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四百五十六章
    晓儿穿好衣服,打开了门:“上官大哥,你们在楼下等我,我一会儿就下去。”

    上官玄逸见晓儿一头青丝披散下来,刚睡醒的她,整个脸蛋红扑扑的,很是诱人,让他忍不住想一亲芳泽。

    这时,有人从走廊另一头走过来,再看晓儿是,刚睡醒的她,多了一份慵懒的甜美,上官玄逸黑着脸关好门,阻挡外人的视线:“我在楼下等你,下次别随便开门。”

    这丫头,怎么能这副模样就开门,被人看了去怎么办!他会想杀人的!

    上官玄逸下了楼,让杨柳去服侍晓儿梳妆。

    晓儿被训得莫名其妙,什么叫随便开门!她不是听到他的声音才开的门吗?下次他敲门即便他将手都敲断了,她也不给他开门!简直莫名其妙!晓儿愤愤地想。

    然后她便来到梳妆台,给自己梳头发。

    这时敲门声又响起,莫名其妙受了气的晓儿怒道:“滚!我才不会随便给你开门的。”

    门外的杨柳默了默,姑娘这是和主子闹脾气?

    她咳了咳:“姑娘,我是来侍候你梳妆的。”

    晓儿捂脸,她还以为上官玄逸意识到他刚才的态度不对,来道歉的呢!

    吃饭的时间,楼下大堂,所有桌子都坐满了人。

    晓坐下后狠狠地瞪了上官玄逸一眼。

    上官玄逸满脸懵逼,不明所以,又不好在这么多人面前询问,只能等吃过饭再问了。

    晓儿看了一眼四周:“怎么这客栈的生意如此好?”

    景睿在楼下坐了好一会儿了,听到不少消息,便开口道:“后天就是今年最大的一次玉石拍卖会。”

    “玉石拍卖会?”晓儿觉得这次玉石拍卖会她必须要参加啊!

    “就是由奇石社举办的玉石拍卖会,许多珠宝商都会来参加的。下一年哪家铺子出售的玉石珠宝质量上乘,大都是看这次拍卖会的。”上官玄逸解释道。

    “我家也是搞珠宝的,为什么我不知道有这么一个拍卖会?”要是知道,她绝对要年年派人来这里捞银子啊!

    她有空间,捡块最劣质的玉石回去,养它十年八年,就不信它不成极品!

    当然这只是开玩笑的,要是全都捡劣质品回去,她家铺子干脆在十年八年之后再开便行了,所以上等的原石也是需要的。

    对于别人来说玉石宝石这些或许是宁缺毋滥,但对晓儿来说,绝对是宁滥毋缺的!

    “你家还缺货?”上官玄逸有些意外地看了一眼晓儿。

    东晋国盛产各种玉石,日哥儿这几年每年都会给沈家送上不少,这他是知道的。

    再说上次秋猎那块巨头――千年玉石之王,他还没见她拿出来用过。

    “怎么不缺?有谁会嫌银子多的?这再多的东西,不去不断积累也会有用光的时候!我决定明天一早便去街上淘宝。”

    “我陪你去。”景睿听了便说道。

    “不用,大哥你去找牙行,问问城里有没有出售的铺子,然后看中的便买下来,我想在这里开一间四季酒楼和花园酒店的分店。”

    想起刚才晓儿睡醒的样子差点被人看了去,上官玄逸开口道:“赵勇你和景睿去,我想买个院子。”

    这样就以后来此也不用住客栈了。

    景睿听了这话,便想到十两银子一晚的天字号房,很是郑重地点了点头。

    经营珠宝的商人,哪个不是有银子的主,只要有需要,再贵的租金也是舍得出的。

    “如果没有适合的铺子出售也没有关系,你看看有没有适合的地皮,城外也没有关系,咱们直接新建一橦楼房。”晓儿补充道。

    景睿听了点了点头,云石县是去西北必然途经的县,来往的客商多,西月国被攻陷后暂时改命为西月城,以后绝对会有更多的客商往返。

    路上有所耽搁,赶不上城门关禁之前到达或者为了赶路,想在城门大开前便出发的情况大有所在。

    再加上云石城是玉石大城,还能少了有银子的客商过来吗?

    所以有一间有城外的酒楼和酒店,不亏。

    酒香不怕巷子深,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景睿还真不担心有客源地地方,他家铺子开起来会没生意上门。

    吃过饭后,几人便各自回休息了。上官玄逸以有事和晓儿商量的借口,跟着晓儿进了房间。

    景睿见状也以有事和晓儿商量的借口,跟着两人身后进了房间。

    杨柳和赵勇两个对视一眼,在心中为自己的主子默默点了一根蜡。

    最近大公子对某只狼,可是严守密防啊!

    晓儿给两人倒了一杯茶,在圆桌旁坐了下来:“你们找我有什么事?”

    “六皇子先说吧!”景睿恭敬地道。心里却想:他只是来防狼的,六皇子说完就让他走人,然后自己也可以功成身退了。

    “你先说吧,我的事不急。”上官玄逸抿了一口茶水,淡淡的开口道。

    “我的也不急,为了不耽误六皇子休息,还是你先说吧。”

    “我不困,下午睡太多了。你先说吧!你下午不是和赵勇出去买马车了吗?走了半天该累了。”

    晓儿看着两人你来我往,总觉得硝烟将要四起:“你们两个快点说啊!说完赶紧走,我还要练内功呢!”

    “我一会儿指导你,今天早上你不是说有一处地方没明白吗。”上官玄逸听了这话,立马抓住机会开口道。

    晓儿听了这话点了点头:“那大哥你先说吧,明天要早起练武,又要去找铺子,说完早点回去休息。”

    景睿委屈地看着晓儿:“果然女生外向。”

    说完他便站起来往外走了。

    晓儿:“……”

    她不过是担心他太累,让他早点休息而已,怎么就成了女生外向了?她外向谁了?不是向着他吗?

    今天的男生都怎么了?集体大姨妈来访吗?怎么都莫名其妙就生气了。

    “大哥,怎么了?”晓儿看给一眼关上的房门,想不明白,便问上官玄逸。

    “大概也是想过来指导你练功,却被我捷足先登了吧。”上官玄逸睁眼说瞎话,他伸出手替晓儿将垂下来的一缕秀发,别到耳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