给我一根针。”黄金巨蟒回道。

    晓儿拿出一根又长又大的银针,放到黄金巨蟒眼前,一本正经地道:“这根行吗?”

    变成小蛇的黄金巨蟒本能地缩了缩蛇身,往后退了好几步:“主人,太大了,绣花针就行了!比绣花针再细一点的也行。”

    这是想将自己做成烤蛇肉串吗?取一滴精血而已,拿比手指还粗的银针,差点将它吓尿了!

    “你不是说你金皮银骨吗?我担心针太小,插不进去,反而弄断了。这银针打出来也不便宜啊,浪费多不好,对不?再说银针粗长一点,插进去的窟窿眼就大,流的血不就多了!”晓儿一本正经地拿着一根银针有黄金巨蟒面前晃了晃。

    敢将空间弄得乱七八糟,真是活得嫌命长了!

    上官玄逸看了一眼晓儿,嗯,生气了!又看了一眼黄金巨蟒怯怯的样子。这蛇惹丫头生气了?那银针应该再粗一点!

    哗!吓死宝宝了,黄金巨蟒又往后退了退:“主人,我错了,空间我会收拾好的,你换根最细的针吧!”

    呜呜,主人自从骑过自己后就不怕自己了!还是怕自己的主人可爱!

    现在的主人太恐怖了!

    晓儿听了这话才收起这根又长又大的银针,拿出一根细长的银针出来。

    “乖,别动,我取血啦!”晓儿一只手拈着一根银针,慢慢伸向黄金巨蟒。

    噢,上天!凌迟也不过如此了!看着慢慢靠近的银针,黄金巨蟒忍不住绷紧了身体。

    “主人,我自己来吧!要不你动作快点?”

    晓儿听了这话,便将银针递给它了。

    她拿不准究竟要将针插多入,才会有血出。

    黄金巨蟒听了这话,张口咬住了银针,然后快速回头,向自己的蛇身,轻轻一刺。

    晓儿赶紧拿出小瓶子,准备装血。

    她找了半天才在一片金光闪闪中找到了一个针眼,冒出了一小点红!

    晓儿怒了!这么小一点,风一吹就干了,算一滴吗?

    “小黄,没有血出。”

    呜呜……快痛死了!黄金巨蟒回头一看,咦,刚刚舍不得用力,针口太浅了。

    浅就浅吧!它不会再伤害自己了!

    “主人,慢慢流就会多了。”

    晓儿:“……”

    她见黄金巨蟒真的不打算再插一针的意思,晓儿只能伸出手,在那个微不可见的针孔附近用力掐了一下:这不,一滴血珠就出现了。

    晓儿赶紧收进瓶子里。

    “啊!杀蛇啦!救命啊!救命啊!……”黄金巨蟒堪比杀猪般的声音响起。

    “闭嘴!不然我灭了你”晓儿狠狠地瞪了一眼某蛇,然后将它收回空间。

    某蛇抱无忧树寻求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