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四百四十七章
    杨柳一直服侍晓儿,上官玄逸便由赵勇照顾。

    昨天半夜官玄逸身体没那么烫后,赵勇守夜,景睿才回去睡觉。

    今天一早,景睿便过来替换赵勇,让他回房间休息一下。

    朱颜亲自提着一个食盒走进了和院,有守在院外的丫鬟准备上前接过食盒,被她婉拒了。

    天气寒冷,每间屋子里的门都是虚掩着,窗户都关上了的,避免得刮人的冷风吹进去。

    上官玄逸依然没有清醒过来,景睿摸了摸他的额头,见他只是有点低烧,便走出去吩咐丫鬟尽快将汤药送过来,然后回到屋里拿出一本书坐在外隔间看了起来。

    这时敲门声响起,紧接着一个女子的声音传了进来:“公子,药和吃食送来了。”

    “拿进来吧。”景睿淡淡的吩咐道。

    朱颜推开门走了进来。

    “放桌上便行了。”景睿以为是婢女,坐在那里,头也没有从书中抬起来直接吩咐道。

    “天气冷,这一路走来,药和饭菜已经有点凉了,幸好还有点温度。我来喂床上那位公子喝药,不然药再放下去就凉了,恐怕会影响药效。”她是专程来看看身受重伤的那个据说身份尊贵的人的样子究竟是什么样的,现在看来还没清醒,只能找喂药这个借口了。

    听了这话景睿才从书中抬起头看了过去。

    这丫鬟打扮比之前的要好上一些,难道是县令夫人的大丫鬟?

    应该是县令夫人派她来看看六皇子有没有事的,想到这里他温声道:“上官公子没有大碍,替我谢谢朱县令和县令夫人,喂药就不必了,姑娘可以退下了!药我来就好。”

    朱颜在景睿抬起头来时,便脸红了,她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斯文俊朗的男子。

    禾睦县的男子,生得都比较粗旷,也就是多为虎背熊腰类型,她实在是生不出半点好感,她喜欢的是书中所描述的风度翩翩的贵公子。

    一个小厮都长得如此好,想必他的主子更是丰神俊秀吧!

    朱颜听见他揽下喂药这活计,便误会他是一个小厮。

    听说宰相门前三品官,这小厮说话的气度一点也不像普通的小厮,想来里面那位公子的身份比她想的还要尊贵。

    她按下自己心中的激动,更加逼切想要看看里面的人了。她将声音又放柔了几分开口道:“这些事都是姑娘家做的,你下去吃饭吧!这里有我就行了。”

    下去吃饭?

    这话景睿怎么听,怎么不对。

    他下去哪里吃饭?这几天他都是在这屋子里吃饭的啊!

    还有这里有她就行了?赵勇不是和朱县令说过,六皇子不喜陌生人和女子近身,照顾六皇子的事他们俩个人做就行了吗?他的人只需将他们要用的东西送过来即可!这几天,那些丫鬟都是如此做的啊!

    朱颜说完这话便端着药碗绕过屏风向内隔间走去。

    景睿回过神来,赶紧拦下她:“姑娘,我来就好,你还是出去吧!”

    “你这个小厮是怎么回事,我都恩准你先下去吃饭,你还在这里不依不饶是想如何?”朱颜看着幸在自己面前的手,压下自己的不满,瞪了他一眼。

    小厮?他吗?景睿傻眼。这人的眼睛是长来当摆设的吗!

    “姑娘,我想你误会了,我并不……”

    “你不饿,就一边歇着,想来昨晚服侍了你主子一晚,你也累了。喂药这种细致的活计,你一个大男人粗手粗脚如何做得来?”说完又扭着腰轻移款步向床榻走去。

    这大概是晓儿说的,两个人的思想不在同一频率上,所以很难沟通吧。

    景睿看着她刻意扭动的腰肢,在帝都泡了几年的他,瞬间就明白了她的心思。

    再想起她说话的态度结合她的衣着打扮和之前那些丫鬟的区别,可不会再认为她是丫鬟了!

    这是想来攀龙附凤的吗?

    在他这个小舅子面前,试图勾引他妹妹的未来相公,这真的好吗!

    景睿觉得最近练武练多了,手有点痕,想将眼前这姑娘丢出去怎么办!

    他再次伸出手拦住她,冷冷道:“出去!”

    被拦下的朱颜,脸色一黑,在这个县她爹最大,谁曾敢真拦她!

    即便躺着的人身份高贵,他也不过是一个小厮,她就不相信一个人会为了一个小厮而得罪她这个官家小姐!

    而且他们还是住在她家呢!

    “放肆!一个狗奴才也敢拦我!更何况我是来关心你家主子的!”朱颜扬起手,向景睿的脸上挥去。

    景睿一把握住她的手腕,声音更是冷了几分:“出去!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

    一言不合就出手,简直是泼妇!

    上官玄逸被两人的声音吵醒,他睁开眼,艰难地坐了起来,下了床:“景睿,怎么回事?”

    朱颜听见声音,向声音的来源看去,身形硕长,剑目星眸,美如冠玉,虽然脸上有青色的胡渣没刮,脸色苍白,却一点也没有影响他身上散发的尊贵气质。

    朱颜惊艳过后,脸露委屈,带着哭腔道:“公子,你要为小女子做主啊!他想非礼我!”

    非礼?!景睿听了这话吓得赶紧松开还握着她的手!

    真是路走多了,什么人都能遇上!

    上官玄逸嘴角抽了抽,看向景睿:“哪来的疯婆娘?又老又丑你也下得了手?下次应该一脚踹飞了!别脏了你的手!”

    景睿:“……”

    “哐”一声,朱颜手中的碗掉在地上,黑色的药汁溅了一地。

    疯婆娘?又老又丑?朱颜听了这话,脸色瞬间涨成了猪肝色。

    她明明是花骨朵一般的年纪,正是最青春貌美之时,被一见钟情的人说成又老又丑的疯婆娘,呜呜,她没脸见人了。

    朱颜受不了刺激,掩脸而去。

    景睿看了一眼地上的碎片和药汁,很是后悔,刚才没有先将药碗夺过来。

    “丫头醒了没?”上官玄逸满怀希望地看着景睿。

    听了这话景睿回过神,脸色一黯,摇了摇头:“没有。”

    “还没醒吗?”上官玄逸的身子控制不住愰了愰,心中充满苦涩。

    景睿赶紧上前扶住他:“六皇子,你没事吧?”

    “我去看看她。”上官玄逸挥开景睿扶住他的手,便绕过屏风往门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