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四百六十六章
    诸葛美玉见晓儿挥鞭过来,己经避开的了,那鞭子怎么还会鞭到自己?!除非中途变向。

    明明她功夫不够自己深,她的速度怎么这么快!

    晓儿没有理会她的满脸难以置信,再次挥出鞭子,这种人就是要打到她开口认输,她才会怕的。

    诸葛美玉的身手是真的很不错的,这次她顺利躲开晓儿的长鞭,并向她挥出一鞭。

    晓儿的反应快,两条鞭子给缠在一起了。

    诸葛美玉用力一拉,晓儿便感觉自己像被人禁固了一样,挣脱不掉,径直向诸葛美玉扑去。

    然后她又用力一挥,试图将晓儿甩出去。

    这就是实力悬殊的见证。

    眼见自己便要被抛出去,晓儿在诸葛美玉想收鞭时,不顾手中火辣辣的痛,硬是握紧并转了转手中的鞭子,让两条鞭缠在一起,并用力一扯,使两人的距离更近,然后左手快速拿出一条鞭子,向诸葛美玉挥去。

    诸葛美玉压根没想到晓儿还会有第二条鞭子,身上又中了一鞭,皮开肉绽!

    晓儿挥完一鞭没有恋战,缷了鞭子上的力道,将鞭子收回,两个翻身,便远离诸葛美玉。

    被鞭了两鞭的诸葛美玉这下真的是气得肺都炸了。

    她火力全开地向晓儿挥去。

    晓儿收起长鞭,一边躲避,一边向她飞飞镖和银针。

    飞镖和银针如雨点般的密密麻麻向诸葛美玉飞去,让她不得不停下脚步,解下披风,一抛一卷,尽数挡下。

    晓儿也不管,继续丢,反正她多的是。

    诸葛美玉简直防不胜防!极力挡住飞过来的银针!但太多了,到底还是中了几根银针!这妖女身上到底有多少飞镖和银针啊?丢了半天还没完!

    最后她只能狼狈地躲开了!

    晓儿心里美滋滋的,有内力真好,打不赢,来场有内力加持的银针雨,别人就拿你没法子了,哇哈哈!

    只是扔银针扔得有点手抽筋了!

    诸葛瑾泉见状嘴角抽了抽,忍不住开口道:“姑娘请手下留情,刚才是舍妹胡闹了。”

    晓儿收了手讽刺道:“打得过就是出气,打不过时就是胡闹,公子你们是叫真理吗?什么都是你们对的!”

    诸葛瑾泉听了这话脸红了。

    看热闹的人都笑了,有人开口道:“这是欺软怕硬吧?”

    “很明显就是,否则刚开始打时干嘛不去拦着。”

    “不仅是欺软怕硬,还无理取闹,刚才我刚好跟在她身后,看着她想要撞这位姑娘,这位姑娘被这紫衣公子拉开了,她才撞在朱员外身上的!后来被朱员外占便宜了,就说是这姑娘害的,大家说这是不是无理取闹!”

    “啧啧,这世界上真是什么人都有!”

    “林子大了,不就什么鸟都有了。”

    “群众的眼睛果然都是雪亮的!今天多谢大家了,不然我真是长满嘴都无处说理!”晓儿对看不过眼说实话的人真心地道谢。

    “你……”浑身都痛的诸葛美玉听了这些话,又想冲向晓儿。

    “怎么样,还想偿偿我的银针雨吗?这银针可不是普通银针,你看,这尖端都发黑了!我可是在这上面抹了毒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狠了我,我就一根针,灭了他!”晓儿举起手,手中正拿着一大捆银针,银针一端的确发黑了。

    众人的嘴角抽了抽,这姑娘是有多爱银针啊!

    那一大捆银针,没有一万都有八千根吧!

    诸葛美玉停了下来,她遇上的是什么人啊!没事带这么多针在身上干嘛!

    “算你狠!咱们走着瞧!”

    晓儿来到上官玄逸身边,挑衅地笑了笑:“知道我狠,就不要招惹我!”

    诸葛美玉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宫庆华经过晓儿时,看了一眼晓儿和她那一大捆银针,觉得这姑娘真是有趣极了。

    晓儿瞪了他一眼,扬了扬手中那捆银针,满脸威胁。

    宫庆华笑了,那笑容很浅,却如三月阳光般的耀眼,晓儿竟觉得有些熟悉感,一定是太阳太大了,将自己晒得头晕目眩!

    上官玄逸人的脸黑了,他拉过晓儿,冷冷地扫了一眼宫庆华,然后抬步走人。

    晓儿因为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便任由上官玄逸拉着回到客栈。

    上官玄逸直接拉着晓儿进了晓儿的房间,然后直接关上门。

    景睿跟在两人身后,差点被门缝夹到鼻子!

    他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幸好还在。

    想起这一路晓儿的不在状态,和上官玄逸满脸的暴风雨来临之色,他抬手想敲门,然后又想起什么,他又将手放下,失落地走回自己房间。果然女大不中留,下一年,估计两个妹妹都成别人家的人了!

    晓儿回到房间里,依然在想那一个似曾相识的笑容。

    上官玄逸见此,怒气腾腾的坐了下来。

    晓儿坐在他对面想事情,他坐在晓儿对面看着晓儿三魂不见了七魄的样子,满肚子泛酸。

    两人都没有说话。

    掉在醋坛子里的上官玄逸快被酸死了,但他没有打扰晓儿失神。

    晓儿是一个有秘密的人,他一直知道。她的秘密她不告诉自己,他自然会失落,但他愿意等,等她完全相信自己时告诉自己。

    宫庆华和丫头,应该是从没有交集的两个人,两人今天又是第一次见,丫头为什么会在他露出笑容后,失神?难道是和她的秘密有关?或者说是她的师兄?

    上官玄逸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笑起来,没有宫庆年好看,才让晓儿失神的。

    晓儿心里担心又来了一个老乡,想起上一世某人做出的事,晓儿就觉得头痛!上一辈子她是被缠怕了,这一世好不容易清静,若是再被缠上……呸呸呸,真是想太多了!若是那人真的也穿过来了,世界就不会如此太平了。

    现在世界还这么太平,证明自己想太多了!只是一个邪魅的笑容而已,真是有点杞人忧天。

    再说,来了就来了!他又不知道自己是谁!她还怕他不成!

    想通的晓儿回过神来,便见上官玄逸黑着脸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上官大哥怎么这样看着我?”

    “想完了?”

    “想什么?”晓儿没有反应过来。

    “宫庆华。”