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四百二十九章
    李芸宁听了这话赶紧附和:“对啊!我怎么不知道这世界有药能治温疫了?太医院的太医对温疫也都束手无策!也不知道是什么药,喝坏人了怎么办!”

    “睿安县主,你们这不会是随便抓些药材来糊弄百姓,沽名钓誉,好借此机会博得一个好名声的吧!”梁燕丽轻轻地抚摸着自己圆圆的孕肚,悠哉游哉地站在那里,凉凉地扇风点火。

    逃难的百姓听了这话均顿了顿:对啊,是药三分毒,可不能乱吃,而且真的没听说有治温疫的药。

    凡染上温疫的人,都是被隔离起来自生自灭的,等死了便直接放一把火烧掉的。

    如果是一条村子的人都染上温疫,那官府便直接下令烧村!

    许多人捧着药也不知是喝好还是不喝好!

    喝吗?

    喝了不能治温疫反而喝坏了自己的身体怎么办?

    不喝吗?

    不喝,要是真的能治温疫,自己从疫区过来,也不知道有没有感染了温疫,若是感染了,自己没有喝,那不就完蛋了!

    队伍中的人心中纠结极了。

    “药好不好,是有用还是有害,不是我说了就算的。以前没有能治温疫的药也不代表现在没有。”晓儿一边说一边拿出一个干净的碗亲自装了一碗汤药,自顾自地喝了起来,直至碗见底了她才将空碗给大家看:“这些汤药的药方是太医院罗太医开的,清热解毒,有病治病,没病强身,绝对不会有毒或者会对大家身体有害。大家可以放心喝,想喝就喝,不想喝就不喝,我们是不会勉强大家的。不知道应该喝还是不喝的人,也可以问问已经喝过药的人感觉如何。”

    空间出品绝非凡品,若不是担心这些逃难的百姓,真的会将温疫带来帝都,她也不会用空间的药材和水来熬这汤药布施。

    就是单纯的空间水喝了都会让人感觉身体舒服了不少,更何况还有药材。

    这些人颠沛流离了这么长时间,身体一定很疲倦,这种情况喝下汤药,效果更是明显。

    真金不怕火炼所以晓儿一点都不担心,那些心怀不轨的人会凭借几句话就让自己家由做善事变成做坏事。

    “如果这些汤药真的是害人的,皇上还在紫禁城内呢,大家大可以去告御状!我为什么要施药害大家,众目睽睽之下,这罪责逃得掉吗?这对我们家没有一丝好处!”刘氏补充道。

    听了这些话逃难的百姓觉得很有道理,有些领了药但还没喝的人便问已经喝了药的人:“这药吃下去感觉如何?有没有肚子痛,反胃,头晕之类的感觉啊?”

    喝了药的人本来还有些担心吃错药了,但现在感受了一下,都摇了摇头:“没有,我觉得舒服极了。”

    “我也没有不舒服,喝完药后反而觉得没那么累了,整个人轻松了许多。”

    “对,喝完药之后,我也感觉自己丢失掉的力气都回来了!简直从来没有过的舒爽!”

    ……

    “刚才我还有一点头痛,喝完药后,现在头都没有那么痛了!”

    “头痛?”听了这话,刚刚还站在他身边的人全都跑开了。

    “你刚才头痛?你是发热吗?你怎么不早说?难道是你得了温疫,所以不敢说?天,我得离你远一点!你头痛不说出来,这是想害死人啊!”

    “对啊,我刚才还站在他前面排队排了那么久,天啊,离得这么近不会被传染了吧?怎么办,这药能多喝一碗吗?只喝一碗够不够啊?”

    ……

    药效这么好?居然喝了的人都说好?

    这是什么灵丹妙药,真的能强身健体吗?

    “这药这么神?应该真的能治温疫,那我赶紧喝了,药要趁热喝,凉了药效就没那么好了。”

    听了这话,已经领了药的人都纷纷低头,大口喝了起来。

    这时傳然慧走到了晓儿身边,“睿安县主也给我一碗吧,听说温疫能够潜伏在人体一段时间再发作,今天这么多人聚在一起,也不知有没有人感染了温疫而不自知的,我还是趁早喝一碗预防一下吧。”

    有些夫人和小姐听到了傅然慧的话觉得有道理极了,都走过去晓儿身边讨药喝。

    那些刚才因为担心吃错药而离开了队伍的人又赶紧跑回队伍中,想要站回原来的位置上。

    可是队伍中的人哪里愿意啊,好不容易才少了那么多人,不用等那么久,他们正高兴着呢,幸好刚才没有离开。

    于是那些人心中懊悔不已,又不敢闹事,因为远处有士兵守着呢,只能灰溜溜的往后面去。

    本来在队伍最前的人,变成队伍最后面的人,心中满腹牢骚,忍不住开口道:“刚才说汤药不行的是丞相府和大皇子府的人吗?她存的是什么心啊!怎么说汤药不行呢!”

    “能存什么心啊,当然是不好的心,估计想沽名钓誉的是他们,又想有个好名声,又舍不得布施那么多粥和馒头,便故意说升平侯府那些汤药不能治病,然后咱们都得温疫死了,他们不就不用再施粥了!”

    “怎么有心思这么恶毒的人?不舍得就别施啊,也不会有人说他什么!”

    “看那粥和馒头,又有肉又是白面做的,我还以为他们的心更善,没想到只是做做样子的……”

    ……

    晓儿听了这些逃难的百姓的话,差点笑喷,什么都不懂,轻易便被人左右,人云亦云的人有时候也是很可爱的!

    再看看沈宝儿,李芸宁和梁燕丽几人的脸色,晓儿心中冷笑,不作不死。

    沈宝儿见这些愚民,三言两语又被说得倒戈相向,心中气得不行。

    再看看那些夫人和小姐,都争先恐后地走过去求汤药,简直丢人现眼!这么怕死,干嘛还要来施粥啊!

    梁燕丽此刻心中慌乱不已,使劲地拿帕子擦自己的手,刚才她为了显得自己更亲民,可是亲自盛了几碗粥送出去的,那个说头痛的难民,就是从自己手上接过粥的,他的手还碰到自己的手,他那手黑得像墨汁!当时她觉得太恶心了,差点没吐出来,所以她才记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