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四百四十一章
    上官玄逸疯了一般挥剑斩杀挡住他去杀西月公主的侍卫。

    他的武艺这几年日益增进,已经十分高强,盛怒之下的他,更是达到巅峰!凡是近身者,不是断头便是断手。一时间,大家都被他身上的杀气吓得不敢近身。

    上官玄逸红着双眼,满脸恨意的看着西月公主,提着剑,一步一步向她走去。

    西月公主满脸不可置信,吓得不停地向后退,上官玄逸这是清醒过来了吗?

    怎么可能!

    情盅不是很厉害的吗?

    她有些不敢相信,面对犹如地狱使者般向自己走来的上官玄逸,她一边强自镇定一边不停向后退,她又试图开口迷惑上官玄逸:“上官大哥……”

    “闭嘴!”听见这声称呼,上官玄逸更怒了,声音嘶哑的他厉声喝道,同时一剑飞了出去,那剑快得让人看不见踪迹,一下就没入了西月公主微张的口中!

    西月公主圆眼大瞪,满脸难以置信,嘴巴插着一把剑,滑稽地倒下去了。

    上官大哥是她叫的吗!上官玄逸气得脸都扭曲了!这世上只有丫头能叫自己上官大哥,这个妖婆凭什么叫!凭什么如此叫他!

    上官玄逸抽出剑,忍不住狠狠地又在她的心脏插上一刀。

    他向来都是面无表情居多的,但是这一刻,任谁都能看得出他的滔天的恨意和绝望。

    西月公主被杀了,西月国的侍兵如大梦初醒,纷纷拿起武器,向上官玄逸身上扔呼。

    上官玄逸对于斩向他的刀剑不管不顾,若是有人不长眼,向他怀中的人儿砍去,他便将来人的手或脑袋直接削了,很快,他身上便挂满了彩。

    西月国的侍兵出现得越来越多了,上官玄逸杀得更起劲,完全不顾自己受不受伤。

    上官玄逸这是不要命的节奏!

    四名暗卫立刻赶到他身边,将他保护了起来。

    沈承耀和沈景睿也受刺激了,捡起地上的一把刀,也加入了杀敌的行列!

    他要为女儿(妹妹)报仇!

    赵勇和杨柳见此来到他们身边保护沈承耀和沈景睿。

    又有一批西月国的士兵出现了。

    暗十二对上官玄逸道:“主子,咱们得撤了!寡不敌众啊!”

    上官玄逸仿佛没有听见一样,继续疯狂杀敌。

    十一见上官玄逸一副要战死在这里的样子,心里急得不行。

    他看了一眼上官玄逸怀中的姑娘,心中一动:“主子,我身上有金创药,先给睿安县主止止血,睿安县主的疗伤药丸都给风行了,咱们赶紧回去找风行要药丸可好?”十一一边杀敌一边对上官玄逸道。

    虽然他觉得被一剑刺中的心脏的睿安县主救回来是不可能了,但估计自己的主子现在也分不清这情况。

    上官玄逸听了这话果然有反应了,救丫头要紧!丫头还有得救!十一也认为有得救!

    “撤!”

    暗十二松了口气然后百忙之中对十一投去了一个赞赏的眼神。

    上官玄逸迅速飞去远处的马车。

    赵勇见此吹了一声口哨,不一会儿便有几匹马出现了。

    杨柳和赵勇将最近身的两个侍卫,踹飞,两人分别架着沈承耀和沈景睿奔向马车。

    十一,十二,十四三人殿后,待马车离去后均投出了几个烟雾弹,

    然后几人施展轻功飞身上马,快速离去。

    马车离开一段距离后,上官玄逸将手伸出马车外。

    “金创药!”

    十一赶紧骑马来到马车旁,将金创药放到上官玄逸手中。

    晓儿的伤口在心脏,杨柳便说:“主子我来吧!”

    沈承耀和沈景睿自觉地爬出车厢分别坐到赵勇两侧的位置上。

    到底还没有成亲,沈承耀还在呢,上官玄逸再不舍也只能将晓儿小心地平放好,然后便纵身跳出马车,落在马上。

    杨柳小心地伸出一根手指在晓儿鼻端,她太紧张了,总觉得气息似有若无,又摸了摸晓儿的手心好像还传来一丝暖意,杨柳心中忍不住升起了一丝希望。

    她小心翼翼地解开晓儿被血湿透的衣衫,心口上的伤口露了出来。

    伤口已经不流血了,看着不像新受伤的一样不停的留血,它仿佛像在慢慢自动恢复。

    “咦?”见此情况杨柳忍不住惊讶出声。

    “怎么了?!”上官玄逸就跟在马车后,密切留意马车内的动静,听见杨柳发出声音,立即紧张地问道。

    “主子,姑娘的伤口好像在慢慢恢复,现在已经不留血了。”

    上官玄逸听了这话,手中的缰绳抓得更紧了,他压下心中的激动:“快帮她上好药,包扎好!我进去看看。”

    丫头福大命大,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上官玄逸在心中安慰自己。

    就是沈承耀和沈景睿听了这话,心中也是激动不已。

    沈承耀眼都红了。

    他这一路悔得肠子都青了,如果他没有进京,没有当官,晓儿就不会再次遇大难了。

    若女儿真的因为救他而死,他都无颜面存活在这世上。

    杨柳不敢耽误,赶紧给晓儿的伤口洒上金创药,又从马车的暗格里,拿出一套干净的内衣,将它撕成布条,将伤口包扎起来。

    然后给晓儿换上一套干净的衣服,才掀开帘子说:“可以了。”

    上官玄逸在杨柳牵帘子时,便纵身离开马背,跳进马车了。

    上官玄逸小心地将晓儿抱到怀中,然后伸出手指,探了探她的鼻息:若有若无。

    上官玄逸紧紧地握着晓儿的手,整个身体忍不住颤抖,若有若无,不是丝毫感觉不到!

    晓儿的手有些冰凉,上官玄逸反应过来后,忍不住轻轻摩擦着。

    丫头的手一年四季都是暖暖,不热不冷,是令人握上去,舒舒服服的温度,什么时候这么冰过!

    上官玄逸看着脸色苍白,嘴唇也没有一点血色的少女,赢弱得仿佛随时会离去的样子,心痛和悔恨交织。

    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亲手将剑刺入她的心脏,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忘记了她,他情愿那剑是刺向自己的也不要刺向她。

    丫头别怕,不论是人间,天堂还是地狱,我陪你一起,不会让你一个人的。

    还有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他在心里不停地默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