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四百五十三章
    吃过粥,两人坐在木板床上聊天,

    上官玄逸问晓儿那灵魂能看得见究竟是怎么回事?

    晓儿又想咬舌自尽了,怎么就那么老实,说自己灵魂出窍了呢!她想了想瞎掰道:

    “那个就是昏迷中的自己能知道你在做什么,听得见外面的一切声音,思想想让自己清醒过来,身体却不受自己控制,不是真的有一个魂魄离开了身体。”

    “那就是说你意识是清醒的,知道我在换衣服,其实没有看见我换衣服?”上官玄逸看了一眼晓儿红红的耳尖,这丫头分明在说慌。

    晓儿默了默,她看见了,只是她不会再承认了:“嗯,没看见。”

    她的耳尖更红了。

    “如此真是可惜,丫头要是你觉得吃亏的,我现在可以脱给你看的。”上官玄逸忍不住想逗逗她。

    这人什么时候这么懂得调戏人了?不会是还没恢复记忆故意装疯卖傻的吧!

    想到这里,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伸手拧住了上官玄逸的耳朵:“说!这么没上一点正经,你究竟是不是我的上官大哥?”

    上官玄逸耳朵吃痛,嗤牙咧嘴:“丫头,痛,快松手啊,你想谋杀亲夫啊?!”

    什么时候他的丫头有这等泼妇行为了?这可要不得啊!

    “果然是被什么妖孽附体了?我还没成亲呢!哪来的亲夫!”

    “未过门的亲夫!丫头,你要是不相信,我们来验明验明一下正身吧。”上官玄逸巧妙地将晓儿的手拉下,将她抱到怀中,低下头又想亲下去。

    晓儿忙伸手挡住,指了指他的猪肠嘴:“别,吃完烤鸡,你唇又出血了。而且你那唇肿得有点像香肠,我实在下不了嘴!”

    上官玄逸哀怨地看了她一眼,这都是谁害的!

    晓儿忍俊不禁。

    晓儿又问起了上官玄逸中情盅的事,他详细地将事情说了出来。

    “难道你的情盅中得与众不同,不伦不类,是因为你醒来前那个梦?”

    “大概吧!”

    与众不同,不伦不类?丫头真的是太会形容了。

    上官玄逸和晓儿说着说着话,睡意便来袭了。

    “丫头,我们睡觉吧,我抱着你睡。”

    晓儿听了这话,心中一喜,终于愿意睡了吗?

    只吃粥,她快饿死她了!好想吃烤鸡腿!

    “上官大哥,你先睡吧,我睡了几个月,现在还不困。”

    “好,要是你困了,就进空间里睡吧,那里安全。”上官玄逸也没有勉强她,这段时间,他几乎没怎么睡过,实在困极了,现在晓儿醒了,杀手一时半刻不会找回来,他终于可以安心睡觉了。

    晓儿看了一眼已经睡着了的上官玄逸,本来想拿只烤鸡腿出来吃的,想了想,担心一下子吃太油腻真会拉肚子,改从空间里拿出一碟煎牛扒吃了起来。

    上官玄逸抬起沉重的眼皮,看了一眼,微笑着又睡过去了。

    一觉醒来,洞外有点光透进来,但山洞里还是有点昏暗的。

    上官玄逸看着怀中熟睡的姑娘,红扑扑的脸蛋,忍不住亲了上去。

    本来是想浅尝辄止,但对方太甜美,到底忍不住,加深了这个吻。

    晓儿昨晚整晚都没有睡意,她是将近天亮才睡下的,现在睡意正浓,被某人的胡茬刺痛了,推开他,“别闹,好困,你的胡茬弄痛我了。”

    上官玄逸笑了笑,到底放过了她。唉,不放过也不行,嘴唇又出血了,他都偿到血腥味了。

    上官玄逸看着某人甜美的睡颜,又笑了笑,真的希望以后的日子,每天早上醒来都能看见她如此甜美而又可爱的样子。

    伸手摸了摸下巴那些胡茬,拿出剃刀,就着盆里水中的倒影,开始刮起胡须来。

    晓儿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了,她是饿醒的。

    上官玄逸早就放出一个信号,两人在山洞里吃过东西,没等多久杨柳他们几人便找过来了。

    晓儿见他们几人都没事,松了口气。

    几个见晓儿终于清醒过来,很是高兴。

    景睿忍不住给了晓儿一个拥抱:“晓儿,你终于醒了。”

    “让大哥担心了。”

    “咳咳!”上官玄逸黑着脸咳了咳!真的很想揍人怎么办!

    景睿抱了一会儿才放开了晓儿,对某人的黑脸视而不见。

    别以为他不明白两人都红肿的嘴唇是怎么回事!

    赵勇见气氛不对忙开口道:“姑娘,你要是再不醒过来,主子都要活不下去了。他那一剑是插在你身,死在他心啊!你看,你一醒过来,主子就不药而愈了!我就说主子那么强壮的人,怎么就会病倒呢!果然心病还需心药医!”

    想起之前自己主子那副不修边幅,病怏怏的样子,赵勇心有余悸。

    他家主子向来就是一座阳春白雪般的移动冰山,姑娘昏迷后天天悔不当初,凄风苦雨的样子,他也是受够了啊!

    空间里的几只动物听了赵勇这话,齐齐翻白眼!

    这个马屁精,真是够了,不药而愈!世界上哪有这等好事!那是因为他们好心肠!

    晓儿终于明白上官玄逸说话怎么不再正经了,大概是跟赵勇学的!

    “赵勇你不提,我都忘了,你家主子可是捅了我一剑的,你说他差点要了我的命,我应该如何报答他呢?”晓儿满脸懊恼,她就说,她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现在终于想起来了,那就是秋后算帐!

    赵勇听了这话,下意识看了上官玄逸一眼,对上他可以杀人的目光,他仿佛又听见雪崩的声音了!

    突然他看见晓儿微肿的嘴唇和上官玄逸明显被人咬破的嘴唇,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爹的他,还有什么一明白的,他急中生智地道:

    “姑娘,你舍身救主子,让主子清醒过来,滴水之恩,涌泉相报,这救命之恩就让他以身相许好了!”

    上官玄逸听了这话,第一次觉得赵勇会说话,他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

    “丫头,那我便以身相许,为你做牛做马好了!”

    无耻,太无耻了!明明是某人杀了自己,怎么变成自己舍身救了某人了?

    “赵勇,我现在才知道你是一只养不熟的白眼狼啊!亏我还给你这么多好东西吃!以后你的饭就回六皇子府吃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