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四百二十一章
    晓儿这一觉睡得很沉,待她一觉醒来已经日上三竿了。

    四周安静得让她总觉得少了一点什么东西,但又想不出来。

    小福子守在门外,听到里面的动静忙问:“姑娘是醒了吗?”

    “嗯。”晓儿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她还在想有什么地方让她觉得不妥的。

    门外的小福子听了,忙对捧着脸盆等物守在一旁的宫女们,招了招手,让她们进去伺候晓儿梳洗。

    他还得去厨房吩咐人上一点吃食和去书房告诉主子,姑娘醒了。

    上官玄逸已经从宫里回来了,此刻正在书房内见客,他吩咐小福子,姑娘睡醒了便去告诉他。

    “睿安县主,我们进来了。”带头的宫女敲了敲门。

    “进来吧!”晓儿应声道。

    门应声而开,几名宫女鱼贯而入,有人端着铜盆,有人捧着衣物,首饰等。

    带头的宫女屈膝行礼道:“奴婢是是太后派来贴身伺候六皇子的宫女紫凝,紫凝见过睿安县主,睿安县主吉祥。”

    太后派来贴身伺候六皇子的宫女?这自我介绍不但长还别有深意啊!

    晓儿似笑非笑地看了紫凝一眼,她成功让自己对她另眼相看了,不过自己还真不屑理会,像是这种自以为背后有人撑腰便想出来蹦哒的人,她自己便会将自己作死的。

    晓儿收回目光,对众人说道:“东西放下,你们都退下吧。”

    其它宫女听了这话均放下手中的东西,行礼后悄悄退了出去,只有紫凝将东西放下后,仍恭敬地立在一旁。

    晓儿见状,又重新开口道:“紫凝是吧,你都退下吧!我不需要人伺候。”

    晓儿拿起宫女送过来的一件外衣穿上。

    “还是让奴婢来伺候你吧,六皇子吩咐奴婢要伺候好睿安县主的。”紫凝没有退出去,反而走上前想帮晓儿穿衣。

    “放肆!”晓儿避开了她伸过来的手,不经已看见她的手指,眸光渐冷!她的指甲缝里有痒粉!而且还是一种比较特别的痒粉!刚沾上皮肤时并不会发作,只有吃了海鲜之类的发物才会发作!

    所以发作的时间是不定时的,有些人沾上痒粉后,一两个月后才吃海鲜,那时才发作,所以根本想不起自己是什么时候沾上这鬼东西的。

    但是一旦发作会让人忍受不住抓到全身的皮没有一处完好,才停下来!那等于是毁容了!总之不会要你命,惨过要你命!

    虽然有解药,解药却不好找。

    晓儿在心里琢磨,这紫凝她有印象,自己曾在宫里见她和常贵人在一起。

    这是太后的人还是常贵人的人?

    晓儿在心里计较了一番,决定不拆穿她,只给予小惩大诫,留着她进行反间计好了。

    总好过拆穿了,又不知道谁会成了取代她的人。

    “六皇子吩咐你伺候好我,但是我不是说不需要了吗?我想六皇子断不会吩咐你不听我的话吧!”晓儿不急不徐地走到金丝楠木镶汉白玉石的圆桌旁坐了下了,抬起头,仰望着她,冷声道。

    虽是仰望,但晓儿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仿佛她才是那个居高临下,睥睨天下一切的人。

    “奴婢不敢,奴婢只是按规矩办事。再说哪有做主子的自己动手梳洗的道理?睿安县主别为难奴婢了,这不合宫中规矩的。”紫凝被晓儿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势弄得一愣,然后忙屈膝行礼。

    这睿安县主小小年纪就能气势逼人,难怪主子说她不容小觑。

    “宫中的规矩?原来宫中的规矩是做奴婢的可以不听主子的话的?本县主真是第一次领教了!不过紫凝,这里是六皇子府,不是皇宫,你提宫中规矩,难道是想借着宫中出来的身份奴大欺主吗?还是你觉得我出身于农家,不懂规矩,所以你打算来教我什么是规矩?或者是太后给你权利,让你故意来给我下马威了!”

    奴大欺主?宫女教县主什么是规矩?故意下马威?这些指控也太大了!紫凝听了这话脸色一白,忙跪了下来:“奴婢不敢,奴婢只是想伺候睿安县主梳洗而已,不知哪里得罪了睿安县主,让睿安县主如此指责奴婢!正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睿安县主怎么能这样冤枉奴婢。”

    紫凝在跪下来的一刻眼尾余光看见上官玄逸正大步流星地走过来,她抬起手抹了抹眼泪,委屈至极。

    “我寃枉你?你这是在指责我吗?”晓儿一拍桌面,声色俱厉。

    “奴婢不敢!”

    此时上官玄逸走了进来,晓儿站起来行礼。

    上官玄逸阻止了,然后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丫鬟,拉着晓儿重新坐下:“怎么了?”

    “上官大哥,你贴身伺候的宫女不听我的话。还反过来指责我冤枉她!……”晓儿简单说了一下经过,她看着紫凝故意将贴身伺候几个字咬得极重。

    晓儿故意将话说成是她吃醋了,才故意刁难紫凝的一样。

    上官玄逸听子这话皱眉:“我从来不让婢女近我所在的地方半步,何来贴身伺候的宫女。心思多,不听话的下人,留着也没用,那便打几板子,随便发卖了好了!”

    “主子饶命,奴婢只是听主子吩咐,想要伺候好睿安县主梳洗而已。奴婢以为睿安县主说的是客气话,才坚持要伺候睿安县主,奴婢下次不敢了。睿安县主你原谅奴婢吧,别将奴婢发卖了。奴婢求你了!”紫凝赶紧磕头认错。

    她才刚来六皇子府,就这样被发卖了,她还有活路的吗,想到这她有点后悔刚才太冲动了。

    “上官大哥,这是太后赐给你贴身伺候的宫女,俗话说不看僧面看佛面,不能拂了太后的好意,落了太后的脸子,还是小惩大诫就好了。”

    贴身伺候的宫女!丫头你别再着重提醒可以吗,他觉得恶心!

    上官玄逸的手一直拉着晓儿的手放在桌子底下,晓儿挣开,然后在上官玄逸的手心写了一个字:留。

    手心上传来的痒意,让上官玄逸心中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

    他不动声色地重新握住晓儿的手,冷冷地扫了地上的人一眼:“自己去领二十大板!滚!”

    “慢着!”晓儿看见窗外一个鸟儿飞过,她终于明白醒过来后,她为什么觉得有点不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