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四百二十二章
    紫凝听了吓了一跳,怎么又反悔了!

    上官玄逸看着晓儿,等她说话。

    “上官大哥,怎么没有知了和蟋蟀等虫鸣声了。”

    夏天,每天早上都能听见这些虫鸣声,一时没有了,她还不习惯。

    紫凝:怎么话题扯到昆虫上了?

    “担心它们吵着你睡觉,我让人将它们都捕捉了。”

    这还真是让人意外的感动,算了,她就不故意拿贴身伺候的宫女来刺他了。

    想到某些昆虫在现代可是美味,在这里不知如何,嗯,就便宜一下这宫女,让她试菜好了!

    “只打二十大板,这惩罚有点轻,再多打三十大板又怕她没命!这样吧,上官大哥,不知道捉到的那些蝉和蟋蟀都在哪里了?”

    “小福子,将那些蝉和蟋蟀拿过来。”上官玄逸对守在门外的小福子吩咐道。

    “是。”小福子应声离去。

    紫凝听了这话心里升起不好的预感。

    二十大板惩罚还是小惩大诫吗?二十大板打下去,几乎可以要她的命了!宫里曾经有一个宫女也被罚了二十大板,屁股皮开肉裂,几天后伤口还化脓了,后来高烧三日不退,差点丢掉性命!足足卧床一个多月才能下床。

    不过,睿安县主要哪些蝉和蟋蟀干嘛?不会是想扔在自己身上吧。

    紫凝想到这里,身上一根一根的寒气排着队开始竖了起来。

    很快小福子便拿着一大袋昆虫走了进来。

    晓儿站了起过,走到小福子面前:“小福子,将袋口打开,我看看新不新鲜。”

    新不新鲜?新鲜又如何?不新鲜又如何?

    跪在地上的紫凝忍不住用双手搓了搓自己的手臂。

    睿安县主真的是姑娘来的吗?不会是女扮男装吧!这些恶心巴拉的东西哪个姑娘敢看啊!

    “姑娘你不怕吗?”小福子有些迟疑,他担心会吓着晓儿。

    “不怕,这么可爱的东西怎么会怕。”

    可爱?小福子眨了眨眼,主子看上的人果然眼光独特。

    反正他就看不出哪里可爱了!

    小福子将袋口打开,晓儿探头看了一眼,里面的知了和蟋蟀密密麻麻,爬来爬去。

    小福子看了一眼都有点头皮发麻。

    “紫凝,你过来看一眼。”

    紫凝听了这话,吓得整个人抖个不停,宛如秋风扫落叶一般。

    “睿安县主饶命,奴婢不敢了,奴婢以后不敢再不听你的话了。”

    “别紧张,我只是让你过来看一眼而已!这东西又不咬人,又没有毒,你怕什么!我瞧着都想吃上一口呢!”

    睿安县主不是人来的吧!想吃昆虫!紫凝听了这话,抖动着双腿站了起来,以一步可走十步的时间缓慢地走了过去。

    然后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看了一眼,密密麻麻的黑色虫子,爬啊爬!她的身上就像被黑色的虫子爬满了一样,她忍不住用手在自己身上扫了扫,拭图赶走身上的虫子。

    对于她的表现,晓儿满意了!

    “好了,小福子将袋口封好吧。将这袋子里的东西都放到厨房,将这些东西白灼了给紫凝做下饭菜。就每顿饭一碟,直到吃完为止!这是提醒她别好了伤疤忘了疼!这东西其实挺好吃的,一咬上去,咔嚓一声!外壳就碎了,那肚子里的汁液就会流到嘴……”

    恶!紫凝听了这话捂住嘴!忍不住飞快地跑了出去!

    要是她敢吐在六皇子的屋子里,明天她的脑袋绝对不在自己的颈上了。

    “哈哈……”晓儿见紫凝脸色都吓青了,忍不住笑了起来。

    看她以后还敢不敢往自己身上撒痒粉!

    其实蝉蛹油炸真的挺好吃的!不过这些古人恐怕不敢吃!回头她弄点来吃好了!

    或者以后她应该在太后面前吃点蝎子,蝉蛹,黄蜂蛹之类的吃食,她一往上官大哥府里塞贴身伺候的宫女,自己就进宫在她面前吃上一碟,顺便邀她一起吃!

    她恶心自己,自己就用这法子恶心她好了!

    嗯,这主意真不错!

    “很好笑?”上官玄逸看着面前笑得眉眼弯弯少女问道。

    “嗯,我想到一个法子让太后以后不敢往你府里塞贴身伺候的宫女了!”

    “什么法子?”这丫头主动想法子帮他拦住这些麻烦,他觉得很高兴。

    “就是她每塞一次,我就在她面前吃上一碟毒蝎子,蝉蛹,黄蜂蛹之类的昆虫!恶心恶心她!”

    听了这话上官玄逸脸黑了:“不需要吃这样恶心的东西,这世上能够近我身的女人,有且只有你一个而已!你不用在乎这些,你若是介意,太后再送,我转头便将那些人送出去就行了!刚才那丫鬟我也送出去!”

    “什么恶心!那些东西可是很好吃的,改天我做给你吃!”

    恶!上官玄逸觉得胃有点波涛汹涌的感觉。

    这丫头不会是惩罚他收下了太后送的宫女吧!

    晓儿看了一眼他僵硬的表情,忍不住笑了。

    以后这人若是敢欺负自己,那便吃蝎子吧!

    上官玄逸见她狡黠的表情便猜到她在想什么了,忍下不适开口道:“那紫凝为什么要留?”

    听了这话,晓儿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紫凝的指甲缝上有痒粉。而且我曾在宫中偶然撞见她和常贵人在一起说话。当时隔得有点远,不知她们说在什么,我以为她是常贵人的丫鬟,便没在意。还记得太后带回来那个顾厨娘吗?”

    上官玄逸点了点头。

    “我看见顾厨娘手臂上有一朵梅花刺青。刚才紫凝不经已露出了一点手臂时,虽然只是一瞬间,看得不太清楚,但我还是敢保证她手上的刺青和顾厨娘手臂上的是一样的。”

    “我知道了,这事先放着不用管,等我回来再说。我明天便要离开帝都一段时间了,你自己小心点,别到处跑,好好待在家里,知道吗!”

    当然是不知道,她从来都没有到处乱跑!至于好好待在家里,好难!

    她还得继续给家里多置办些产业,过几年景睿便要走进仕途了,要用的银子多着呢!

    现在她们几兄弟姐妹渐渐地大了,要用钱的地方越来越多,趁景睿现在将精力开始花在这方面,得利用这三年扩大她家的产业链。

    这时去而复返的小福子正领着几个宫女将吃食送过来。

    晓儿才想起自己还没洗漱,赶紧去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